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129章: 意外 幕后人棱角渐明(上)[网络版解禁]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129章 意外 幕后人棱角渐明(上)[网络版解禁]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刘婉萦惊异地抬头,她的眼睛被定格在弘昼焕发的俊容上,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弘昼的眉宇间,一直存放着一种被玩世不恭所覆盖着的睿智。

弘昼没有理会刘婉萦,在刘婉萦尚在发愣的当儿,一个转身,单膝跪地:“儿臣恭迎皇阿玛、熹妃娘娘。”

一路走来的时候,胤禛一直在思索着为何突然钮钴禄氏会兴致突发,领他去牡丹亭赏花,胤禛对牡丹亭倒是有着别样的情感,不仅仅是因为弘历当年是在这儿赢得了康熙爷的赏识,不仅仅是因为更是在这儿,开启了他雍正王朝的一道捷径,更是因为,这儿有一个只有他知道瑾翛知道的秘密——洛旖的居住地。

那个蜿蜒盘旋的地道,那个特制的密室,那个位于圆明园最不醒目却沉浸于其中的爱妻之坟——其实胤禛更愿意称之为家,而并非坟,总是想象着有那么一天,他推开门进去,迎接他的,不仅仅是墙上那幅永不褪色的思念,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洛旖,领着瑾翛和歆儿,为他卸下生活的疲惫。

所以在钮钴禄氏提议出来走走,赏赏春歇口气的时候,他没有拒绝。

这些年与钮钴禄氏的关系平淡如水,她参与的一切一切事务,胤禛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她没有触及到他的底线,他可以为了弘历原谅她的一切。胤禛从来不去挑剔她,不去指责她,当然,也几乎没有踏进她的宫门一步,说忙,却也是个借口,但再忙,总有歇息的时间,总有需要女人的时间,可是这个时间,他宁愿对着一张朝思暮想的脸孔,也不想去面对一副深不见底的城府。

而说回钮钴禄氏,翠熏并不是她安在长春宫的棋子,她几乎不记得有翠熏这号丫鬟,只是那日这丫鬟神神秘秘的出现,说有一个秘密,不知道娘娘有没有兴趣知道。

后来下边的人提醒,这翠熏曾经是在她这儿走出去的丫鬟,被裕妃娘娘要了去,她才记起似乎曾经是有一个莽撞的丫鬟,让耿氏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讨要了去,忽然自己曾经的唾弃就浮现了,钮钴禄氏轻笑出声,说记得记得,当时还跟裕妃娘娘说了句,这什么该捡什么不该捡的,还请裕妃娘娘多掂量掂量。原来是这茬,但这丫头现在来说的话,可信吗?

钮钴禄氏不是笨蛋,即使再不可信的消息,总有它的缘由,既然有送上门的便宜,捡一捡,不会有损失。

于是她便从翠熏的口中得知了弘昼和刘婉萦的恋情——当然,这也是翠熏之前套好的词,目的就是引钮钴禄氏来做这个挑拨的人。

同样的,翠熏向钮钴禄氏提了个条件,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事,她要留在弘昼的身边——这个举动让钮钴禄氏多多少少减了点怀疑,这宫廷中太多一心想飞上枝头的女人了,她看多了也看惯了,或者说她曾经也是这样的人,她很明白翠熏此刻的心情,也许是因妒生恨,也许是天生愚蠢,才会天真地以为钮钴禄氏会是明主。

钮钴禄氏承诺了翠熏让她永远留在弘昼身边伺候着的交换条件,这不难,一同被摒弃一同被抛弃,对她而言不是难事。

不过空穴来风的东西,总是让人觉得不稳妥,拿贼拿脏,捉奸捉双,如果弘昼真的和刘婉萦有点什么的话,就算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也可以制造出时机让利益全数往她这儿倒。

对翠熏的信息并不全信,但翠熏却知道她一定会动手,而且不可能放弃任何时机。

理由很简单,即使钮钴禄氏将信将疑,她依然可以邀请胤禛来牡丹亭,反正是真是假无所谓,如果是假的,陪着皇上到处溜达溜达也不是坏事,万一是真的,那这戏码就长了。

胤禛和钮钴禄氏显然都被弘昼忽然的请安吓住了,谁又能想到,一直背对着他们正与刘贵人纠缠不清的弘昼,会突然转身,正色地请安。

钮钴禄氏可以在远远看到弘昼和刘婉萦的时候感受到胤禛散发出来的怒气,可是一走进之后,却发现胤禛的怒气显然小了许多。

“哟哟哟,我说刘妹妹啊,怎么你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给皇上看到了他该心疼了。谁欺负你呢?跟姐姐说,姐姐帮你出头去。”钮钴禄氏决定不放过任何可以扳倒弘昼的机会,趁着胤禛现在还有的怒气,她应该尽情的煽风点火。

刘婉萦一直愣着,被弘昼最后的一句话吓到,久久才回过神:“给皇上、熹妃娘娘请安。”

胤禛哼了一声,明眼人都看懂了刚刚弘昼和刘贵人的纠缠啦,好在身边只是带了两个太监,看到了也假装没有看到。

“弘昼,不过多久不见,怎么你长成这样子呢?以前那个潇洒帅气的五阿哥怎么如此落拓?”钮钴禄氏见胤禛一直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看着弘昼,而弘昼也只是一直默不作声,似乎在等着什么,不得已,她开了句口。

一开完口她就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掉,当着皇上的面前数落他儿子的不是,似乎还不是她这个贵妃能做的。

果不其然,胤禛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过头面向刘婉萦,又看了看弘昼:“你们谁给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语气没有什么抑扬顿挫,似乎依然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刘婉萦看在眼底,那一刻她突然发现其实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胤禛——即使一起生活了两年多,她真的是不了解他的,而至于弘昼,她自认为被自己把握在掌心里的人,原来从来就只是把她的自大当无知。

刘婉萦张了张口,又沉默下来,此刻她真的摸不准,该说些什么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极度郁闷中,昨天发的章节,今天居然都看不了,唉。大家等等看吧,不知道系统什么时候恢复正常。

……本章完结,下一章“ 意外 幕后人棱角渐明(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