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131章:番外 刘婉萦篇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131章番外 刘婉萦篇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如果岁月允许我们无视,那么我们早已卸下满身的风尘,不再想,不再怨。

如果恩情允许我们遗忘,那么我们早已褪下斑驳的记忆,不再看,不再盼。

倚在景的怀里,我享受着属于我们二人的世外桃源,可是常常不由自主地,会往北望去,一路向北,深扎着我们的骨血,两个家族的寄望,一份弥足珍贵的恩情。

景的下巴一直轻轻地磨着我的碎发,他的怀里有我熟悉的香草味,弥漫着饱饱的温暖。

曾经,这样的温暖,不止在景的身上,在另外一个如花般的女子身上同样矜贵。

刘婉萦一直记得,在那个草长莺飞的春日,那暖暖的阳光像极了幸福的诱惑,于是她忘记了父亲三令五申的禁足——美貌的女子,总是怕惹是非。

于是是非便一路相随,只是沉浸于这幸福触觉中的刘婉萦主仆,毫无心机的,毫无感知的选择了忽略。

刘婉萦只是记得,景带她去过一次郊外,他们曾经在那儿放过风筝,抓过鱼,睡过草地。

临行前去找景,家仆告诉她景出外地了,有一批货物出了点麻烦,需要当家的亲自去理。

景是刘婉萦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未婚夫,也是饶升锦缎行的二当家,世代做着布匹生意,上至皇亲贵族,下至市井平民,大家都知道饶升锦缎行货美价优,商家信誉佳。

刘婉萦玩性正浓,便决定拉上自己的贴身侍婢一起去郊外踏春。

于是危险便出现了。

刘婉萦至今还是回忆不起那几个男人的样子,兴许是吓傻了,当他们围上来的时候,刘婉萦只觉得脑袋里面一片空白,而耳朵边到处都是狰狞的笑声。

她想叫,可是发不出声音,她想哭,可是眼睛里没有温度。

然后就是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她,出现了。

她一副侠女的打扮,配着一把闪着银光的长剑。

没有任何血光的,那几个男人就已经瘫倒在地,直呼饶命。

刘婉萦记起那只轻轻拉着自己站起来的手,那只手冰凉冰凉的,却给了她一辈子的幸福。她到现在依然还在怀疑,当年,是不是仙女,用自己的幸福,交换了她的幸福?

吕梦殷带着被吓傻的刘婉萦主仆回到了刘家,她可以感到刘家属于汉人的气息,可惜,却是个满人的家庭。

刘婉萦的父亲刘满安置好惊魂未定的刘婉萦后,哆嗦着拉起吕梦殷的手,即使在那时看来,是个很突兀的举动,可是吕梦殷却从那双长满老茧的手中感到了一个父亲的慈爱,那一刻她想流泪,只是,侠女是不允许流眼泪的。

刘满原名叫刘胜翳,世代是汉人,一直是循规蹈矩的良民,清军入关之后并没有过多的扰民,而刘家也得以安生。刘家与景一家是世交,原本当年刘胜翳是与景的父亲有过指腹的婚约,可惜两家均是生了几胎带把的大胖小子,于是这个婚约就延续了,落到了刘婉萦和景的哥哥身上,可是由于年岁差得较多,而刘婉萦自小是与景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于是两家也乐见其成,于是就做主了俩人的婚事,等着俩人到了一定年岁就马上成婚。

然而在雍正年初的时候,刘胜翳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立了小小的军功后,然后被恩赐的旗籍的身份,成为了所谓的汉人包衣,于是为了感恩戴德,改名刘满,在宫廷当了个小小的管领。

其实这对于刘家这样一个没有什么野心的汉人家庭而言,是一个莫大的恩惠,因为他们可以衣食无忧,而且还是个管领,起码有些说话的权利。

但是,当刘婉萦渐渐显露少女应有的媚态时,刘家却也开始感到恐慌。

清朝的规定是,旗籍少女,只要满十三岁的,就要进宫选秀,没选上的也要十七岁后才可以自由婚嫁。雍正三年的选秀,刘婉萦才十二岁,但是,雍正六年时,刘婉萦已经十五岁了,她必须去参加选秀,而选秀的结果如何,没有人知道,如果选不上,那是皆大欢喜,回来之后也可以直接与景成婚,但是,大家心里都有些笃定,以刘婉萦的资质,不可能选不上。

刘满将刘婉萦藏着掖着这么多年,就是不希望他的女儿,他这唯一的女儿寻不得良人。景是一个聪明又长进的孩子,大家都特别看好这段姻缘,刘满晚年才得这一女,他又怎么舍得让女人进那个深不见底的皇宫呢?他只希望女儿可以跟景幸福快乐地过一辈子,就是他一辈子最大的快慰,他没有什么野心,他眼前的俸禄已经足够他们一家过安稳的生活了,他不希望卷入任何黑暗的争斗中,不希望啊。

眼看这三年一度的选秀就要开始了,刘满是急得白头发都不知道多了多少。

而今天刘婉萦居然出门遇到歹徒,还好有吕梦殷的相助,不然,他这条老命,不知道又得去了多少成啊!

吕梦殷因为吕家一案走投无门,正绞尽脑汁要上京告御状,却依然毫无眉目。听到刘满讲述的关于刘婉萦和景的事情,还有选秀的事,她的心底又燃上了希望,也许……

身后的景用力地抱紧刘婉萦,他也同样感激,感激那个成全了他们幸福的女人,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她,但是,他相信那是一个美丽又善良的女人。

刘家的人相信吕梦殷,相信这一而再再而三拯救他们刘家的仙女。

于是她便代替刘婉萦进了深宫,而真正的刘婉萦与景为了逃开那些莫须有的威胁,不给宫里的吕梦殷造成危险,也双人单骑的远下江南,成全彼此。

虽然景心里曾经唾弃过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但是萦萦告诉他,如果你见了吕梦殷,你一定不会这么觉得,因为那是一个连眼睛都纯净得发亮的女人,那么温暖又美好的一个女人,她一定有她甘愿入宫的理由。

也许她爱着某一个人呢?

也许宫里有她的爱呢?

也许……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本章完结,下一章“ 揭秘 宫闱诉恩怨情仇(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