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174章:【碎梦流沙】 刁蛮女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174章【碎梦流沙】 刁蛮女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没错,就是飞。

“等下啦,三哥哥,那个小女孩挺可爱的,唇红齿白的……”

“白痴,你见过唇不红齿不白的女人吗?”

“喂,站住!”等隐羡发现俩人已经用她没有察觉到的速度飞上快马并消失无踪的时候,忿忿地踹了一脚尽在咫尺的夏幸彦雇下的马车,“真是晦气,你啊,多人家四个轮子不见愣是要比人家慢!”

这能怪它吗?领车的马儿无助地翻白眼,大姐,大娘,你没看到人家那马,根本就不是我同道,就算再给我四条腿,也不见得跑得过人家!

“隐姑娘……”夏幸彦怯怯地拉了拉隐羡的袖子。

“干嘛啦,跟你说多少遍叫我隐公子!”不耐烦地瞪了一眼夏幸彦,“你看,都是你的错,我都还没有问到他名字呢!”

他的错?无辜地摆出一脸哭笑不得,夏幸彦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是被一个麻烦赖上了。

隐羡把身子隐入木桶中,打落了香香的花包,袅袅的香气不断从热热的水气中挣扎出来。

真是舒服,赶了几天的路,终于有一间像样的客栈可以给人舒舒服服洗个澡了。

隐羡享受地伸了伸懒腰,唉,要不是自己经费不足,早就把夏幸彦那书呆子甩了自己找匹好马直奔京城了,可惜啊可惜,没用到钱的时候不知道钱的可贵啊,想在海角客栈的时候,根本就不用花到钱,就算偶尔跟娘亲一起出去购置衣裳,也不过是零零碎碎的一点银子,上次在市场本来想买匹马的,谁知道那个马贩子一开价就是十两银子,拜托,十两银子人家可以活很久,所以才不得以赖上夏幸彦这个免费交通工具。

唉,也不知道爹爹娘亲他们过得怎么样,说真的还真有点想念他们了。

真想着入神呢,突然听到房外有敲门声。

“隐公子,你在不在?”是夏幸彦。

“洗澡呢,什么事啊?”

门外的夏幸彦脸色刷的一声红了,支支吾吾了许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那个,我的那个救命恩人又回来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隐羡在问过掌柜的几个问题之后就交代他帮她守着看那个人什么时候回来,但夏幸彦对于她的吩咐还是不够胆去违背的,这小姑奶奶不好惹。

“知道了,你忙你的圣贤书去吧,剩下的事我自己搞定。”其实隐羡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个黑衣男子那么有兴趣,上次两个人为了抢“救”夏幸彦这个笨蛋莫名其妙地打了一架,末了那个男人居然丢下一个大大的卫生眼和一句冷冰冰的“刁蛮女”然后扭头就走,隐羡是气不过啊,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她对他很有兴趣,因为这是她入江湖以来第一个交手的“高手”!这样一个高手,当然要先混熟,然后干一架,看看自己水准如何啦,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结成盟友一起闯荡江湖,搞不好还能配合练出个什么绝世武学来呢,而且,这个男人还真不是普通的帅啊,起码看着他会觉得是一大视觉享受,这样闯荡江湖也不会心情郁结啦。

隐羡迅速地擦干自己套上干净的衣裳,“忽”地就闪下了楼,叫你逃!

“三哥哥,我说你无聊嘛,绕了一圈不是还得回来?”望阳无力地将自己的上半身披在桌子上,讷讷地开口。

“谁知道这方圆十里连个鬼影都没有啊!”黑衣男子面无表情的开口,缓缓地解下自己沾满尘土的上衣。

“我说三哥哥,虽然大家都是男人,但你也不用老在我面前宽衣解带啊!”望阳有一拨没一拨地把着桌子上面的木屑。

“你不想洗干净我可受不了!”转眼间黑衣男子已褪下了多余的衣物,只剩下仅一条遮住重点部位的衣物。

“哎哟,眼不见为净,我先出去了!”望阳捂着眼睛冲到门口,回头扮了个鬼脸,打开了门。

“啊……”一声尖叫,想必是有人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了。

望阳果断地捂住那个罪恶声音的来源,连抱带拖地将某人带离了案发现场。

笑话,谁不知道他三哥脾气是出了名的坏,这女人三番四次地出来“犯事”,现在又亲眼目睹一副俊男入浴图,等下搞不好会被人一刀了解也说不定。

“喂!”望阳终于把隐羡拖离了危险地带,可她依然像一只熟透的小虾,“喂,叫你呢,隐羡,听到没有?”

“那个,那个……”隐羡有点艰难地吞了下口水,“他没穿衣服……”

“洗澡当然没穿衣服了?难道你穿着衣服洗澡?”望阳倚着门,他发现这个隐羡还挺有趣的,刚刚是一副错愕的表情,但是现在看起来,怎么有点色色的感觉。

果不其然。

“那个,他身材好好哦,比我爹爹还好!”

跌倒!

“喂,回魂啦,小丫头,难道你娘教你看到没穿衣服的男人是这幅口水样吗?”真是的,没半点矜持。

“没有啦,你刚叫我什么?小丫头?喂,拜托,我看起来怎么都比你大好不好?”

“我是还没有完全长高,但是都比你高啦,你看你,一副小不点的样子,当然是小丫头啦!”

“谁小不点呢?我都没有看过男人像你这么矮的!”

矮吗?太打击人了吧,不过是发育慢了一点而已。

“哼,你别瞧不起人,我阿玛说了,这回我回家就帮我娶媳妇了,看你这样子,应该是一把年纪了还没有人要吧?!”

“切,是我瞧不上人!”隐羡摆出一张不屑的脸,“对了,你哥哥叫什么名字呢?”

“问这个干嘛?”

“我就想知道!”

“行啊,来交换!”

“可以啊,跟我一起那个男的叫夏幸彦。”

“谁问他了?”

“那你又说交换,快点说,不许赖皮。”

“叫……才不告诉你呢,自己不会去问啊!”

“自己问就自己问,小气鬼!”隐羡撒腿就跑,留下望阳一脸的错愕。

望阳缓缓地往回走,脸上突然浮出一朵莫名其妙的笑,什么时候,自己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这么孩子气和会损人了?不是一直是个翩翩公子吗?不对,三哥哥不是正在洗澡吗?那丫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碎梦流沙】 未明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