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18章: 协父 慧质侍女悦君颜(上)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18章 协父 慧质侍女悦君颜(上)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瑾儿,泡杯茶送到东院来。”

“是的,爷,这就来。”

胤禛喜欢在东院看书习字,伴着那些花花草草,着实比对着人舒坦,每次胤禛呆在东院,都会命令士卫在远远守着,只留侍女在不远侯着,随时供使唤。

胤禛读书的时候不喜欢人打扰,这是府里的人都知道的事儿,在府里的大人小人面前,胤禛一直是个不苟言笑又严厉的人,除非是面对那些小贝勒爷他才难得会有温柔的一面。

瑾翛可不觉得,在她的心中,胤禛一直是京极小筑里会把她当球抛着玩的慈爱父亲,在胤禛和洛旖聊心事的时候,小瑾翛总是赖在地上自己玩自己,然后装模作样地爬上胤禛的大腿,舒舒服服地偷听。

对于胤禛来说,对瑾翛的宠爱,不仅仅因为她是他的女儿,更是她是他的福星,每次他为了宫中的事情愁眉不展时,瑾儿总能轻易地抚平他眉间的褶皱。虽然瑾儿与弘时年龄相当,受的教育虽然不同,但都是最好的先生。可是教育出来的结果,弘时虽然学识文采都不错,但脑子里却是一根筋通到头,偶尔撒点泼皮,一看就是小孩子家家的无聊把戏;而瑾翛则不同,虽然经常撒娇图赏,但她的思路千回百转,心思缜密,这一点也是胤禛最喜欢瑾翛的地方。

胤禛一早就看出来了,瑾翛跟平常人家的小孩不一样,尤其是生过天花之后,整个人的眼神都变了,生病前是像小孩子一样清澈纯净的眼睛,但是生病后,眼睛虽然依然清澈,可是里面却多了岁月的痕迹,多了睿智,多了思考。

胤禛一直有个怀疑,当时他发现他们的瑾儿已经接近死亡了,可突然之间又缓了过来,并奇迹般的好起来了,这件事情他一直没有跟洛旖说起,因为那时候的洛旖,一心认为瑾翛是快好了的症状,瑾翛的痊愈,是洛旖这辈子除了认识胤禛之外最快乐的事情了,他怎么忍心打碎她的快乐。

但是瑾翛痊愈后,胤禛也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奇怪的举动,还是像所以小孩子一样快快乐乐地成长,所以渐渐的,胤禛也没有去怀疑什么。

直到四十七年废太子之后,瑾翛的一语惊醒梦中人。

胤禛虽然庆幸他在那时可以避免卷入争夺的旋涡,但平静下来一思索,对瑾翛的怀疑就开始增加了,试问,就算一个五岁的孩子再聪明,也绝对不可能对人循循善诱,一步一步地引导他走到他所想要的方向。

胤禛相信鬼神之说,所以曾经找过道士来看过,但是折腾了好几回,道士们向他表示绝没有鬼怪,但如果是仙体,那他们也看不出来。

而瑾翛似乎一直都没有别的动静,依然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只是适时地就冒出一些奇怪却有极有道理的言论,让胤禛不得不相信,那一场病,上天也许真的夺走了他的女儿,可是,却赐给了他一个福星。

那么,胤禛感谢上天,瑾翛永远翛儿他的女儿,最疼爱的女儿。

“爷,茶来了。”瑾翛将茶放在台子上,就自觉地退后几步。

“无妨,瑾儿你过来坐下吧,这东院,没有我的允许,没人敢冒冒然闯进来。”胤禛可是个极度谨慎的人,东院这儿虽是无遮无挡,但每一个建筑都是胤禛自己精心设计和选择的,为的就是让这些建筑藏不了人、泄不了密,而派人把守,只是为了不让人在议事时靠近,所以那些把守的人,个个都是胤禛的亲信,而且都深藏不露。

“是。”瑾翛明白,胤禛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对于他的要求,瑾翛并不怀疑,“你不猜猜瑾儿给爷泡了杯什么茶?”

“还用猜吗?谁不知道我的小瑾儿菊花花茶泡得最好喝了。”

“原来爷并没有忘记。”

“怎么会忘呢,只是好久没有喝到,很怀念啊!”

怀念是一种让人会上瘾、让人会堕落的药,这个道理不止瑾翛懂,胤禛也懂,多少年了,他对洛旖的怀念,一直是深深藏在心底,就连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不敢想起。他和瑾翛,只是在每年的九月十一日那天,会不约而同地,一前一后地回到京极小筑,默默地思念,风雨不改。

“瑾儿,在这儿就叫我爹吧,没关系的。”

瑾翛点点头。

“瑾儿,你已经十二岁了吧,跟弘时同岁。”

“是的,爹,但是瑾儿感觉自己好像快五十岁了。”

“臭丫头,又在这里瞎说,你要是五十岁了,那爹不是得爬不起来了?”

“瑾儿,”胤禛品了一口茶,“以后有你在爹身边,爹也可以省心不少啊!但是啊,弘时过几年也就大婚了,到那时候啊,爹也要操心你的婚事了!”

瑾翛猛地一颤,她差点忘记了,这可是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啊,她可不觉得自己有像洛旖的勇气,抛弃掉家庭与亲人,只求自由与幸福。听蓉儿说,在洛旖逃婚之后,她老爹马上对外放出消息说女儿暴病,当晚就下葬了,连牌位也整整齐齐地摆上灵堂。听了真让人心焦啊,连一份牵挂都舍下了,只希望曾经是自己骨血的她,离开了养育自己的家,去另外的地方,另外的属于她自己的世界,可以过得自由与幸福。洛旖做得到,但瑾翛觉得自己做不到,毕竟,胤禛是在这儿她唯一的亲人,如果能舍下的话,当年就绝对不会跟他进府了。

“爹,瑾儿有一个请求,还请爹答应瑾儿。”自由恋爱的代价太高了,瑾翛觉得还是尽早多为自己谋求点权利为好。

“说说,你的要求爹什么时候没有应允过啊?”

“女儿求自由婚配。”

“这……”胤禛犹豫了,虽说瑾翛很聪明,但是,聪明不代表她选择的男人就一定是好的,他很想自己为女儿挑一个人中之龙。

“爹,女儿想像娘一样,选择一个自己爱的又爱自己的男人,至于那个男人,做不做官,有没有成就,那不是重要的,娘认识您的时候,不也不知道您的身份吗?我觉得,只有没有附丽的婚姻,才能拥有真正的幸福。”

瑾翛的话句句打中了胤禛的心窝,没有附丽的婚姻,多么好的一个愿望啊,他们深宫中的男男女女,谁又能奢求没有附丽的婚姻呢?皇阿玛一句话,不管是政治因素还是人情因素,他就得跟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女人成亲,想起来真是讽刺啊,贵为皇子,却连选择自己所爱的女人,都成为一种奢望。

“好吧,爹答应你。”胤禛真心希望,瑾翛可以找到一个她爱的又爱她的男人。

“瑾儿谢爹爹成全!”瑾翛开心过头了,这回赚了,突然间,一个俏皮的笑容就像黑客一样入侵了她可爱的小脑袋。

滚!瑾翛狠狠地甩了一下脑袋,臭罗礼,没事也老来骚扰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 协父 慧质侍女悦君颜(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