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23章: 风雨 明争暗斗末年忧(下)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23章 风雨 明争暗斗末年忧(下)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许多人可以拒绝金钱和美色的诱惑,可是面对权力,却犹豫了。

瑾翛一直以为“太后下嫁多尔衮”是个历史史实,可到了胤禛嘴里,却完全不是那回事,当年多尔衮的确和豪格是为朝中的两大势力,他们之间的斗争,与其说是他们两人的斗争,还不如说更多的是他们党羽的斗争,而至于多尔衮和豪格本人,没有知道他们自己心里的想法,也没有人猜得透最后福临登基的实情。

多尔衮是枉做好人啊,辛辛苦苦为大清打下江山,打跑大明朝,迁都北京,原本生前骁勇善战荣誉无限,却不料死后还要被那些惟恐天下不乱的人,挖出来削爵毁名。说他觊觎皇位,那当初他根本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做皇帝,他为什么不做?朝堂与后宫一样多的是非,大王妃阿巴亥的殉葬应该提醒着皇室里每一个好人或者坏人:没有永远的太平,也没有永远的事不关己。你太好人家把你拉下去,你太坏人家把你踩下去;你太风光了人家泼你污水,你脏兮兮了人家依然踩你几脚。人心难测,这个道理放在古今都是一样的。

胤禛那天是直接地拒绝了胤禩,还教导了他们三个一番为人臣为人子的道理。

口无遮拦的胤禟堵了他一句:“难道四哥就真的不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吗?”

“当然不想。”胤禛想都没想地就回答了他,废话,谁也别想能站他头上,“九阿哥这话在我这儿说说就罢了,传出去,可是能治你个大不敬的罪。”

“我……”这皇子间私底下的互相称呼有些许奥妙,如若是特别亲近的,会直呼名讳,若只是一般地表示友好的,会哥哥弟弟地称呼,若是对对方说几阿哥几阿哥的,那可不是什么友善的口气。

胤禟当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但他一直就这个性,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可是个大坏处啊。

三位阿哥讨了个没趣就悻悻回去了,胤禩却还有指望,他指望着胤祯可以说服四阿哥,也指望着小弘时可以帮他的忙。

说到弘时,胤禩可是握有一颗比较有利的棋子,胤禩一直对弘时宠爱有加,相较于胤禛的严厉,弘时亲近胤禩这位叔父还要多点。胤禩知道胤禛对于这个儿子寄予的希望很大,这从早年他对弘时的培养就可以看出来,只是弘时这孩子不似弘历那么懂事,不能懂得父亲的苦心。

如果弘时站在胤禩的这边,那么胤禛应该会比较偏向于他们吧。算盘虽响,却不觉此刻是夜深人静。

兆佳氏昨儿个派人来接瑾翛,说是十三爷叫的,胤禛知道十三开始有所行动了,特意嘱咐了瑾翛一番,想必十三是要让瑾翛带信出来了。

“瑾儿,你要记住,这信绝对得安全地带出来,如果被发现,爹和十三叔都会有危险。”

“爹,放心吧,瑾儿办事什么时候给您出过错。”瑾翛再三承诺。

“不,瑾儿,爹想告诉你的是,我们出事了最多也就被皇上抓起来关着,可是你不同,一旦出事了,那我们也没有办法救你的。”胤禛的眼神中充满了慈爱,在失去了洛旖以后,他突然明白了有许多东西是即使拥有了江山拥有了天下都得不到的,但是,像他这样的人,却不会为了这些东西而放弃江山与天下,他只能很珍惜地,保护这些难得的东西。

“瑾儿知道。”瑾翛知道其实自己在胤禛的心里,并不只是一颗棋子,她和胤祥一样,是他仅能全然信任的人。

她不会被发现,尽管在任何的历史上都没有这一段但她可以确定她不会被发现,因为她不足以改变雍正皇帝的顺利登基,不足以影响历史。

连夜,瑾翛在自己的领口与袖口都加了一点特殊的花色,就是薄薄的一缕镂空边,这是蓉儿教她的,她说女孩子家出门带把剑什么的太重也太惹眼了,所以把领口和袖口镂空,可以藏软剑之类的东西,如今拿来放信件,但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虽然经过一大段时间地接触,瑾翛跟那些侍卫还有嬷嬷都混熟了,但例行检查还是要的,但也就意思意思,谁能想象得到一个十二岁的天真无邪又经常跟他们玩在一起的小女孩,会是一个信使呢?

胤祥打发了瑾翛去帮他收拾桌子之后,就和福晋在门口聊了起来,也挡住了侍卫的视线,瑾翛麻利地收拾着杂乱的东西,并伺机把胤祥刚压好在墨砚底下的薄薄的一封信拽在手里并趁机打翻了一个茶杯。

“怎么回事?”胤祥闻声走了进来,“这小丫头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叫你收拾个桌子也能打翻东西?别以为福晋宠着你就无法无天起来了。”

“爷,您就别生气了,让怜儿收拾好就是了。”兆佳氏说罢,指着瑾翛,“还不快收拾,小心割了爷的脚。”怜儿可是在这里用的化名,在这种时候很难说什么事都能顺顺利利,但起码,不要给自己留下什么不好的把柄才行。

“十三爷,怜儿不是故意的,怜儿马上收好!”说罢蹲身下去,迅速地把信折成小条,转进袖口,然后匆匆地收拾了碎屑,像只受惊的小兔子。

收拾完杯子,瑾翛在胤祥的责骂声中走到门口,边走还边哽咽,看得看守的侍卫一个个心里颇不是滋味的,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只能看主子的脸色过活,如果家里环境好的话,谁舍得让自己的孩子受这份罪啊?看这小丫头,长得水灵水灵的,平日里一副甜美的样子总是跟他们打哈哈,这会看着她哭花了一张小脸,真是怪心疼的。

丢了碎屑瑾翛赶紧回到胤祥房中,只听见福晋说:“怜儿,你自个先回府吧,把央儿叫过来伺候吧,爷说今儿个看着你心烦。”

“是。”瑾翛委屈地往外走,搜身的嬷嬷只是用手掌摸摸瑾翛的小脑袋,原来长得可怜兮兮的真的能博人同情耶。

顺利地往雍亲王府回去的时候,瑾翛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笨死了,怎么忘记还有这一着,她急匆匆地跑回王府,她忘了告诉胤禛,通信还可以用这种方法——小米粥,人家几百年后的革命烈士们很多是这么过来的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 命定 雾似雾来花非花(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