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40章: 求婚 永和宫挥泪断情(下)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40章 求婚 永和宫挥泪断情(下)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皇上驾到!”太监远远地扯开嗓子,瑾翛赶忙拉起瘫跪着的胤礼,胤礼像丢了魂似的,始终没有反应,眼见着皇上就快进来了,这样的十七阿哥若给他瞧见了,摸不准会出什么事。

“跟我走,我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迫于无奈,瑾翛附上胤礼的耳朵,也许,该是让他知道时候了,一句话使得胤礼骤时回神,乖乖地被瑾翛牵着走。

瑾翛忙拉着胤礼退下,经过胤禛身边的时候,胤禛深深地看了瑾翛一眼,那一眼仍是宠爱,却淡薄了信任,也许是心痛吧,自己一手栽培的,一直善解人意的女儿,居然爱上了自己的叔父,这是一场从开始就注定的悲剧,不,简直就是闹剧!

瑾翛低下头匆匆走过,爹,你可知道,女儿的心,比你更痛。

所有的美好,犹如流星般璀璨却短暂,瑾翛终于决定,向胤礼坦诚一切,只有断了他的念想,才能真正地保护他,只要他们两个人不会纠缠不清,那么瑾翛就有足够的能力可以阻止胤禛加害胤礼,对不起,爹,女儿不是真的想用一个坏人的身份去猜度你,可是女儿知道,你是一个对待敌人决不手软的人,如果胤礼一直和女儿在一起,他也会变成你的敌人的。

当我们知道幸福的消亡已经成为必然的时候,我们只想徘徊在幸福的边缘,眼看着它的消亡,用眼睛记住它最后的美丽。

胤礼呆呆地望着瑾翛一直细心栽培的向日葵,出了皇宫他们一路奔回雍亲王府,虽然许久没有来这儿了,可是瑾翛的向日葵,雍亲王府的人都帮着她照料得无微不至。

瑾翛一直背对着胤礼,她在思考着如何开口,回到雍亲王府还是为了避免让更多的人知道,可是,那几个字,卡在喉咙,却如何都说不出口,因为一旦说出来了,有些东西就注定消失了。

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瑾翛现在已经十九岁了,也许这个年龄的女孩基本都成婚了,但是又有多少个真正懂得了爱情呢?

她记起她的第一个十九岁,面对着爱情,义无反顾地往前冲。

那时候,青春飞扬的她对着指着她大骂第三者的、当时还是尹轩的女友说:“如果他不爱我,我构不成第三者;而如果他爱我,你才是第三者!”不知道是谁说过,在爱情中,第三者不是那个最后进入的人,而是那个不被爱的人。如果那份爱情,她没有进入,那么她构不成,而如果她进入了,那就必须有人退出。

那时候的她是多么的勇敢,勇敢到令人不由自主地爱上她,于是在她二十岁的生日那天,爱情便贴上了她的专属标签,那时的幸福触手可及。

而如今呢?她的第二个十九岁,她就要面对彼此深爱着的那个他,共同来否决掉他们的爱情。

她变怯懦了吗?不知道,只是知道所有的语言都失去了重量,在空中飘飘荡荡,飞入了某个人的耳朵,某个人的心,然后,幸福就是咫尺天涯。

胤礼看着瑾翛一张一合的嘴唇,仿佛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声音,原来事实,比猜疑更让人痛不欲生。

胤礼无奈地笑,那个笑,像多年前地温柔,温柔地轻抚过瑾翛的脸,她的鼻子,她的嘴唇,仿佛一个告别仪式,仿佛一个膜拜,仿佛一个穿越了世纪的誓言,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

“翛儿,可以再唱一曲《明月几时有》吗?我想听听你最美的声音。”胤礼轻柔的嗓音,像往常般平静无波。

“是,你坐下吧。”瑾翛回房拿了一把古琴,这把古琴是她小的时候十三阿哥胤祥送给她的见面礼,那是一把上好的琴,她爱不释手,可是没有人见过她学过,因为早在瑾翛来到这里之前,古琴就一直是她的最爱。

涤荡心志,宫商角徴羽,五个音便奏尽了人间的喜怒哀乐,这七弦琴,你又多了何种愁绪?

……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

原来,心情的不同,真的所看到的东西所听到的东西都不同,怎么我原来没有发现,这首曲子是如此之悲呢?

闭上眼睛,胤礼让自己最后地任性一次,流泪吧,像哀悼,像祭奠,像……放弃!

瑾翛拒绝了胤礼交还她的白玉扳指,心,交托了出去,就没想过它会回来,就当是一线人生的希望吧,也许,命运会给我们更多的惊喜,只是,光怪陆离中,谁又握得紧手中仅剩的那一份希望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登基 一代君王雍正帝(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