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67章: 忌辰 京极小筑诉衷肠(上)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67章 忌辰 京极小筑诉衷肠(上)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允礼端着热腾腾的粥进来,多难得,从小就只有别人伺候他,什么时候,他变成了瑾翛爱情的奴隶,就这样一来,甘心为她服务一生。

瑾翛放下衣服,毕竟男女有别。

允礼看到了瑾翛细微的举动,打趣道:“还遮遮掩掩呢,别傻了,这几天可都是我帮你上药的。”

“美吧你!”瑾翛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做了什么给我吃啊,小礼子?”

“鱼片粥,太医嘱咐要吃写活血补身的膳食,厨房里的人一直备着呢,就等主子你醒过来。”允礼小心地吹了吹粥,“来吧,要不要我喂你吃?”

瑾翛乖巧的坐回床上:“来吧!”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允礼埋下头,有苦笑,在心里。

“怎么眼眶这么红?”瑾翛吃着允礼一口一口细细喂着的粥,尽管温暖,却仍为允礼脸上的憔悴而心疼,“你一定,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是吧?”

“哪有?我每天都有偷睡一小会儿。”允礼笑笑,云淡风轻,只要他的翛儿醒过来,他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两人就这样一直沉默。

“你……”

“你……”

两人突然同时开口,允礼碗里的粥也见了个底。

“想说什么?”允礼温柔的开口,他知道,翛儿醒来之后,一定会有想知道的事情。

“阿伊雪,怎么样了?”尽管一想起在刑房里的经历,就仿佛是另一场心痛的真实触感,可是,那个女人,毕竟,是允礼的妻子啊。

“皇上已经让傅慎处决了她,皇上让我写封休书,再此,我与她就全无关系。”允礼冷冷道,是妻子又怎么样?不过都是政治与权力的牺牲品,原本就没有任何感情。

“允礼,听我一句好不好,不要写休书。”瑾翛吞下最后一口粥,真诚地望着允礼。

“为什么,翛儿,难道你还要对她宽容吗?她对你做了那么多残忍的事情,难道你还想原谅她?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可以成为我休妻的理由,你难道不知道吗?”允礼重重地摆下碗,这些天,由于担心瑾翛,他都没有时间去思考到阿伊雪,连生气都显得微不足道,在他的心里,只有瑾翛是重要的,至于别人,管他是生是死,如今瑾翛醒过来了,居然那么容易就原谅了要伤害她的人,他为瑾翛心痛,为瑾翛不值,为瑾翛生气。

“可是,这一切,并不是她情愿的。”瑾翛站了起来,衣群边带着忧伤,“允礼,也许你不知道,在这个时代,对于一个普通女人而言,生存的目的只是为了寻求依靠,你曾经是阿伊雪向往的依靠,然而,却被我脆生生地抽走了。在这个世界上,谁不希望一辈子顺顺利利、一帆风顺,若非生命堪虑,谁又愿意落草为寇,若非情势所逼,谁又愿意郧落风尘,若非情非得已,谁又愿意枉送性命。”

允礼紧紧跟在瑾翛的身后,眉眼中是深深的沉思。

“阿伊雪固然有错,可是,我们遭受了果,也应该正视它的因,因,是我们种的,那么这个果由我来受,也并不是全无道理。至于阿伊雪,我知道爹爹不会放过她,那就是她的惩罚,而她从此失去了被爱与爱的机会,那更是她的果。不要再怪她了,她在世的时候,只落了个名份,这是她唯一的财产,既然她往生了,又何必再剥夺?”

瑾翛顺手摘下一朵向日葵,它的颜色开始深沉,人心,总是在变吧?她不是个狠毒的人,她一直不是,可是,那并不代表她不会反击,只是,有时候,以德报怨会让自己的心胸舒坦一些。

“我知道了。”允礼接过瑾翛手中的花,反手握住瑾翛的小手,“你永远看得比我透彻,也许,对她的亏欠,我所能还的,只能是名份。”

瑾翛顺势靠到允礼的怀里,他身上总是有淡淡的阳光的味道,暖暖的,甜甜的。

阿伊雪的事,让瑾翛有了另外的看法,这样下去,对于他们两个,真的好吗?

夕阳把身影拉得好长好长,仿佛那些衣角的灰尘,都坠落成光影,开始滋生出不同的情绪。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忌辰 京极小筑诉衷肠(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