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7章: 缘尽 真爱永系汉家女(上)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7章 缘尽 真爱永系汉家女(上)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康熙五十年九月,京极小筑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惨淡中,十一日晚,洛旖,这个雍正帝可能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由于难产,母子皆逃不过命运的无限循环,就这样撒手人寰。

虽然洛旖只做了瑾翛七年的母亲,但却着实疼爱着这个女儿,但毕竟直到她逝世,瑾翛也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许多贴心的话也来不及彼此倾诉,瑾翛一直记得,每当没有胤禛的日子,洛旖总是把瑾翛抱在怀里,一脉情深地讲述着她与胤禛的爱情,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瑾翛跪在灵堂前,已经是第七天了,过完了今天,洛旖和她的孩子洛歆就要一起长眠在地下了,洛旖真是个奇特的女子,她一直坚持两个孩子都必须跟她姓,因为爱新觉罗这个姓,是属于大清国的,不是属于京极小筑的。

而胤禛也就这样就着她。

第七天了,胤禛靠在门框,凝视着棺木里心爱的人儿,那个不要荣华富贵只要能与他厮守、会抱着小瑾翛一起静静倾听他的理想支持他的女人,还有,还有那个还来不及睁开眼睛、来不及开口啼哭的孩儿。那种锥心之痛,他从未感受过,弘晖和弘昀逝世的时候,他的心里,有的也只是遗憾与不舍,从未有过此刻的悲痛。

七天了,那颗心,比打了一场七年的仗还累,仿佛被掏空了似的,一点一滴,随着泪水消失了。

胤禛记起初识洛旖的时候,那是在康熙四十一年,那时候与皇太子胤礽一同随驾南下,谁知起行不久,皇太子骤然病倒,皇上爱子心切,便急急停驾德州,为太子医治,耽搁了一段时日后,才下令回京。

而在德州的这些许时日,百无聊赖的胤禛,除了侍奉皇上之外,就到市井中赏玩,恰巧那日,就碰上了正在与恶徒叫板的洛旖主仆。细问之下才知道,德州一霸曹孟历来无恶不作,欺行霸市,只道是其姐嫁入了京中显赫,所以也无人敢管。

“那主仆二人这回想必劫数难逃,文文弱弱的样子,怕是没为老人家出头事小,枉送了性命事大啊!”

“唉,那也没办法,谁叫他们谁不去惹,偏偏去惹那曹孟。”

胤禛皱眉,那曹孟究竟啥背景这么嚣张?

一阵骚乱之后,叫嚣着的曹孟下令抓人:“今儿个爷心情不好,算你们命歹,哼,来人,抓回府给爷消遣着玩!”

“是!”众家丁领命。

“放肆!”家丁的手还没有碰到那主子,旁边的小厮就一手一个把人都打飞出去了。

原来是个练家子!胤禛心里稍微宽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从刚刚一开始,胤禛不仅眉头皱得死紧,心也一直绷得紧紧的。

小厮正激烈地开打,主子在一旁忙扶起被曹孟家丁踢翻在地的卖蛋的老妇人,他往老人怀里塞了张银票后,在老人耳朵边叮嘱了几句才放心。

胤禛一直看着那主仆俩,主子白白净净的,虽然一直没有说什么话,但是眼睛里却透露着难以掩饰的精明,而那个正在打斗的仆人,看功夫的门路像是江湖中人,照刚的局势来看,他们应该不是德州人,这样一对主仆,出现在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内情?胤禛在心里盘算着,他一直是个谨慎的人,内敛而谨慎,话不多,可是想的却不少。

这边的小厮正打得起劲,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在拉扯中,小厮的帽子被拽了下来。

“哼,原来是个娘们。”曹孟一声令下,“全部给我上,不过,可别打伤了美人!”

“是!”家丁们一领命,蜂拥而上。

在一旁的主子马上也加入战局,但她并不恋战,可以看得出来她的功夫绝对不如身边的仆人,但她却一直掩护着仆人退开,终于杀出一条血路,主子一把拉起仆人就跑。

跑了许久,女子才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胤禛递了块帕子过去,女子头也没抬就接过了。

“小姐,麻烦你抬头看看,你是否拉错人了?”胤禛好笑地看着眼前狼狈的人儿,真不知道她那个丫环是命好还是命不好,主子是爱惜她没错,偏偏脑袋不大清楚。

“啊?”女子猛地抬头,“天啊,我怎么犯这种错误了?蓉儿,我要回去救蓉儿!”

胤禛一把拦住她:“不必了,我已经派人救下她了,这会估计已经在前方的客栈等着小姐了。”

女子狐疑地打量了一下胤禛,一个反手:“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蓉儿?你是不是江府派来的?”

胤禛盯着她看了一会,道:“小姐,听说是你把我‘抓’过来的吧,怎么又说我们抓了你的仆人呢?”说罢稍用点力道,甩开洛旖,虽然知道凭洛旖的功夫也伤不了他分毫,但是在眼前的人身份为明的情况下,还是处处小心为好。

女子退了几步,有点尴尬地望着胤禛,确定了在胤禛脸上看见了点点愤怒之后,才不好意思地开口:“对不起啦,那,我可以去见蓉儿吗?”

胤禛看她那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样,也硬不起心肠,点点头:“走吧,不过你必须先告诉我你们是何人,为什么来德州?还有,你的仆人是江湖中人吗?”这一阵折腾,胤禛可以肯定这对主仆不会是什么刺客,但身份的问题,还是得问个清楚。

“洛旖。”确定了胤禛不是江府的爪牙之后,女子也显得大方爽快,“我的丫环叫蓉儿,我们来德州是刚好路过,至于蓉儿,她以前是江湖中人,现在应该不算。回答完了,那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

洛旖的爽快让胤禛很欣赏。

“我姓金。”胤禛缓缓地开口。

“就个姓,不能具体点吗?真是的,那我叫你金大哥好了。”洛旖自顾自地说,“金大哥啊,其实你不能怪我,我拉你跑得那么急,若非你们早有预谋,你的人又怎么会去救蓉儿呢?”

胤禛一眼就看透了洛旖的慧黠,这个女子,善于提问,却不着痕迹,让人不容易感觉到她的怀疑。尽管如此,这对于从小生活在宫廷中,终日面对互相倾轧互相排挤的胤禛而言,洛旖就像只小兔子,她的慧黠只是逗趣,不是威胁。

“因为我的一个眼神,我的仆人就能明白。”不着痕迹地,胤禛也解决了一个怀疑。

洛旖“哦”的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两人默默地来到了客栈,蓉儿果真已在等着她,主仆二人旁若无人地在那儿狂吵了一阵之后,才意识到身边林立着N张错愕的脸。

洛旖头皮一阵发麻,真是丢脸,她扯了一下蓉儿的衣服,双双施礼:“各位大哥,今儿承蒙各位出手相助才保我与蓉儿无恙,洛旖在此谢过,他日有缘,再以回报。”

众人都诧异地望着胤禛和洛旖,在他们的心中,他们只是听命行事,不料眼前这姑娘,没谢他们主子倒谢起他们来了,让他们好生不适应。

胤禛也饶有兴味地望着这个奇特的女子,终于,胤禛开口打破沉默:“小姐就不必多礼了,他们感受到你们的谢意就够了,更何况你们也是在为善,至于那伙恶人,自会有人治。”

“那洛旖就带德州的乡亲谢过金大哥了。”

“未问小姐,此行将去向何处?”

洛旖想了一下回答:“既然金大哥是我们主仆的救命恩人,那洛旖也不瞒金大哥,小妹此行是逃婚,至于目的地,听说京城远比江南繁华,故想去看看,长长见识。”

“哦!”胤禛审视着洛旖,又是一个骇俗之举,“恕在下无礼,敢问小姐为何逃婚?是夫家不好吗?”

这回洛旖还来不及答话,蓉儿就先替她骂开了:“岂止是不好,金爷您不知道,那江家的儿子,是个十足的混蛋,比刚市井上那混蛋还混蛋,我们小姐哪能嫁那种混蛋啊!”

“咳,咳……”洛旖踢了一下蓉儿,尴尬地望着胤禛:“那个,金大哥别见怪,蓉儿自小生活在江湖中,个性是直了那么一点点……”

胤禛摆摆手表示不必介意:“那么小姐到了京城,将以何谋生?”

“金大哥您这是问到点子上了!”洛旖一讲起这个,显得活泼多了,“您不知道,我家里世代是经营茶业的,这次去京城啊,我要开一间京极小筑,绝对能把京城的茶馆都给比下去。”

“嗯。”胤禛赞许地点点头,“那么洛小姐,他日有缘,京城再聚。”

“是。”洛旖也起身告退,“金大哥多加珍重!”

……本章完结,下一章“ 缘尽 真爱永系汉家女(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