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93章: 搬迁 雍帝王朝圆明园(下)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93章 搬迁 雍帝王朝圆明园(下)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圆明园。

允礼抚过边上压着雪花的老树,曾经,守着这棵树等待着幸福,却也在这棵树边,遗失了。

孟湘音是个好女人,她虽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她虽然没有特别的聪明能干,可是,每当看向她的眼睛,允礼总能轻易地发现浓浓的深情,还有淡淡的哀伤,那双眼睛,有着瑾翛特有的神采。

没有谁是替身,允礼从来没有这么想,也不愿意这么想,瑾翛没有替身,孟湘音也不是谁的替身,只是因为孟湘音身上有类似于瑾翛的爱与温暖,所以允礼才会很坦然的接受,尽管知道自己永远不会爱上她。

人一辈子错过的东西也许很多,可是,只算错过的而没有算得到的,那对命运并不公平。

总爱说命运对我们不公平,其实我们只会抱怨命运的失足却从没赞叹过它的安稳。

人太自私,也太自以为是,所以才让自己不快乐。

现在的生活好吗?

没有爱没有恨,平淡地过日子,用手中忙碌的生活让自己充实,剥夺了自己所有胡思乱想的时间,就这样像上了链的机器,一直运转,直到耗尽。

孟湘音总是很理解地照顾着允礼,她也许是最聪明的,只是女人还是愚笨点好,不容易受伤。

谁说爱一定要有回报,如果付出能让我幸福的话,那我愿意永远无条件付出。

有些人就是这样,很多人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愿意做公仆,愿意为了别人牺牲自己,愿意做“傻瓜”。

因为对那些人来说,付出不是寻求代价,而是获得幸福。

孟湘音就是这样的人,一个古代的傻瓜,大傻瓜。

西藏之行让胤禛对允礼的欣赏又加了一层,回来之后,胤禛给了一个果亲王当做奖赏。

浮名虚利,为什么依然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君侧的无奈,多少人能懂;懂了,又多少人愿意放弃?

如果不是为了亲眼看到瑾翛好好的生活,允礼也许真的会头也不回的离开皇宫,找一处田地,做一个与世无争的农夫,也许,偶然就能碰见那只一百零一世孽缘的兔子。

瑾翛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允礼的身后,记得有那么一句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却在楼上看着你。

允礼,你在那白雪皑皑中,我跟着你的脚步,你的思绪,其实,这样也是一种幸福啊。

瑾翛无声地离开,背后的人悄悄转身。

原来我们的世界,只有彼此的背影。

胤禛一身汉服,端正地盘坐着,难得这么一个雪晴的日子,汉人的学者,也许会诗性大发,一树梨花压海棠,多么美丽的意境。

想我女真族曾一身戎装,马背上打下了这大好江山,如今在这片遍布汉人的土地上,却是我们在主导。

游牧民族,曾经随草而生,如同无根的春雨,尽管落到何方都挣扎着重生,可是,却缺乏了最根本的东西。

一个国家真正地想繁荣,需要的是文化底蕴,好在,我们满族没有的,汉人们却遗留了。

“郎世宁,为朕画一副像吧!”

身后的意大利宫廷画师徐步上前,棕发蓝眼的他看起来饱经风霜,40岁的他,已经在清宫呆了13年,在这13年内他一直被埋没,康熙帝虽勤勉,也勇于创新,对于洋人的东西也是乐于接受,可是唯独对油画,总是觉得不如国画传神,所以郎世宁的才华,一直就是被搁浅在画师的边缘。

多年的学习,让郎世宁逐渐接受了中华土地的各种文化与信息,渐变着成长的他,终于得到了胤禛的认可,成了真正出色的宫廷画师,长随帝王左右。

如果胤禛知道,多年之后,像朗世宁一样有着异样的发色异样的眼珠的人们,杀进了圆明园,抢走了珍稀,烧毁了美好,带走了梦想,也许他会恨,很恨,只是此刻,故事没有发生,故事便没有存在。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伤逝 人生自是离别苦(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