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96章: 伤逝 人生自是离别苦(下)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96章 伤逝 人生自是离别苦(下)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见弘晓和瑾翛走远,一直悄悄躲在树后面的塞宁才探出头来,齐妃娘娘,她真的是你说的那个杀害弘时,媚主误国又破坏了十三爷和我妹妹感情的人吗?

为什么她的眼神那么清澈,为什么她的步履那么轻盈,为什么她的身上布满了坦然呢?

那么那个密令,还要不要执行。

一定是假象,那个女人一定城府极深,不能被她的外表欺骗,塞宁似是说服自己般,也随后进了屋。

屋内的气氛凝重,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悲痛吧。

一个家庭失去了重心,一个国家失去了栋梁,这都是一场大的变异,未来会迎来如何的局面,没有人清楚。

交谈中,胤禛不时地咳嗽,在场的人表情都是忙乱而惊恐的,身沐皇恩,但也不希望皇上有个三长两短,死劝活劝终于把胤禛劝回圆明园,可是回到圆明园,胤禛就病倒了。

劳累与心痛,十三的离去,像骤然从胤禛手中抽去了行路的拐杖,虽然不至于让一个健康的人跌到,却足以让一个长年依赖着的人动荡许久。

原来过分的依靠,会让人变强,同时也让人变弱。

允礼受到特允,留在九州清晏侍奉皇帝,现在胤禛的身边,就只剩下这唯一一个贴心的兄弟。

朝中的事就暂时先交给允禄,那个一直让人看不穿却很自然地相信他的庄亲王。

对胤禛而言,因为信任瑾翛,所以信任允礼。

允祥的逝世同样让允礼陷入无尽的悲痛,他与允祥的感情,并不比胤禛与允祥的感情少,他们都是一同长大的兄弟,是把手足之情一直看得很重的兄弟。

“皇上以后就只有你一个愿意与他亲近的兄弟了。”瑾翛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虔诚,虔诚中透着淡淡的无奈。

背对背的两人为这句话沉默了许久,彼此的身后都有强烈的渴望,渴望彼此的依靠,可是却被生硬的理智遏制了。

很久很久,允礼终于开口。

“翛儿,虽然我现在说这样的话时机很不对,但是十三哥的离开让我突然意识到一些事情,也许我们可能共同生活着的日子随时都会结束,生命的无常与短暂,令我们有许多的东西把握不了。我们已经错过了好多的东西了,翛儿。”允礼没有看向瑾翛,想说出来的话,不希望被打断,就算被否决了也不希望被打断,许多东西不去尝试,我们永远不知道可不可能,许多东西其实尝试了,我们可以找到另外解脱的方式。

“翛儿,在度过了如此多的年月之后,我依然还是将那份感情完好无损地收藏着,但是我很自私,真的,我自私,我没有办法爱上别人,没有办法带着你的爱爱上别人,所以,我想问你,如果有那么一个机会,你会愿意和我,一起浪迹天涯一次吗?一次就够了,到最后我们也许还是会回来,可是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够有一次机会,像普通人一般完好地爱一场,在这场爱中,我们没有世俗,没有偏见,我们就自由地爱,自由地自私地爱一场,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机会,你答应我好不好?”

一口气把内心挣扎了许久的话,就这样地说出来了,允礼静静地看着瑾翛的眼睛,等待她的回答。

是谁说注定了没有结局就不要再纠缠,他们不懂,他们没有爱过,纠缠这种东西,任何理性的工具,都无法把它击退,藕断丝都还连着,不是吗?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机会,我愿意去尝试。”瑾翛有点豁然开朗,把决定权交给上天,赌一赌它愿不愿意给一个机会。

那个机会会等多久,那个机会会从那里衍生出来,那个机会会伴随多少的不安,那个机会会不会真的存在,这重要吗?

重要的是,彼此都给了对方一份爱情的机会,一份渴望纯净爱情的机会,这对于他们,已经算是奢求了不是吗?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机会,就不顾一切的爱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沉迷 病里彷徨臣心乱(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