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97章: 沉迷 病里彷徨臣心乱(上)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97章 沉迷 病里彷徨臣心乱(上)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胤禛这一病可是拖了许久。

瑾翛的心一直绷的紧紧的,老实说,她并不是很清楚胤禛到底做了多少年的皇帝,编剧们都喜欢写康乾盛世,而常常遗漏了雍正。

明明就是这个盛世最勤勉最卓有成就的人,总一直被遗忘。

似乎依稀记得,曾经有一位研究经济的学者说过,康乾年间并不是所谓的“盛世”,无论是在国民生产总值,或者是国家领土的完整与稳定,又或者是整个社会的风气上,它都难以成为一个“盛世”,而较之于之前的唐、宋、元、明时鼎盛的时期,它都远远不及。

后人被“盛世”这个词所迷惑,以为真的就是如此的繁荣富强,事实上并不然,这一点,胤禛看得很清楚,所以他才会拼出了他的老命,带着十三、十六和十七他们,不断地改制,不断地实践,不断地发展经济、出征讨伐、清除不正之风。

他才会在允祥离去了之后,仿佛被抽去了周身的力量,这些事情,如果没有允祥,他做不了,他一个人,如何管得了绵延万里的江山?

不,还有瑾儿,还有允礼,还有允禄,还有弘历,还有弘昼,还有李卫,还有田文镜……

宫中的太医开始束手无策,胤禛的病并不单一,体表的热,体内的寒,互相牵制与冲突,药性总是莫名其妙地被瓦解。

看到太医们无奈的神色,大伙儿是真的着急了。

胤禛一直干咳,似乎都快咳出血来,瑾翛瞅着心疼,真恨不得能发明个X光或者带个吊针什么的,可惜就算真的有那些东西,她也不会用。

“徐太医,你是宫里辈份最老医术最好的太医了,你倒是说清楚,皇上这病到底要怎样才能好?”允礼一把揪起徐太医的衣领。

瑾翛扯了扯允礼的袖子,允礼无奈的放下,可怜的老人才瘫软似地跪到在地。

“王爷饶命,老臣与太医院的其他太医都讨论过了,可是皇上现在这病,虽然分开了不难治疗,可是这冷和热纠结在一起,臣等不敢妄自用药,因为一个不慎,皇上,皇上可能……”徐太医哆哆嗦嗦,允礼从来就没有在宫人面前发过火,今日他发起火来,倒真的把这些臣子们吓坏了。

“哼,不敢用药!”允礼厌恶地瞪了徐太医一眼,“不用药如何会好,难道你们真想让皇上拖出个好歹来。”

已经失去了那么多的亲人,允礼的心真的动容了,在听到胤禛可能救不了的事实之后,他震撼了,那份一直被压制的兄弟之情,便突然满涨起来,是的,他不想否认,因为瑾翛的关系,他一直是把胤禛当成一个长辈,而不是兄长,他潜意识的不希望是胤禛的弟弟,所以,他宁愿自己是一个臣子,于是,把“兄弟”深埋了。

“可是,冒冒然用药的话……”

“谁让你们冒冒然用药,你们马上去给我商量对策,找出可以兼治这两种病的药,明天午时之前,如果还没有结果,就别怪本王不客气!”

允礼难得端出王爷的架子,可是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的心疼。

“是,臣等,马上去研讨。”徐太医带着太医院的人急急地退下去了。

“王爷,您也歇息一下吧!”照顾了胤禛四天了,两个人基本都没有合眼,不只他们两个,恐怕圆明园内稍微对皇上有点心的人都没有合眼。

胤禛一直是清醒的,只是身体虚弱得难以起身,他总是断断续续地说着话,似乎怕现在不说,以后会没有机会的。

“你去睡一下吧。”允礼心疼地看着瑾翛的黑眼圈,“四哥现在睡着不打紧,他醒了我再叫你啊。”

“哪有这种事,伺候好我的主子才是我们做奴婢的本份啊!”难得瑾翛还有力气说如此轻快的话。

“弘历回来了没有?”允礼转过身问站在床头呆呆看着皇上的弘昼。

“四哥哥说,皇阿玛交代了,十三叔那边要他看着,他不敢违背皇阿玛的命令,希望我代他好生地照看皇阿玛。”弘昼有点伤神,他从来没有看过胤禛这个样子,在他的心里,他的阿玛一直是意气风发的那个男人,高大得足以顶起他们头上一片天的伟岸男子,如今,他像一个老人般,就这样蜷缩在命运的角落,心里的感觉,真的很难形容。

“弘历这孩子……”瑾翛叹叹气,“弘昼,我陪你去看看你额娘吧,她昨日在这儿哭昏过去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她。”

“我额娘……”那个不争也不吵的女人,其实,很爱皇帝。

……本章完结,下一章“ 沉迷 病里彷徨臣心乱(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