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99章: 沉迷 病里彷徨臣心乱(下)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99章 沉迷 病里彷徨臣心乱(下)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路走向坤宁宫的瑾翛,一直沉默不语。

突然转道去坤宁宫,其实弘昼心里也颇矛盾的,一边是他的生身母亲,一边是待他如生身母亲的皇额娘,其实就算他去哪里这两位额娘都不会责怪他的,可是真的有这种二选一的时候,心里还是堵得慌。

而且刚刚弘昼还发现了一个秘密,只是这会儿赶着去坤宁宫,瑾翛又在一旁脸色不善的样子,所以他就先忍住不问。

这坤宁宫从没有这般冷清过,因为皇上身体堪虑,所以有许多照顾的好的手脚利索的婢女都暂时调去伺候皇上了,像坤宁宫中,本来就都是皇后娘娘自己挑的奴婢,个个是像皇后娘娘般稳重又能干,所以人调得差不多了。

弘昼和瑾翛走进房里的时候,就听到了皇后娘娘虚弱的声音。

“婉萦,你去哪里了?快给我倒杯水。”皇后娘娘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她所认定的家人或者朋友面前,她从来就没有摆过一天皇后的架子,对于她的婢女,只要是不会被人说闲话的,她连一句“本宫”都自动省略,亲切地就用一句“我”。

“皇额娘,是弘昼和瑾翛来了。”弘昼利落地倒了杯水,连忙递到那拉氏的面前,瑾翛帮忙着把那拉氏扶了起来。

“是弘昼和瑾翛啊!”那拉氏接过水,并没有立即放到嘴边,而是关心地询问,“皇上的情况,怎么样了?”

“皇阿玛的情况,还不是很乐观,但是十七叔已经让太医们都拼尽全力了,相信皇阿玛很快会好起来的。”弘昼其实心里也知道情况是多么的不乐观,可是,他不能让皇后娘娘都病成这样了还在担忧。

“唉,瞧我这破身子,不能去皇上跟前伺候,真是对不住先皇的托付啊!”拉氏脸上的憔悴与懊悔让瑾翛的心生疼起来,这个女人,同样是那么深的爱着她的丈夫,爱到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可是,这个世界上,为什么痴情的人那么多,薄情的人也那么多呢?其实无法责怪的,如果说一个人的爱只能给另外一个人,那么这个世界就注定会有辜负,因为人很难预先知道,自己爱的那个人,是否也在等待把爱给你。

正说着话,婉萦带着太医到了。

那拉氏有些责怪地看了婉萦一眼,叹叹气,唉,这丫头也是护主心切。

经过太医诊断,皇后娘娘是内虚引发的体热,本来是没有什么大碍的,只是皇后这内虚恐怕是长年就有的,所以这一回一没有及时医治,就发展到眼前这境地,如果再拖个三五天,恐怕就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太医迅速地开了方子,这样的病在这深宫里的女人身上已经是十分常见的,所以对方子是熟得很,可是只怕皇后娘娘体质太虚,这一时半会补不回来。

太医一走,弘昼就扳起脸孔,开始训斥起婉萦来。

其实那拉氏知道弘昼是想说她自己不爱惜自己身体,但因为她是长辈所以只能对下面的人撒气。

婉萦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弘昼,没有丝毫的胆怯,想必她也看出来了,弘昼并不是真的在生她的气。

瑾翛盯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心里翻滚起来,那个想法,该不该?行不行得通?

望向那拉氏,瑾翛发现她虽然脸色苍白,可是那双眼睛还是透着灵动,两个人的眼光在空气中碰撞,瑾翛忽然隐隐约约觉得,那拉氏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地无欲无求、软弱无能,要不然这么多年,这个大清后宫的第一把交椅,她也不可能坐得稳。

退出坤宁宫的时候,瑾翛瞥见了弘昼怪异的脸色。

他也发现了吗?

“怎么,瑾姐姐,你还有事瞒着不让我知道吗?”弘昼这孩子一直很心细,只是他假装自己粗枝大叶而已,“咱们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你想知道什么啊?”瑾翛反问,她才没那么傻,自己去跳弘昼的坑。

“唉,才多少年啊,你都学会了他们装傻那一套了。”弘昼叹叹气,“瑾姐姐,我们的关系可跟人家不一样,弘昼可一直是把你当自己的亲姐姐来看的,你就不要瞒着弘昼了。”

“笨蛋,这种话可不能随便乱说!”瑾翛敲了一下弘昼的脑袋,这里是皇宫耶,这臭小子,“说吧,你想问什么?只要我知道,我一定告诉你!”

“婉萦跟你有什么关系?”弘昼一针见血。

呵,我也想知道她和我有什么关系啊!瑾翛心里暗笑了一下,说实话,这婉萦现在看起来是跟瑾翛有几分相似,但其实有另一个人,跟她是百分之九十几的相似,对,就是瑾翛的母亲,洛旖。

刚刚撞见婉萦的时候,瑾翛就仿佛是当年第一次看到洛旖时的感觉,那种惊艳,那种不可置信。

所以她才急急叫住婉萦,想知道她究竟是谁。

……本章完结,下一章“ 病愈 灯火阑珊佳人现(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