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1章:秋声作

《流光瘦·误琼楼》

第1章秋声作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秋风渐起,百花凋残。

地上,湖边,薄薄地覆了一层金黄。万物萧瑟之时,琼花楼后庭的园林之中,湖心亭之上,却分外热闹。

“最近客人特别的少呢。”墨幽怀抱琵琶,信手拨弦,明艳容颜浮起忧郁神情,“我的琵琶更冷清了。”

“是啊。”黛兮随着她幽幽叹了一声,眉弯却月,笼了清愁般似蹙非蹙,“也不知是不是秋天伤感的缘故,总是觉得闷闷的。”

“你总是多愁善感。”一身红衣的渺妤轻笑道,“原本这儿就是文人雅士偏爱的地方,如今秋闱过去已久了,盛爱功名的人,自然都忙着苦读书。”

“文人墨客,说得好听!不过是满脑子仕途的蠢物。”黛兮轻轻一叹,讽刺道,“十年寒窗,不就是为了一朝金榜题名?不然哪会有人读那些圣贤书。”

渺妤离案起舞,红袖挥出,翩翩然像两道流霞,眉心一点鎏金虞美人花钿璀璨夺目。她低低吟唱,“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是啊,咱们的歌舞再好,世人也只偏爱这一曲「鹿鸣」吧!”?墨幽点头,将琵琶交给一旁侍立着的潋葵,起舞相和,“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

众人也都随她们吟唱起来,“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从来都是鹿鸣宴中的集体狂欢,此时,换做女子的婉转高歌,莫名的情绪弥散开来。

许久,歌声停了,众人沉默不语。

忽有一阵嬉笑声传来。

亭中众人回头,只见六七个穿得花花绿绿的女孩子在岸边收着落叶,拢到后厨做引火用。明媚的笑容如夏花一般灿烂,仿佛这差事是一件极快乐的事。

“到底是年岁小的缘故,无忧无虑的。”黛兮别开了视线,怅然若失道。

“小姐,我们回去吧,免得又着凉了。”子竹又往黛兮身上披了一件外衫。

“我再坐一会儿。”黛兮摆手。

“诶,怎么不见瑶光?”墨幽忽然发觉像是少了什么一般不自在,“这丫头可是平日里最闹腾的,我道今日为何如此感伤。”

“她忙着学舞,有时候饭都顾不得吃了,怎么会有这功夫跟我们在这儿闲聊。”渺妤回道,“姐姐不知道,瑶光近来一直在越魅姐姐那里。”

“难得……”墨幽点点头。“玉人最近也一直闷在雅室里,都不肯出来走走。”

染雾从前厅过来,向墨幽颔首道,“琵琶小主教我好找,有客来访,专为姑娘的《西地锦》来的。正等着呢,请姑娘快些准备吧。”

“知道了,你去回了吧,我这就回去。”

华姑房中帷帐重重,锦帘高卷,缕缕沉水香自金兽中缭绕出来。

沁烟坐在檀木案旁麻利地打着金骨玉珠的算盘,右手边是一沓账簿。

“天气渐凉了,我最爱的团扇也该收起来了。”华姑穿着藕荷色齐胸襦裙,上裳是一件同色丝衣,慵懒地歪在美人靠上,手中把玩着一柄绘了紫牡丹的团扇,幽幽道,“上午接了个拜帖,明日青梧说是要回来坐坐,沁烟,想着给她备下一份礼。”

“是。”沁烟头也不抬,“青梧出去了,楼里和她一起的那一众琴姬舞姬也不小了,该打发了,姑姑准备怎么做?”

“从长计议。”华姑撂下扇子,“我倒是在想,司音雅室也该添几个乐师了。”

“品藻斋送来一卷诗集,是昨日雅士集会时作成的。”染雾从外面进来,递过来一卷诗集,“姑姑你看看。”

“我是不爱看这个的。给玉人送去吧,让她挑挑看有没有尚可入目的诗,再遣人送到司音雅室去配了曲,编成舞也是不错的。”

雅室。一缕茶香悠悠袅袅。

玉人倚坐在榻上,捧着诗集细看。

“晓轩月白夜沉沉,柳绊清风庭下明。推门栖鸟惊振树,暗香袭来懒披衣。乱红著梦飞千点,禅境何如睡眼中。此心不为他心扰,负手云外是寒空。”低低吟诵,“朝栀,依你看,这首诗怎么样?”

“小姐说好便是好咯。”朝栀漫不经心地答道。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快过来陪我看看。”

朝栀慢腾腾挪步过去。

“是豁达,还是孤独,我有些看不透。”玉人一心投在诗境之中。

“这几个字我还是认得的——白折寒,”朝栀凑过去看了看,“嗯,这人的名字挺好听。”

“……算了,我累了。”

“我把这诗送到司音雅室去,小姐早些休息吧。”

月光静静地倾洒在竹影窗纱上,渐起微风,瞬息后又停止。无声,更显得秋夜的寂静。

玉人低喃,“乱红著梦飞千点,禅境何如睡眼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画梦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