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10章:愿相守

《流光瘦·误琼楼》

第10章愿相守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烹茶的侍女将茶汤注入玉壶之中,七个少年为众人斟茶。

十道茶,每道都是不同的韵味,或清淡、或醇厚、或空涩、或薄苦、或甜腻……众人开始品茶吟诗,琴身在此时渐渐停了。

红衣少年盘坐在一个特别的书案后面,毫尖凝墨,点滴记录着不时流出的妙语。

孟玠只是呆呆地坐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小巧玲珑的象牙杯里面,溢满清淡的茶汤,一瓣兰花在其中浮沉。

琴声突然又起,清清然如山间流水,竹间微风。纱幔缓缓扬起,越魅一纵而出,曼妙的身姿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裙裾飞扬,轻盈宛若欲乘风飞天的天人。岑星眿目不转睛地看着越魅,忽的问道,“阿玠,你说她会答应嫁给我吗?”

孟玠一惊,以为他在说玉人,飞快地以一种坚定不容置疑的语气答道,“不会!”

岑星眿这才将视线收回,“你说什么?”

“玉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她不会嫁给你。”孟玠缓缓说道,桃花般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认真。

“阿玠,我说的是越魅。”岑星眿失笑,继续欣赏越魅的舞。和孟玠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如此开怀。

孟玠有些尴尬。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岑星眿低声吟哦,略微失神。“看来我应该从长计议,你也一样。”

掀开纱幕,岑星眿走到越魅面前,“多谢。”

众人终于见到雅集主人,忙邀他联诗。

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道茶烹好,琉璃杯中闪着光圈儿微漾,口齿噙香,余味悠长。兴尽,众人纷纷散去。

孟玠和岑星眿站在山庄门口,目送玉人和越魅离去的身影,飘渺的白衣,走入松林之中,隐去如寻常的风景。

相顾一笑。

因为刚才的误会,孟玠做好了决定。

——他要留下,绝对不让自己再有这样的惶恐,惶恐失去她。

“星眿,我想我不必去赶考了。”孟玠薄唇微抿,向岑星眿告辞。

岑星眿了然一笑。

琼花楼。

“我想留在琼花楼。”孟玠对华姑开门见山。

“琼花楼并没有留客的规矩。”华姑摇头。

“外面天色已晚。”孟玠道。

“出门就有一家客栈,虽说是简陋了点,但也能住。”华姑摇头。

“我看这儿的风水不错,姐姐可想转让?”孟玠道。

“目前还舍不得。”华姑摇头。

“那么,楼里可缺什么人手?我吃苦耐劳,没有一句抱怨。”孟玠道。

“有胡笳十八在,琼花楼便不缺任何人手。”华姑还是摇头。

孟玠故意重重叹了一叹,“是这样的,本公子……不,是我已经决定不参加科举了,但听说这琼花楼对杂役的入门考验很有意思,所以我想试试,姐姐可给我这个机会?”

“公子何必兜这么大圈子,直说无妨,染雾,领孟公子去胡笳十八那儿。”

礼、乐、射、御、书、数、诗、词、歌、赋……这只是基本考题,还有一样随机测验,他选中了鉴赏古物。

孟玠在华姑那里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琼花楼对一个杂役也有这么严格的要求,恐怕考状元都比这个入门考验轻松。

搁笔,揉了揉酸痛的手腕,孟玠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

“我看,你们老板娘的会客间有很多珍玩古异,便去那里考我可好?”见蔽野、涉历皱眉,他继续补充道,“再者说,你们老板娘亲眼见了,也更安心不是?”

蔽野抬了抬手,“请。”

……本章完结,下一章“梨涡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