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16章:问梅卜

《流光瘦·误琼楼》

第16章问梅卜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雅室。

朝栀含笑施礼,看折寒并非一个人来,笑意又多几分敷衍。眸光似是无意扫过素婉,掩口笑道,“真是不巧,竹垫一向只设两个。一时要去找还真是找不来。”

青玉案撤换为轻质竹案,案下两张竹编团垫。

素婉面色不变,牵扯一丝笑意,道,“公子与小姐在这里听琴便好,我是不大会听的,便出去逛逛。”

一个婉转绵糯的声音响起,“那怎么行呢。素婉你本是习舞的,自然极通晓乐理,怎么可以错过。来,我的竹垫让给你坐。”

女子面笼轻纱,身量窈窕,一袭淡粉色宫裁罗裙华美而秀气。朝栀心道,这位便是太师千金了。

素婉听梅小姐如此说,也只得忍气留下了,自敛了裙裾坐到竹案左侧。梅小姐和折寒也各自落了座。

“请小姐先择一杯茶。”朝栀微笑。

早已备好四道茶,从右首起,分为暖香、冷香、涩香、无香四味。正红一色的梅花花瓣萦纡在茶水中,衬着白瓷茶杯清晰精致的勾花,在竹案上格外赏心悦目。

梅小姐拿过左首第二杯茶,掀开面纱一角,浅饮一口。

朝栀又客套地请折寒、素婉选了茶。折寒择了右首第二道,素婉只是就近拿了左首的茶。

待梅小姐轻轻放下杯子,朝栀问道,“如何?”

“不觉醉花间,徘徊不知路。甘香怡人。”轻声吟哦,面纱下的容颜似乎是在笑着的。

朝栀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浅笑,“小姐喜欢便好。”又转向折寒问道,“白公子以为如何?”

“一径空山深——”折寒将“纷纷落寒梅”一句硬生生收了回去,略一思索,接道,“皑皑没白雪。冷香沁人。”

朝栀燃起香鼎,淡淡看了折寒一眼,“公子喝过的好茶不可胜数,想是这‘问梅四卜’在公子看来也不过是寻常吧。”

折寒不语。

却是梅小姐兴味盎然,欣喜地执起茶杯,“原来这便是早已失传的‘问梅四卜’,我今日竟有此奇遇。曾经为这四道茶遍寻古籍,只看得是梅心雪、湖心雪、崖端雪几样儿分融,却不知具体是何做法。”她缓缓地道,“后来以为这茶只是随意杜撰的,不想确是存在的。”

“刚才你所言的水质,只少了一样,东篱雪。”朝栀颇为赞赏梅小姐,回以一笑,“‘问梅四卜’在于意与魂,茶材倒是其次的。今日是我用仅存的一些梅封茶尽数烹来的,却也是,我最后一次烹梅花茶。”

折寒眸色一黯,“最后一次”的以为不言而喻,几个字如寒风一般凛在周身,冷香之后余味是淡淡的苦涩。“素婉,你品的又是那一味?”

“幽人自来去。无香无觉。”素婉放下茶杯,又垂头敛了敛裙裾。

梅小姐伸手拿过最后一杯茶,干脆褪了面纱,细细品茗。“寒风乱脉脉,一念知花错。涩香伤人。”

话音未落,琴声在茶香中迷离传来。

——梅花三弄。

幽幽然,仿佛茫茫雪原上袅娜的一点嫣红,在冰冷中绽出点点生机,暗香浮动。

折寒不由自主想起过往种种,心中一痛,手里的茶杯重重落到案上,溅起几滴茶水,染在衣袖上,像极了泪痕。

琴声忽然断了,梅小姐看过去,似是一阵轻风拂过重重珠帘,一个宛如仙人的女子微步移来。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面上掩着纱,依然足以见其绝色。

一袭荼白色的鲛绡长裙,披帛垂绕下来,迤逦如烟。

“琴声一如其人,”梅小姐起身,绕到案前,“我是梅一诺,姐姐可以叫我一诺。”

……本章完结,下一章“南窗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