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18章:弦音乱

《流光瘦·误琼楼》

第18章弦音乱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藤萝制的连理桌和两把靠椅编连一体,穿着一袭檀色锦衣的少年正静静坐在那里看书,是旋归。墨发随意束在脑后,精致如女子的五官散发着恬淡的气息。膝上盘卧着一只白猫,雪团般懒洋洋地睡着。

“决明子茶。右首第一杯,明目的。”旋归的视线仍停在书上,声音浮着一丝慵懒。看见玉人身后的紫苑捧着一摞诗集,唇角勾了勾,“我是不会看那些俗人言论的,你来了,帮我不小的忙呢。”

玉人笑了笑,褪了面纱。

“非礼勿视。”旋归拿起书掩住眼睛,《声无哀乐论》青色的书封微动。

“书中自有颜如玉。”玉人浅饮一口清茶,“旋归你是看不上我这样世俗的容颜的。”

旋归不语,勾了勾唇角,又继续看书。

“邀我来喝茶,便只这样将人晾在这儿了么?”

旋归抬眸,睫毛如蝶翼一般轻轻展开,“你累了,只想到这一个借口让你活动一下。”

在寄傲轩打发了一日时光,玉人在黄昏时分才回到雅室。

“玉人小姐,你终于回来了。”素婉从竹案旁站起身来,理了理裙裾,笑道,“我等了你一日了。”

“什么事?”玉人淡淡问道。

素婉走到玉人身前,拿出一张银票,“这是梅小姐留下的。说是谢谢小姐多日的照顾,这些,想是够了偿还公子赶考的盘缠。如此,便两清了。”

玉人语气冰冷,“这点小事不值你等一日。”

“倒是还有一件。”素婉道,“梅小姐说,若是方便,也把公子抵押在小姐这儿的玉璧取回去。”

玉人冷笑一声,绕过素婉径自走去,带回来的香饵袋子扔在竹案上,唤道,“朝栀,你知道收在哪里的拿给她。我带回来的香也燃起些。”

珠帘叮咚,玉人已到了里间。

朝栀拿出盛在金奁里的玉璧,随手拿了一条丝帕包好递给素婉,“作为抵押?白折寒说了什么话大家都是听见了的,你也听见了。”

素婉将玉璧收在怀里,唇角牵起一丝笑,“如今公子的良人是梅小姐,再说这样的话好没意思。”

朝栀收起素婉用过的杯盏来,故作不小心跌在地上,碎了。

素婉眉头微微皱了皱,笑意却是不变,扬声道,“玉人小姐,素婉告辞了。”走出门的一瞬,她听见雅室里琴声泠泠响起,唇边笑意更深。

“朝栀,我以前怎么从没觉得,梅花三弄原是这般好听。”玉人幽幽说道,听不出是悲是喜,衬着琴声越显缥缈。

“今天可曾读到什么好诗?”朝栀岔开话题,焚上香,“寄傲轩的香真是最好。”

玉人又道,“把今天那套茶具弃了吧。”

“知道。”朝栀回道,“已经把其余的送到野萧那去了,凭他施给什么人。”

玉人再无言语,只是静静弹琴。

静思琴的白玉更为剔透,如素白的琼花没有一点瑕疵。

琴声仿佛有了生命,盘旋在雅室中或笑或嗔,时而沉吟,时而落泪,时而悲歌,时而狂舞,绝世的一律灵魂。

孟玠的箫声也响起,随之缠绕,平静地指引玉人收音,可她却像听不到一般,顾我拨弦。

晚膳在古石案上凉透了,兰芷香在兽炉中燃尽了,夜幕也降下来了。朝栀怎样劝说也无济于事,索性就默不言语立在一旁伤心着急,不住拭泪。

玉人专注弹琴,忘我,无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可解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