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2章:画梦中

《流光瘦·误琼楼》

第2章画梦中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罢玉人的琴曲,白折寒又陪着孟玠到别的雅室观了一会儿舞。

终于得空,一个人拢了大氅,慢慢踱着步,不觉间来到后庭的琼花树边。

此时天气阴晴难辨,天空灰蒙蒙的,看不到乌云,却是说不出的压抑。孤零零的琼花树在寒风中独立,一树琼华直晃得人目眩。

荼白色大氅在泛着光晕的琼华旁边黯然失色,白折寒唇边的笑意也渐渐转为无奈,愈显苍白,存在于心底的失落无人能知。

玉人伏在窗边,远远看到他负手独立,姿态孤绝。满树琼华之间,斑驳交错的枝干筛落丝丝点点的飞霜,像一幅意境幽旷的古画。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抹颀长瘦削的身影让她蓦然心痛。

玉人简单围了一件黛色中麾就急急忙忙出门,朝栀忙拦住,“小姐,外面天寒,你还是不要出去了吧?”

“他在外面。”

“谁?”

终究是拗不过玉人的坚持,朝栀又添在玉人身上几层冬衣才勉强让她出去,仍是不住地叮嘱她小心受寒一类,体贴入微。更在玉人临走出门时急着道,一会儿炭热了便去送小手炉儿。

“天气寒冷,公子怎么在这里?”玉人走到折寒身边,颔首。

“想在这里透透气。”折寒语声冰冷,满含疏离的气息,顿了顿,才又开口,“既然天气寒冷,你怎么也出来了?”

“因为看到你在这儿。”

没想到玉人会这样说,折寒垂眸一笑,目光转向她,“知道我为什么只听你的琴么?”

玉人摇头。

折寒略略顿了一下,“不为其他,只为你拥有纯净的一颗心,这样,你的琴声才没有凡俗扰扰,尘世纷乱。”

“‘此心不为他心扰,负手云外是寒空。’”玉人轻吟,对上他倒映着冰雪的干净的眼眸,“诗如其人,公子同样拥有一颗纯净的心,因为你的心上没有埃尘,所以听得懂我的心声。”

“诗确是我写的,不过是饮宴间的游戏之作而已,不值一提。”

折寒的目光是玉人不解的黯淡。

“可是晚了!”玉人刻意打趣道,“乐师已经给你的诗制成了曲目,我也已经弹奏了。公子过谦了。”

一阵寒风吹动了玉人的面纱,雾一样的黛色轻纱朦胧了她绝世的容颜,嫣然一笑,使世间一切的美好都黯然失色,自叹弗如。

远处雅室里若有若无的箜篌声渐渐蔓延,如此缥缈地迤逦在如雾如烟的园子里。玉人清冷绝世的身影,伴着茫茫空空的一树琼华,似在画境,又似在梦境。

在她的眼中,他如画。

在他的眼中,她如梦。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折寒不由得失神吟哦,一点琼华摇坠,恰落在他如玉的鼻尖上,冰冰凉凉的,这才恍然失笑,仿佛从深深的梦境之中醒来。“一时失言了,这琼华太美。”

美到,可以醉人。

玉人微微颔首,眸子也如冰雪般纯净。

风势愈发大了,像雪一样的琼华点点,于结满琼华的枝桠上簌簌飘落,飞旋。

“小姐,这天果真冷得很呢。”朝栀裹得厚厚实实,捧着鎏金七彩小手炉,脚步略显笨重地奔过来。离得近了便向折寒施了一礼。

“你这丫头,畏寒还跑出来。当心着凉了。”玉人微嗔,含笑接过小手炉儿。

“还不是担心小姐的身子,我们快些回去吧。”朝栀扶住玉人,又向折寒问道,“公子可也移步雅室?我备好了质品尚佳的清茶。”

“朝栀的茶自然是好的。”折寒淡淡一笑,神色又显疏离,“多谢姑娘好意。只是,我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

“今天以前,我不知道你就是白折寒。”

“我一直知道,你是玉人。”

相视一笑。

荼白色的身影翩然转身,地上无雪,只是薄薄的一层霜华。

……本章完结,下一章“胡笳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