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22章:故人心·二

《流光瘦·误琼楼》

第22章故人心·二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玉人,我,有话要问你。”白折寒踌躇了片刻,声音温柔极了。“你,可愿嫁给我?”

玉人缓缓摇头。

他只以为玉人是在害羞,道,“玉人,嫁给我。我会给你一个名分。”

玉人仍是摇头,“我只喜欢一句诗,‘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大人却不明白。”

“我可以……”白折寒急急解释。

玉人又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曾经有个书生要我等他,可他始终没回来,一直到现在。”顿了顿又道,“我累了。琴曲已终,大人请回吧。”

白折寒负了手,指节泛白。默然良久,他道,“也好。你好好休息吧。”

用过晚膳,玉人正捡一本琴谱要看,沁烟到雅室门前通传道,“姑娘,有故人来访。”

“玉人姑娘,别来无恙。”温软绵糯的声音自门外传来,一个女子袅袅走来,她身着及地的玉色芙蓉罗裙,臂弯挽着一条绯色披帛,上面用金线绣出枝叶,琉璃嵌出花朵,虬梅图便盘绕在披帛之上,每个梅蕊处都坠饰一颗圆润的珍珠。身后跟着两个黄衣侍女,各怀抱一把古琴。

“白夫人。”玉人覆上面纱走出去,清浅一笑。

“姐姐还记得我,叫我一诺就好。”梅一诺落落大方,笑容明亮,“自从上次听了姐姐的《梅花三弄》,恍然明白‘三月不知肉味’是何感觉。谁知竟听说姐姐弃置此曲已久,真真是遗憾极了。索性,就请姐姐浪费清茶一杯,我们坐下来说几句话可好?”

玉人听得“梅花三弄”便觉不愉快,但见梅一诺笑容坦荡,不知她用意何在,面上仍浅浅含笑,道,“请。”

朝栀先斟了两杯酪浆放到青玉案上,默默打量了几眼梅一诺,整个人就如绷紧的弦。梅一诺是白折寒的夫人,来到这儿又一味强调“梅花三弄”,想是没什么好意。朝栀淡声向她道,“稍侯,我这便净手烹茶。”

梅一诺和玉人谈禅论诗,切磋琴论,气氛十分融洽。待朝栀将茶烹好奉上来时,梅一诺执过一杯茶,闭目闻了闻茶香,向她笑道,“好茶!”又转向玉人道,“夫君今日想必已来过琼花楼,我想了却夫君的一桩心愿。”

玉人没什么可说。

梅一诺扬手,侍女花姣、花姽齐施一礼,打开琴囊,将收在其中的古琴取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在青玉案上。花姣笑吟吟地道,“这两件,是血璃琴瑟。长安城中巧匠耗一年心血斫制,取义‘琴瑟和鸣’。”说罢,垂手退立到梅一诺身后。

梅一诺嫣然含笑,笑意没有一丝虚假,“夫君钟情姑娘已久,以此为聘,愿姑娘入白府。”

玉人摇头,“大人错爱,玉人不能接受。玉人已经遇见了良人。”

梅一诺缓缓吐纳一口气息,郑重道,“我可以让出夫人之位。”

玉人眸光淡淡看住梅一诺,“夫人以为,我是为了这个?”

“我知道姑娘与众不同,只想你明白我是真心。”

“夫人对大人情深意重,大人必定疼惜夫人。”玉人的笑意若有似无,“玉人无福侍奉大人。”

“姑娘三思。”梅一诺的真诚简直写在了脸上,她对白折寒的深情让玉人从心底泛出凄凉,玉人自问没有如此的胸襟和气度。

玉人收起笑意,认真道,“我已然心有所属,绝无转圜。况且我已经和别人有了婚约。”

“如此,便罢了。”梅一诺沉吟,起身笑道,“既是这样,是我和姐姐缘分尚浅,没有与姐姐朝夕相见的福分。告辞了。”

花姣、花姽礼数周全地向玉人施了一礼,抱琴离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人千里·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