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24章:繁花寂·二

《流光瘦·误琼楼》

第24章繁花寂·二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也不知有什么好的留给我,”玉人笑道,掣出一支花名签在手里,却又带出一支落在竹几上。黛兮执过玉人掉落的那支签,面色微变,签首是空白的,诗句是“无人共得东风语”,签子背面镌着“此间无花”。她不动声色地将签子收在广袖中,也随众人等着玉人的指令。

玉人手中的是一支桃花签,诗句为“不辨仙源何处寻”。

墨幽早就凑到一旁去看,笑道,“桃花,竟然是桃花!还好越魅不在,不然她必不肯让你得了去!”

签子背面镌着“世外人家”,众人点头赞道,“这签子确是有些意思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正好应景。玉人嫁给姑苏孟郎,可不就是神仙般的日子?——不愧为‘世外人家’。”继续看道是,“得此签者,孤绝出尘,举世无双。此为神仙人物,将赴隐逸之居,席中众人请赋诗相赠。”

“各位诗仙诗魔请慢着些吧,让我来。”墨幽道,站起身来在竹几前踱了两步,又在玉人身边踱了两步,看了看玉人,吟道,“美人世应稀,梧桐不肯栖。盈盈一回顾,满城着白衣。”

众人笑向墨幽道,“你这般叫我等让着你赋诗,便是听你这几句吗?”

玉人摇头,“不好,今日是雅集,便以茶代酒,墨幽该罚一大盏!”

墨幽眨了眨眼,委屈道,“玉人儿,偏生这签子说你是神仙人物,怎么转眼就变成饮马饮牛的俗人了?惜乎!惜乎!”

“罚不得了,墨幽真真狡猾!”玉人摇头叹了一叹,不理会墨幽,转动酒胡,酒胡缓缓停了,对上朝栀。

朝栀摆手道,“我便不掣签了。姑娘们是繁花,我只安心做我的碧草就够了。”

“姐姐怎么会是碧草,若这样论起来,我们这几人岂不是不该坐到这里来了?”曼若说着,指了指身侧的紫栖、芒思、雪夙。

墨幽便笑着将掣签瓶推到朝栀眼前,笑道,“朝栀的名字就是花,还推脱什么呢?别是栀子花签吧?”

朝栀这便掣出一签,签首是桐花,诗句是“晴日熏风笑越姝”。她默默读了两遍,将签子推到案上,“我是不懂这些个字的,烦请小姐帮我解上一解。”

玉人执过签子来看是“重门深掩”四字,下面几行小字,“得此签者,必得佳婿,庭院深深。此为深宅夫人,席中众人有幸睹其一舞。”

雪夙眼睛一亮,笑道,“这签可真真是好!今日我等有眼福了!早就听闻姐姐的盛名……”坐在她身侧的芒思轻轻拽了一下她的衣袖,雪夙便住了口,看朝栀脸色没什么不对,她不由疑问地向芒思使了个眼色。

芒思执起翠玉杯,对着灯火晃了一晃,轻轻摇头。

朝栀已经起身,“我依令便是,烦劳小姐为我弹一曲《秋风辞》。”

“玩了这么久,我该去换身衣服了。”墨幽忽然道,又请来玉人和黛兮一起回到雅室,三人的侍女自是相随的。墨幽摒退侍人,和两人径直进入里间,斟了两杯茶,随后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花木锦盒。

“这是我存了许久的两件东西,可是你们瞧瞧,搁的时间长了,竟也蒙了尘去。”说着用绡帕拭了拭,打开两个锦盒,一个盛着龙涎香,一个盛着南珠。墨幽的笑意很浅,“是两个过客留给我的,他们都曾许诺我,对我说,‘墨幽,等我回来娶你’。可是转身以后,都消失在人海里了。”

“分别就在眼前,这,就算是姐妹一场留下的念想,也让我绝断虚妄。”她慢慢将两个锦盒分别推到玉人、黛兮面前,向玉人道,“知你不爱熏香,我便送你一盒龙涎,”又向黛兮道,“知你不爱珠宝,我便送你一颗南珠。”

墨幽尽力维持着一缕笑意,可她不知道那笑意是如此苍凉。

玉人、黛兮收下了锦盒,一时无言。

“人世间,不如意的事才是最多的,既然无法避免,不如坦然接受。”墨幽坐到妆案棋前簪上一朵玉色芙蓉,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淡淡道,“纵使生来富贵,也奈何不得韶华沦陷。你两个从来都是目无下尘的,虽说年华尚好,可终有一天,你们也会归入尘世,有多少年华是可以虚掷的呢?好歹早些筹谋才是,不要再漫不经心。我们的身份又较别人不同,我们是良家子,足以嫁一个优秀的男子,一生安稳。”

“我是不必嫁人的,”黛兮幽幽道,“至于玉人,你更不必费心,她和你一样遇到了良人,都会幸福的。”

“确然,这番话主要是说给你听的,你说的‘不必嫁人’是什么意思?”

“姐姐不必再说,雅集主人该回去主持了。”黛兮起身,三人又回到溽彩敞厅。

黛兮正式向墨幽告辞后,拉起玉人道,“我该回去吃药了,玉人,你随我一起吧。”

喧嚣已远,两个人并肩而行。

空气中浮动着花香,石板路两侧的花木上错落排出许多琉璃灯盏,明亮而迷离。

“我也要离开了。”黛兮轻声道,“就在明日清晨,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不必为我送别。”

玉人点头,“也不知妹妹要往哪里去?”

“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呢。”黛兮的眸光落在小路尽头,漆黑得好似没有尽头,叹道,“随遇而安吧。去哪里都不重要,我已是时日无多。”

玉人蓦地红了眼眶,想开口劝慰,却知道黛兮必是不爱听的,便是说些什么,也颇感词穷。黛兮明白与人所思所感,也一时无言。

彼此心照不宣,便是一阵静默。

这时走在后边的子竹快走了几步,扶住黛兮道,“小姐,我们该转路了。”

“?”玉人不解。

“今晚我宿在无音馆。”黛兮咳了几声,她犹豫着终是把那支签收回广袖里,扶着子竹缓步离去,虚弱的笑融进夜色里。“今日一别,即是永诀。”

玉人的泪无声滑落。

夜已深,薄雾笼起小径,再也看不清繁花的颜色。

【言】

昨日到今日,共六更奉上,我的假日也结束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碎鸳影·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