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25章:碎鸳影·二

《流光瘦·误琼楼》

第25章碎鸳影·二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琴声空灵,如山间朝露,在萋萋蔓草中滑落,在阳光里透明着渐渐晞去,一曲《露度曲》,至静至清,这琴声已入禅境。

琴声渐渐停了,玉人压下仍在颤动余音的琴弦,正要起身离去,却听到白折寒的声音幽幽传来,“玉人姑娘的琴艺越发精进了,何止绕梁可以形容。聆得仙乐人应醉。”

已经习惯了无视白折寒的玉人,听到他突然开口,着实令她怔愣了片刻,“大人谬赞。”

听出玉人语声里的疏离,白折寒眉峰微攒,讥诮道,“姑娘真是健忘,在下姓白,名折寒,不叫‘大人’。”

“尊卑有别,小女子不敢僭越。”玉人垂眸,隔着重重珠帘仍做出一副恭谨的姿态。

白折寒的眸光黯了下去,“你还是不肯原谅我。”

“大人要我原谅你什么?”玉人语声仍是淡淡的。

白折寒默了片刻,唇角微挑,闭目道,“此曲听来与《雪禅散》异曲同工,甚为精妙,听得在下意犹未尽,烦请姑娘再弹一遍。”

玉人不再多言,琴声泠泠响起。琴声中有露,琴声中有烟,隐隐有凄迷的空茫,这琴声竟可以这样美!

又听了一遍琴声,折寒问道,“此曲何名?”

“《露度曲》。”玉人从珠帘后走出来,一袭白衣恍若隔世,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第一次见面,她想,也会是最后一次。一切都是空,是时候结束了。

她垂眸走来,没看见白折寒双目间乍现的光彩。

“听姑娘的琴,偶得一诗,堪堪可解此时我心。”白折寒噙起一丝微笑,“可有笔墨?”

“大人雅兴。”玉人微微一笑,向朝栀吩咐道,“去将案上的纸墨原样取来吧,”语声中有意无意地加重了“原样”两个字。

朝栀应声,转到里间,不多时端出一个青玉托盘,放到青玉案上。托盘中是一方墨砚、一支笔、蟠花镇纸下是一片暗香纨和一叠花笺。

玉人执起墨锭,坐在青玉案旁亲自为他研墨。

白折寒看着玉人,眉眼间满是温柔,执起笔写道,“寂寥高山大音希,流水无歌着白衣。滔滔骋逝连脉脉,绝弦只为钟子期。”

“大人的诗,写的还是这样好。”玉人点头称赞,移开镇纸,指间看似不经意地将暗香纨往下拨动,正露出花笺上每句诗的首字,“与折寒绝交书”。

白折寒淡淡笑着,装作浑然不觉的模样,“诗看完了,字写得如何?”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玉人含笑道。

白折寒慢悠悠放下笔,对上玉人的视线,“那么,我这个人呢?”

“我不会看人。”玉人的语声冷冷淡淡,转身回到珠帘之中。

“琴如从前,茶也如从前,帘是千重,案是青玉。你是你,我也还是我,都还是原来的样子。”白折寒踱到珠帘前,指间触动冰凉的珠子,他的唇边泛起凄凉笑意,“我们为何变成了现在这样?”

玉人缓缓摇头,“都过去了。玉人收下了别人的嫁衣,大人也已送了别人嫁衣,我们已经是背道而驰。”

“我以为,你的心是和我一样的。”白折寒笑意淡去,眼中一派迷茫,“我若还是旧时模样,就会不同的,是不是?”

玉人又是摇头,眸光淡淡,“你不该再来这里,我不该再弹琴给你听,你我,不该再有交集。今次把这一切都说清楚,算是一个了结。”

……本章完结,下一章“君已陌·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