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30章:客庄闲·一

《流光瘦·误琼楼》

第30章客庄闲·一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等待需要时间,”玉人抬起头,深深看折寒一眼,“我曾经用我全部的时间去等待一个人,可是等待能够得到什么?得到的,是曾经以为的良人变成负心人,是承诺变成无所谓轻重的伤害,还是等到自己终于领悟相遇本就是一场虚妄?”

她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掩住眸光,“折寒,你负了我。”

白折寒的面色苍白得厉害,沉默了,良久,他轻声道,“你不恨我,不怨我,你忘了我,玉人,你才真正负了我。”他左手抬起来,掀开玉人面上覆着的轻纱,“你的美貌令人惊叹,你的才华令人折服,可是这都不是我要娶你的理由。那时的我不知道,留下玉璧便是定下终身,我赶考的盘缠都是你的,我留下玉璧,是为了让你放心……”

玉人接言道,“因为玉璧是家传之物,你极看重,所以你怕我离开琼花楼,令你再拿不回这玉璧,”顿了顿,才又开口道,“所以,你让我等你。”

“是。”白折寒唇角紧抿,半晌,泛起一痕苦涩的笑,“可是当我得知玉璧的含义时,我是侥幸的,欢喜着的。”

“当我金榜题名时,我想到的第一个人是你。我在鹿鸣宴上,奉圣上之命弹琴,我想也不想就弹奏了《梅花三弄》,我知道自己是对你倾了心。”

静默,长久的静默。

微风拂过纱帷,发出簌簌的轻响。

“折寒,”玉人抿唇轻笑,声音低如呢喃,“太迟了。”

“不,还不迟,还是可以改变的。”白折寒道,“我曾想过,若你过得好就罢了,但见你今时形景,我做不到袖手旁观,嫁给我,做我的妻子。”

“你我之间只剩知音之谊,这样做不成夫妻的。”玉人摇头,眉心蹙起,眼前氤氲一片泪意,“你又如何知道我过得不好?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过,你也都明白,为什么还要纠缠?我已然为另一个人穿上嫁衣,我的心,我的目光此生都会追随他。他离开了,那时候他也让我等他。我等他回来娶我,哪怕是穷尽一生。”

“为他穿上嫁衣?”折寒苦涩一笑,看着她道,“你穿上嫁衣的模样他可看见了?他执的可是你的手,同他拜过天地的可是你?”

玉人怔住了,婆娑的水雾迷住眼睛,目光投向水榭外波光粼粼的水面,好似池子上方笼入烟雨蒙蒙,那一日的烟雨始终连绵在她的心底。

“玉人,我不忍心。”白折寒的语声微微颤抖,“我终于可以给你无忧的生活,可你的忧伤却全部因为别人。”

语声一滞,“玉人,一生那么长,把你的时间交给我,你不会后悔。”

“你有如花美眷,何苦困住我的似水流年?”玉人淡淡道,语调中透着彻骨的凄冷,抬手掩上面纱。“我累了,容我去休息。”

白折寒走到水榭边上,手扶雕栏,点头。

将要踏出去,玉人回头,“谢谢你接我过来,解我困境。”

素婉不知何时候在水榭外面,待玉人步下台阶时虚扶一把,低声道,“姑娘风骨真是教人钦佩!大人此时对姑娘尚有心,欲擒故纵若是用得过分了……姑娘是聪明人,不过有时候聪明过了头反而不好。”

朝栀走过来,隔开她扶着的玉人的衣袖,“这位‘姨太太’说的话,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您的夫君就在水榭里头,有什么话还是留给他讲吧,我们就不奉陪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欢未必·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