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31章:欢未必·一

《流光瘦·误琼楼》

第31章欢未必·一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珴奏出一段乐章,曲调悠扬,伴着她同样婉转的歌声,“春阑寂寞花梨,细烟缱绻屏西。阑珊骤风惊雨,点落黄昏影移。烛泪伴谁长滴,几抹飞云依稀。燕子难归旧寓,朱楼不见新泥。”

唱着唱着,慕珴的眼泪就直直淌下来,似两串水晶攒落。

她的唱词本就令人感伤,古琴呕哑顿挫的铮鸣更添七分幽愤之情。最后一声宛若裂帛的泛音终结此曲,就像人的心弦瞬间也在绷断,余音有些微微的凝涩。

玉人近乎感伤得不能自已,强迫自己敛回心神,“好琴,好曲,姑娘好才情。”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今日弹着琴,我忽然就明白了一些事情,”慕珴抬手拭去泪水,却是长叹两声,目光痴痴看着玉人,唇角勾了勾,笑意薄凉,“世上弹琴的人太多太多,他只希望弹琴的人是你,世上唯一的一个你。我这个样子,有什么意思呢。”

“玉姑娘这是在说什么,”素婉笑着打圆场,“茶要凉了,我们快些喝茶吧。”

“茶?我不喜欢喝茶,”慕珴指尖轻轻地拂过血璃琴,目光游离,“我喜欢酒,懂得酒。知道折寒他喜欢喝茶,我才开始学茶,可是呢,即便我手里的茶再好,终究熬不出真正的味道。”

“让姑娘见笑了。”慕珴起身坐回几案旁,向玉人笑道,“我邀你过来,其实只是想见见你罢了。今日没有雅筵,姑娘仍住在府里,看来,折寒接你进来,再没有让你出府的意思。”

慕珴又道,“我好羡慕你。”

“……”

“折寒放弃做翰林学士,放弃做清贵的侍郎,他不知费了多少的心思来扬州做监察御史,全然不是因为官场的浮沉迁贬,”慕珴看着玉人,一字一顿,“或许,他只是为了姑娘你。”

“……”玉人不知如何接言。

“茶凉了,我们也该散了。”慕珴执起一口也未饮的清茶,蓦地倒入几案旁作为装饰的耳瓶,“我想,这一生见到姑娘一面就足够了。”

若是再见,徒惹伤悲。

玉人放下玉杯,颔首,“如此,我便告辞了。”

慕珴点点头,慕珴的侍女起身送玉人和朝栀仍旧原路回去。

“姐姐,你且留一会儿。”待送走玉人,慕珴向素婉道,“我藏有一品长安的醽醁,还未开封,在园子里头的花树下埋着,稍后无春回来,我叫她为我们斟上几杯。”

“好。”素婉挥退自己的侍女,重又坐回几案旁,“玉姑娘何必灭自己意气,涨他人威风?”

“不要叫我玉姑娘,”慕珴的眉头微微蹙起,“你曾经和我说起她,说她很美,果然。你是看不惯我恃宠而骄么?折寒待我很好,你是想告诉我,都是因为她吧?”

“姑娘说的话真叫人一句都答不上来。”素婉微微笑着,摇头道。

“哦?”慕珴左边眉毛挑起,微哂,“我不需要任何的回答,因为我心中知晓答案。她的心里没有想要留下的意思,但是我却很想一直都留在这里。只要不是她,任何人就都不是威胁,姐姐在怕什么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欢未必·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