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33章:寄灵犀·一

《流光瘦·误琼楼》

第33章寄灵犀·一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梅一诺摇了摇头,起身出去。

玉人略抬眼,见白折寒施施然走进来,晨曦此时透过纱窗,霎那间模糊了他月白色锦衣的身影,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要回琼花楼。”

白折寒坐在她对面,“早膳用了么?用过早膳再说吧。”

“折寒,”玉人语声沉沉。

“好吧,”他无奈一笑,皱眉看着她,“接你过来,我原就没打算再放开你。”

“你把我留在这里有什么意义呢?”

“我说过,嫁给我,做我的夫人。”

“夫人?”玉人唇角勾起笑意,眼睛里泠泠泛起水雾,“我记得,在金榜题名之后的跨马游街,那个意气风发的状元郎已经是太师大人的乘龙快婿。”

白折寒眸光复杂,“玉人,我只愿娶你一人。”

“多情最是白郎,”玉人拂开眼角泪意,“你已经负过一个人,不能再负第二个,一诺很好,比我想象中还要好,是可以让我嫉妒的好。折寒,你可以轻易背弃我们的约,就算那个约定只是误会,但是一诺她,你是背弃不起的。”

语声顿了顿,“你囚得住我的人,却囚不住我的心。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放我自由。”

他摇头,唇角噙了笑,意味不明,漆黑的眸子没有一丝温度,“只要你在,就是好的。”

玉人摇头,语调中听不出什么情绪,淡淡道,“我在琼花楼这么久,第一次知道有人可以将雅筵开得这般绵长。不过,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或迟或早,总会有一天一切都会结束的。”

他定定看着她,半晌,唇角勾起苦涩弧度,“如若能留你在这里,雅筵,就算开一生一世又何妨?”

“如此……”玉人迎上他的目光,面色平静道,“我既是你‘请’来弹琴的,岂有不出席雅筵的道理?我要弹琴,给赴筵的众人听。”

白折寒垂眸把玩着手中瓷杯,半晌,他道,“好。”

因时季夏之末,暑气在午间犹盛,雅筵便设在留园的竹林中。林间修竹丛丛,中间有一道清幽的小径,众人沿着小径便可以来到竹林正中敞厅般的小筑。

竹林的北面有一方水域,名沉梦湖。沉梦湖波光粼粼,其中泛起一叶小舟,玉人在舟中弹琴。

众人在小筑中议论清谈,耳畔不时有微风拂过竹叶的声音,更有琴声隔水传来的妙响,清凉而又自在。

玉人静静弹着琴,小舟上纱帘扬起的瞬间,一双璧人的身影蓦然撞ru她视线。

——孟玠和瑶光,他们身着同样的紫色锦袍,锦袍的下摆交织在一起,凄迷的色彩好似天边正好的云霞,也像同心结。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他们应该是就要离开雅筵了。

她目光痴缠,紧紧追随着孟玠,看他谈笑风生,向众人潇洒作别,看他对瑶光低语,一副温柔模样。眸光稍移,看到倚在他身畔的瑶光,笑容灿烂,瑶光也终于少了几分孩子气,露出新婚的幸福模样。

她贪恋地看着他们,看他们的身影走上小径,渐渐走来,渐渐远去。

玉人的面上始终含着笑,笑意有一些僵硬,转换曲调,拨动出热闹的乐章,她的心声不在指尖,也不在弦上。

乐音欢喜,心声伤悲。

孟玠似是有感应,侧了头看过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寄灵犀·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