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5章:滴水因

《流光瘦·误琼楼》

第5章滴水因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本是无心的一句话,却好像一颗击起水面涟漪阵阵的石子,虽然这石子微不足道,但水面久久难以平静。

各有所思,玉人如此,白折寒亦如此。

原来如此。

真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

白折寒这才明白久久徘徊不去的熟悉感是因为什么,画中人,正是玉人的形容。摇头,眸中几分黯然,“这画是向月兄所作,我怎么会这样神乎其技。”

而且,静思古琴的雕工,仿佛与白玉瓶的雕工异曲同工。

瑶光根本不在意其他,只是一心欣赏着画。

朝栀、绯茉寻了茶杯,给众人各斟了一杯茶。

绯茉向瑶光道,“小姐,茶来了,你是不是要坐一坐?”

瑶光这才离开画案,坐到椅子上,悠闲地拈起一块点心,“‘学’令人痴,画画我也不学了,向先生画得那么好,我是一定比不过的,懂得欣赏就够了。”

朝栀立即接口道,“姑娘这话说得太对了!无论做什么姑娘你都这么投入,真是有些怕人呢。”

瑶光无所谓地笑笑,“因为喜欢,所以投入啊。”

“我知道你最喜欢舞蹈,倾城舞学得怎样了?”玉人问道。

瑶光用茶杯盖子浮了浮茶水,“这个嘛……”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高扬的,“玉人!”

这一声呼唤悠长而绝望,听起来伤心至极,颇有些可怖的感觉。

瑶光好好的一口茶差点没有喷出来,撂下茶杯,推门,气呼呼地喝道,“哪个在外面装神弄鬼的!”

一个容颜姣好的女子,纤细而瘦弱,倚入门内,就如一枝带雨的梨花,呜呜咽咽地哭泣着。

走进来到玉人跟前时,忽地直挺挺跪下,泪如雨下,“琴首小主,求您救救素婉。”

“你快起来,有话慢慢说,”玉人眉心微蹙,关切道,扶起她坐在自己身旁。

“素婉不想……不想,出了琼花楼去……”她的声音略微沙哑,却有别样的质感,抽噎道,“舞首小主,她是绝不会理睬……我这样……不相干的人的。素婉知道,如今只有您……心善,能……能救我了。”

“必是她犯了错,华姑不可能无故就打发了人出去。”朝栀在一旁打量着她,冷冷地道。

“是,是我……不小心割伤了客人的手臂。”素婉哽咽着,将她的经历娓娓道来。

素婉只是一个排名微末的舞姬,从来不受重视。

这两日,一个客商在她的雅室观舞,迷恋她的美色,便要将她娶回家去。这个商人已经有了十几位夫人,且年岁已近花甲,素婉却尚在花样年华。她不愿从此庭院深深,一生时光就在挨不完的更漏中消磨,年华渐渐老去。

她很怕自己会被商人给出的钱财利益比下去,所以……眼中忽而掠过一丝凌厉,“我不想嫁给一个那么老的客商,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

一席话终了,又是跪到地上。

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晶莹剔透,楚楚可怜的样子令人顿生恻隐之心。

瑶光听到这样的话,平日里虽是没心没肺,此刻却也无限感伤,道,“今日是她,来日便是我。”绯茉在一旁忙着宽慰,“没事的,没事的,小姐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玉人轻叹。

“你在这楼里几年了?”

“三年。”

“你想要我如何帮你。”

“求您收我做侍女,素婉便感激不尽了,结草衔环,定会报答琴首小主。”

“我有一个朝栀便已经足够。”

“素婉愿意做一个粗使丫鬟。”

玉人沉默了。

“素婉无怨无尤,命该如此。”素婉苦笑,决绝地起身,眉眼间满是冰冷,没有一丝生气,向玉人施了一礼,“素婉打扰琴首小主了。”

众人看她如槁木死灰一般的神情,想是她心中已经做好打算,宁死也不委身做妾的。

玉人并不理会,转向白折寒道,“公子没带随从,我想也该添个侍女了。”

众人都是了然一笑。

素婉顿住了脚步,回身下拜,晶莹的泪凝在眼中,红着眼眶,“多谢琴首小主。”

“我并没有帮你什么,谢我做什么。”玉人淡淡一笑,起身携朝栀离去。

庭前一棵巨大的柳树,绊惹寒风,纵然在冬日里少了生机,却总不至于绝望。

……本章完结,下一章“雪无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