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6章:雪无声

《流光瘦·误琼楼》

第6章雪无声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梅花二弄茶香乱,世事纷纷一声叹。只影伶仃向日边,闻香不忘青玉案。请用梅花膳第二弄,‘百尺老松衔半月’。”

状若透明的梅花冻凝在白玉盅里,宛若百尺老松,中有白茯苓末、人参末结成半月形。梅花香中含着淡淡的甘香气息,清而不腻,玉人吟道,“秋山野客醉醒时。”

折寒莞尔。

散音如钟鼓声声交错,仿佛在极深的冷寂之中,梅花傲雪独立,盛放。渐渐地,琴音盘旋而落,清风徐来一般。

“梅花三弄月色新,素手调弦泪一襟。偏向曲中寻折柳,冰魄无声照古琴。”素婉颔首,将最后的玉碗放到玉人面前。“请用梅花膳第三弄,‘如花更绕落梅前’。”

点点细小的白梅花瓣剔透着,浮泛在玉碗中,清茶平添了三分香气。玉人闭目闻香,品茗,“似絮还飞垂柳陌。”

紫竹茶漱口,松香帕拭口,之后,玉人掩上面纱。

素婉和几个小侍人仔细收起餐具,施礼离去。

一曲听初彻,几年愁暂开,琴曲渐渐终了。

白折寒起身,将令凤古琴放在青玉案上。

“你是在向我告别?”玉人展颜微笑,不过那笑容难掩黯然。

“是。姑娘曾说我是你的知音,我看,你才真正知我。”折寒点头,“向月兄说是我该上京了,已经给我备好马车,这就要走了。”

玉人默了默,唤来朝栀取出早已备好的行装钱财,交到折寒手里。

朝栀又仔细叮嘱了一番独自出行,注意身体的话,“算了算时日,春贡之期已经不远了,孟公子却还没回来,小姐早就备下了这些,公子此去,一定要金榜题名。”

白折寒无法推拒。

“此行就公子和素婉两个人么?”

“素婉留下,我一个人就行了。”

“不行,公子不谙世事,还是多几个人吧。胡笳十八安排的是哪个驾车人?”玉人打断折寒的话,“朝栀,你快去安排,让素婉和路遐随他同去。”

“是。”朝栀一礼,匆匆离去。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折寒将腰间的佩玉解下,放到玉人手里。

这玉璧由纯白的水玉制成,没有一丝瑕疵。触手生温,云纹环饰,其间不规则地雕镂了十几个“白”字,字体手法各不相同。

“大恩不言谢,”折寒道,“这是我的家传之玉,你先收着。”

玉人犹豫了一下,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

琼花楼外。一辆典雅的马车。

朝栀还在交待素婉在外的一应事宜,素婉不断点头称是。

路遐在一旁笑了笑,黑眸深沉,“你是看轻了我们胡笳十八呢,还是太看重白折寒。”

朝栀也笑了笑,施了一礼,“有劳先生了。”

路遐点头,飞身坐到马车上。

白折寒和玉人相对无言,静默着。

折寒轻声道,“不要嫁人,不要离开,不要让我找不到你。”

玉人点点头,眼眶微红。

“准备好了我们就快启程吧,看起来天气不大好。”路遐看着两人似乎要永远静止在这里的样子,淡淡道。

虽然心中万语千言,到了嘴边也只是两个字,“珍重。”轻纱如雾,掩不住玉人梨涡浅浅,眼中却升起氤氲的雾气。

马车辚辚,渐行渐远。折寒突然掀开车帘,回头,“玉人,记着我说的话,等我回来。”

这是一句盟约吗?

玉人点头。挥了挥手,眼泪终于止不住,滂沱。

手中握着折寒的玉璧,紧紧地,他说的每一句话都铭记在心里。

眼看马车已经到了街巷的尽头,在街巷的转弯处隐去,眼前就只剩寻常的风景,一阵清脆的銮铃声细碎而轻微,在她的耳中,听不见任何喧嚣。

雪,在此时飘然落下,纷纷扬扬的。

玉人看着漫天的飘雪,感觉这场雪仿佛永远也不会停。

一袭白色的曳地长裙,长长的裙裾迤逦在地上,落了一重薄薄的雪,美而忧伤。

……本章完结,下一章“雪禅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