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光瘦·误琼楼 [目录] > 第8章:彼泽集

《流光瘦·误琼楼》

第8章彼泽集

鸷鸟之不群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孟玠随染雾走到二楼回廊的尽头,雅室中,清灵明透的乐声静静流淌。门上一方紫檀小匾,行书飘逸,“兰涧”。匾旁一个竹铃,垂下一条碧绿色的丝带。

染雾轻摇竹铃,推门,一室兰香清雅。

进门的竹案后面,一个蓝衫青年左手支颐,慵懒地歪在案上,面前的琼浆美馔丝毫未动。头发在紫金冠中一丝不苟地束起,美目微合,看到孟玠的到来,唇角微微扬起,算是一个微笑的弧度。

“阿玠,许久不见。坐。”那人将孟玠让到身旁,斟了一杯酒,“来扬州怎么都不到我家里?”

“我没有你那么清闲,小住几日,就要赴京赶考了。”孟玠摇头,嘴角牵起一丝玩世不恭的笑。

那人浅饮一杯酒,似乎很意外,“老爷子怎么想着让你考功名了?一定是他不让来找我的,改日我带几坛陈酿去拜访他一下,看他怎么说。”

“不用了,他外出云游去了,估计一年半载的不回来。前几天就因为这件事耽误了行程。”

那人点头,“我知道你不是正经贪图功名的,又何必去呢?倒是你的那个侍读,他该考个功名。”

“折寒是我的兄弟,不是什么侍读。”

“都一样。”那人神情倨傲,默了默,微微一笑,“我办了一个品茗雅集,明天在城外的彼泽山庄,反正你启程也不急在这一时。这楼里最好的琴姬舞姬我都请来了。”

孟玠本要推辞,但是听到玉人也会参加,便立刻点头应承下来,“好。”

淡蓝色纱幕垂挂,隐约可见一个女子侧身坐在里面,青丝半挽,余下几缕发丝静静地垂落。黛兮。

她弹的是凤首箜篌,龙身凤形,连翻窈窕,缨以金彩,络以翠藻。紫檀为琴身,冰丝为弦,乐声叮咚,如珠玉轻击,天籁一样飘渺。

第二日。

城外多丘陵,一片翠绿的松林前面,一个竹屋,门前停着许多贵丽的车辇、马驹,家丁仆役止步在此。一个红衫少年立在松林边,气度出尘。看到孟玠,一揖,“公子,请,”上前引路。

穿过松林,走到古朴的大门前,旁边一石,刻着“彼泽山庄”四字。轻叩门上的青铜兽首门环,另有一个橙衫少年开门。

只见一面巨石横在眼前,中间一道夹缝,橙衫少年一礼,“请。”自己先往夹缝中走去,孟玠走在后面。逶迤走了几十步,豁然开朗。

入目一片竹林,数不清的竹子,苍翠参天。黄衫少年等候多时,一揖,“请。”

孟玠摇头,真是充分见识了岑星眿故弄玄虚的手段。

穿过竹林,又见一道翠嶂。中有三条幽幽的小径,石板铺就,绿衫少年一揖,“请公子选择一条路径。”

孟玠择了中间的那条小径穿过,进到一个梅园中,梅树千姿百态,宫粉梅、红梅、照水梅、绿萼梅、白梅、大红梅、碧意梅、玉蝶梅、洒金梅琳琅满目。蓝衫少年深深一揖,“公子,请。”

身上染了馥郁的梅香,终于看到一排小筑,没有朱粉涂饰,一色的白墙黛瓦,如水墨画一般出现在眼前。孟玠舒了一口气。

岑星眿已经迎了上来,“阿玠,你终于来了。”

孟玠扬起一抹笑,“好个所在,星眿,我看你这里称为桃花源最好,何必说什么彼泽山庄。”

……本章完结,下一章“墨筑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