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时空觅君心 [目录] > 第21章:刺客

《穿越时空觅君心》

第21章刺客

逆着光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无边的沉默弥漫在我们之间,夜风轻轻地拂在脸上,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在荷塘边躺下,而他,亦没有出声,只是并排着躺在我旁边。

看着天上圆圆的月亮,突然好想回家,好想爸爸妈妈,还有哥哥。是不是人在脆弱的时候才会想到家人呢?

既然楚哥哥己找他属于他的幸福,这个时空己没有让我眷恋的事物了。

我也该回去了,很快,我便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他(她)们了,想到这我便释怀了。

“司空墨,谢谢你。”我转身望着身旁躺着的他。

我没有想到他今晚会这样默默地纵容我,陪着我,撇开他之前的行为,今晚的他真的可以称之为体贴。

他没有动,许久,久到我以为他不想说话的时候,他却开口了:“以后留在我身边,好吗?”

我失笑地望着他,这算什么?表白吗?可这也太不合时宜了。

“司空墨,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我试探地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想看到你难过,不喜欢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不看我,声音中透露着一丝茫然。

我叹了口气缓缓地道“你对我只是一时的好奇,新鲜,可能是因为我的忤逆吧,你是太子,一直以来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对你。

而我,一再的反抗让你自尊心受挫,所以自然而然地你就产生了征服的想法,所以,你不是真的喜欢我。”

不知道这番话是说给他听,还是在说服自己。我己经想好要回去了,所以在这个时空我不想再有任何牵绊了。

“是不是喜欢用不着你告诉我。”他恼羞成怒地起身,顿时霸气自负的司空墨又回来了。

刚才那个温文如水的男子或许只是我一时的错觉,我失笑地摇了摇头。

可能我潜意识里己经不敢相信爱情了吧,我害怕再次受到伤害,而且我要爱情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而这样的感情,司空墨,他给不起。

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呼了口气,虽然心里还会痛,但舒坦多了。

“我走了,再见。”此时的我才记起风无涯和我的约定。

我正要迈开步子,却被司空墨捉住足踝用力一扯,我顿时重心不穏地再次跌倒。

“不准走。”他霸道地搂着我命令道。

“放开我。”我微怒地瞪着他,此时的我好死不死的刚好趴在他身上,姿势暧昧极了。

“不放,今晚留下来陪我。”他的舌咬住了我的耳垂,该死的,他竟然在勾引我。

他当我是什么了?前一刻为别的男人哭,下一刻就可以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的女人吗?

我颤抖地任他在我耳边厮磨着,心中己闪过一计,对付他这种霸道的男人,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我主动地贴上我的唇,手己伸入靴子里,那里有我藏的一把匕首,本以为进皇宫要搜身的,还好有风无涯的身份让它得以带进来,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当匕首成功握在我手里时,我趋他不备时蓦地推开他,匕首贴上自己的脖子,冷冷地看着他道:“放我走。”

他又惊又怒地看着我,仿佛没想到前一刻还在和他缠绵的女人下一刻竟然兵戈相对。

“你,就这么讨厌我?”他神色复杂地看着我,脸色铁青。

我没有再出声,只是加重了匕首的力道,血从我匕首上溢了开来,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分外妖冶。。

我知道,我是在赌我在他心目中的份量而已。

许久,久到我以为我输了时。他出声了:“你走吧,不过你记住,下次再遇到时,我绝不会放你走了。”他眼里闪过一丝坚定。

“多谢。”我无心探究,亦不想了解,我缓缓地退到离他数十步的距离转身就跑。

我知道,我只不过拖了一会的时间,以他的武功追上我绝对是易事,所以我一刻也不能停。

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我确定的己经离刚才的别苑很远了才停下。

我扶在一个桥廊上大口喘着气,抬头认真的打量着周转的环境,我正站在一座长长的桥廊上,桥廊下是碧绿的荷池,借着月光,还能看到一些嬉戏的小鱼。

而且桥廊上每隔不远便有一座亭子,亭子的四周缠满了纱曼,此刻正随着晚风中飘荡着。

真美,不禁感叹皇宫的人懂享受,却忽略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那就是,我迷路了。

即便是在21世纪处处有路标的时代我都常常迷路,何况这像个迷宫一样的皇宫。

天哪,这皇宫怎么这么大,而且这桥廊怎么好像走不到尽头似的,这是我转悠了半小时后发出的感叹。

走了N久我发现我还是没走出去,而且怎么每个地方看起来都一样啊。

我累得趴在桥廊上,真是欲哭无泪,我根本不敢问路,碰到宫里的宫女侍卫我只能躲。呜呜,谁让我做贼心虚呢,我不想连累凌楚。

况且我现在头发披散在身后,一看就知是女子,但衣服却又是男装,真怕人家把我当刺客给抓了。

对不起啊,无涯哥哥,我小声地忏着悔,早知道就该听他的话不要乱走了嘛。

“谁,谁在那里?”突然一声喝声把我惊得差点摔下桥廊。

不是这么衰吧,我己经这么小心了,怎么还是被逮着了?怎么办,不会真的把我当刺客给抓了吧?

只见一抹高大的身影从离我最近的亭子里走出,汗,刚才我怎么没看见那有人啊,都怪那些飘来飘去的纱曼,我顿时迁怒于无辜的纱曼。

怎么办?我该怎么回答?我紧张得手心冒汗。该不会把我打入天牢吧,我顿时脸色惨白,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都浮现在我脑海里。

“抬起头来。”来人己到了我面前,我却不敢抬头,只是紧紧地拢紧衣领遮住脖子上划出的血痕,眼睛死死地盯着鞋子看。

在我还来不及想到理由下腭己被人捏住,我心里暗骂这古代男人怎么都这么变态,个个都喜欢来这招,动不动就捏人家下巴,真是让人非常不爽。

不得己地抬起头,我蕴怒的眼睛对上了一双如宇宙般深遂的眸子,晕,又是一个帅哥,我现在己经对帅哥麻木了,这古代仿佛盛产帅哥似的。

司空墨的美,是一种霸气夹杂着妖冶的美,风无涯的美,是一种温柔夹杂着一股出尘的美,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是一种危险夹杂着蛊惑的美,仿佛樱粟花般明知不能靠近却忍不住地受吸引。

我倔强地望着他,长得帅又怎样,我己不是当初的花痴女了,现在的我对帅哥有一定的免疫能力了,更何况今晚的我根本没有看帅哥的心情,想到这心里又抽痛了,哎。。

“你是哪个宫里的丫头?”他看了我半晌突然笑了。

“我不是这里的丫环,我只是迷路了。”我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因为我实在没想出什么好的谎话。

“哦,那你怎么会在皇宫?”他眯着眼危险地看着我,我心中警铃大作,他该不会因为我不是皇宫的人而杀我灭口吧,想到这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别误会,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不小心逛得迷路了。”我急忙摇着手表明立场,谁知手上的匕首就这样暴露在他面前。

我急忙把手上的匕首扔进荷池:“这个,不要误会,这只是。。”天哪,真是越解释越乱,该怎么说?

“皇宫岂非任何人都能进来逛的?况且还带着利器,快说你是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他突然靠近狠狠地说,靠,他一定把我当成刺客了。

亏我刚才还觉得他是帅哥呢,真是的,变脸变得这么快,我心里不爽地想道。

我该怎么说呢?难道说是风无涯带来的,不行,这样一定会给他惹麻烦的。司空墨,也不行,被他抓回去我就完了。

“在想着怎么捏造谎话吗?”他猛地攫住我的手腕。

“啊,痛,你轻点。。”靠,力气这么大,想捏死我啊,我愤怒地瞪着他,即使是俘虏也是有人权的。

“知道痛就说实话。”

“好啦好啦,今天是公主大婚,听说各国使臣们都会来参加,我是偷偷溜进来凑热闹的,然后就逛着逛着就迷路了,然后就被你抓到了。”我扯了个连我自己也觉得荒谬的理由,没办法,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以为皇宫是摆设吗?随便也能溜进来?逛逛需要带把匕首逛吗?”他显然不相信我的话,我被这匕首害惨了,一时词穷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我顿时恼羞成怒道:“不信算了,抓我去天牢吧。”

他显然对我的反应一怔,然后一脸兴味地道:“我有说要抓你吗?”

“靠,你到底想干嘛,要杀就杀,烦死了。”我脾气顿时暴发了,士可杀不可辱

“哈哈...脾气倒是挺倔。”他突然大笑,我可以肯定这男人绝对是变态,以欺负人为乐。

“有趣,你倒是第一个敢这样跟我说话的人。”他突然松开我的手,负手而立。

“怎么每个人都这样说,就不会换点别的台词吗?”我小声地嘀咕着。

看来古代的女人也太迁就男人了,让他们男人都成了自大狂,所以才个个觉得我特别。司空墨,风无涯如此,而眼前的男人,亦是如此。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是说你要么放了我,要么杀了我。”

“如果这两样我都不选呢?”他似笑非笑地望着我。

我顿时寒毛直竖,天哪,这人该不会是要囚禁我折磨我吧。。想到这我脸色由惨白变得惨绿。

他好笑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明明在害怕却强装镇定,只见她一头长发披散在身后,一袭男装,夜晚这样的装扮出现在他的皇宫里,想叫人不起疑都难。

她勾起他的兴趣了,好久没有人像她这样和自己说话了,有趣,一个决定在他心中悄悄形成。

精光闪过他的眸子,他唇微微弯起,心中暗道,我宇天泽要的东西,向来没有得不到的。

“我决定了,从今天起你就当我的贴身侍女吧。”他突然出声打断我的思考。

“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过了五秒,消息终于传到大脑,靠,当侍女,他以为他是谁啊?我才不要当人家丫环呢。

“不要,我要出宫。”我坚决地回绝她。

“你以为你有说不的权利吗?”他挑了挑眉眯着眼靠近我,仿佛我是那笘板上的肉任人宰割,这个想法真的很恐怖。

我知道这是危险的预兆,我拔腿就想跑,却被他一把攫住手腕,下一秒,我的双腿己是凌空而起,他居然抱起我来了。

靠,今天什么日子,竟然一晚上被三个男人抱着,我懊恼地低咒,心底暗加了一句虽然有一个是我喜欢的。

“你放开我,你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吗?”我双手拍打着他,试图挣脱下来,可我的力道对他根本像是蚊子一般,第一次我这么懊悔男人与女人力量的悬殊。

“你个混蛋,大色狼。。”就在我不住叫骂时,他皱了皱眉,在我颈后一击。

我就这样陷入了无边的黑暗,这个混蛋竟然打晕了我,这是我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侍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