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目录] > 第14章:上卷:柳河源 :陈柳的故事(4)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第14章上卷:柳河源 :陈柳的故事(4)

钟奋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他平时跟刘蛇医交往较深,还跟他进山去采过蛇药。刘蛇医只治蛇伤,自己却从不抓蛇。第二天,篾匠带着女儿去采蛇药,采了半背篓,回家就熬水给自己洗了个澡。他听人讲过,会抓蛇的人,手上是涂着蛇药的,蛇闻到蛇药的气味就不敢咬了。他这样用蛇药水洗个澡,身上的蛇药气味更浓,抓蛇就万无一失了。

爹,我怕吃蛇胆……

不怕,吃了眼睛就会好……

你敢抓蛇呀?

我身上有蛇药,蛇就不敢咬我。

傍晚时分,他手握一根竹棍,腰上挎篾刀,他时时刻刻都不忘带上那把篾刀。带着女儿到附近去找蛇,很快就在草丛里看到一条小蛇,他用竹棍按住蛇头,就这么轻巧抓起来了。他将小蛇头用钉子钉在竹屋前那棵水杉树上,用这把在岳母娘家找到的小刀剖开它的肚子,取下还有些微微跳动的蛇胆,放进女儿口里,让她喝口冷水,要她猛吞下去,不要怕!父亲在一旁鼓励她,她眼睛一闭,吞下了这个蛇胆。

爹,吃下去心里冰浸,好舒服!

篾匠微微一笑望着她,深情的摸了摸她的头:

明天再吃一个!一天一个,你的眼睛就会好!

蛇肉他们就开汤吃了。女儿说汤真鲜!

第三天,他就带上蛇药背着背篓,正式去抓蛇了!枫林寨有位老人会抓蛇,他习惯握着蛇的尾巴,让它倒挂着。当蛇反转身慢慢将头伸上来时,他就轻轻甩几下,蛇又倒挂起了。篾匠也想这样抓条蛇看,他们很快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一条蛇,他学着老人的姿势,将这条蛇象拾贝壳式的抓起,蛇反转来咬它,他赶快握住蛇的尾巴抖动,将它倒提起。这个方法果然生效,蛇无法咬到他,他就将它放进了背篓里。他用这种方法,一个上午抓了三条蛇。下午他们继续出去,又抓到了四条蛇。为此,他精心编织了一个专供装蛇的竹背篓,背篓下面大口子小,口子上有一个精巧的盖子,盖子的一侧装有一个小竹栓。蛇装进了背篓里,就有办法将它弄出来,只把背篓盖打开一点,让蛇慢慢伸出头来,然后猛然压住,用手握住它的七寸将抓起,用钉子将它的头钉在那棵水杉树上,几下功夫就剖了。

他捕蛇无师自通,越捉越顺手,不再需要提蛇尾巴,而是可以将抓起来,象老朋友一样去玩弄它,将它套颈脖上,让它自由的在手臂上面滑动。女儿也变得不怕蛇了。敢将蛇套在自己颈脖上,蛇不会咬她。父亲用蛇药水跟她洗了澡。一个月下来战火辉煌,他先后抓到了一百多条蛇!后来,他一天要剖两条蛇,女儿吃个蛇胆,他也吃一个。这种治疗的方法,确实效果非常好!女儿眼睛渐渐迎风不流泪了!脸上的气色也变得红润了!不到两个月,她的眼疾就痊愈了!篾匠感到自己的眼睛,比原来也好使多了!

篾匠原来在私塾先生家三年,既是他的义子,也做了他三年学生。他就将自己在先生处所学到的知识,再教给他女儿。教她识字写字,背《三字经》、《增广贤文》等,他全凭着自己的记忆教,好些字东西自己忘记了。就没有办法教女儿了。

突然有一天,他追赶着一只野兔,当穿过这片竹林后,猛然发现对面山上有人!仔细察看才隐约看清,那边有条小路通到山下。对面或许就是云雾山通往贵州去的那条小路?他眼睛不由一亮,产生了想从这里到山下去的想法。他想挖点药材下山,从那边换点油盐上来。时间已经过去半年多,别人也许将他们忘了。或许见到了,也认不出了。何况还是到另外一个省去呢?他决定冒一次险。

如果判断正确的话,他们居住在湖边这块地方,很有可能就是杏花村的山背后!他们在茂密森林中奔波了几天,找来找去竟找到最危险的地方来了!篾匠惊了一身冷汗!他们回到竹屋,再仔细察看四周地形,没有人烟的迹象。更让他放心的是,不错,这里确是杏花村的山背后,但准确地说,翻过这座山,那边还有座山,那座山的背后才是杏花村,等于有两道天然的屏障。尤其这座山背后,全是鬼斧神工般的陡削悬崖,别说是人,连猴子也很难立足,前面还有一片茂密的森林,出了林子还有这条湖。篾匠对这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园,又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篾匠采了一些草药,天刚蒙蒙亮,带着女儿横插到那座山,不错,确实是云雾山!他们顺着小路下去,山下果然是贵州一个小镇。他首先来到一家小理发店,他要那位理发师傅帮他理理发,他拿些药材给他。这位老师傅一看,背篓里确有不少好药,就欣然答应。边理发还边打听篾匠的情况,篾匠说自己是个外乡的落难人,老婆死了,家里又起火了,自己一无所有,就靠采药为生。理发师傅很同情他们,留他们吃了中饭,还送了一件衣服给陈柳穿。篾匠干脆这些草药都给他,懒得到街上去卖,主要还是担心在停留太久不安全。恰好理发师傅的岳父是药店的,药店大量需要药材,就给了他五块钱,叫他以后有草药就送来,他包收。价钱根据药来,如果能多采到一些七叶一支花这样的好药,一背篓可以给他十块钱!篾匠满口答应。他用五块钱买了些盐,又在那个理发师傅的帮助下,买了几个不用粮票的发饼,背着女儿又上山了。回到家,一轮明月沉在湖底,他们坐在湖边,开始细细吃着发饼……

篾匠与理发师傅交成了朋友,理发师傅还与外人讲,篾匠是他的远房亲戚。篾匠以后就可以放心大胆送药材下山,换些吃的东西上来。他还想到了在山上做篾,拿到山下去卖。这个念头一闪现,很快打消了。这里离柳河源近,毕竟只隔一座大山,很容易暴露目标。说不定这里的人,也知道柳河源出了个篾匠杀人犯!

为了生存,他小心谨慎,胆大心细,在理发店又结识了一个餐馆的厨师,他问他能不能抓到蛇?价格根据蛇的大小毒性而定,蛇越毒当然越贵,五步蛇虽然麻不丁一点,一条也可以卖到两块!他要用蛇泡药酒,用蛇肉做道菜,自己爱吃蛇胆,蛇胆还能卖给顾客。所以有多少,他也包收多少。这比采药来钱快!他喜饱了!又多了一条生存之道!后来,他通过这位厨师,经常用蛇换些油米盐上山,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就这样,他们在深山老林一晃呆了四年,陈聊也九岁了!父亲后来还买了本小字典,教她认识不少字,她还能背好多首唐诗呢!他们从小镇上返回大山,她再也不用父亲背,而是一路小跑,步子奔得父亲还快!

……本章完结,下一章“上卷:柳河源 :陈柳的故事(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