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目录] > 第40章:情漩涡 :生命的洗礼(2)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第40章情漩涡 :生命的洗礼(2)

钟奋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汽车送我们到德钦一个小镇,就不再往前行了。格导说,这里离他家要步行走半个小时,而从他们家到雨崩村,则还要走整整一天的山路。这段山路还好一点,再往前行路况就非常糟糕了!过明永冰川时还充满危险!大伟兴奋了!旅游如果没有点刺激,就不痛快!要敢于冒险,才有生活!进藏就是体验一种新的生活!格导笑了笑,他要我们放心,到了雨崩村不会丢下我们不管,他会找一个马帮护送我们,不过这一路都不好找车,要我们作好徒步旅行的思想准备……

我们在他家住了一晚,就直奔雨崩村。他在家找了一条扁担与我们挑着行旅,竟让我们空手行走。他说自己有的是力气,别说这点东西,就是担上一百多斤,走一天山路也没有关系。他在前面带路,兴致勃勃与我们不停聊着天。

知道吗?雨崩村还有来历的,传说是沿着米粒找到的!知道吗?有一个老头经常到山外的西当村来借米,每次回去时走到山顶转弯处,就会突然不见了!那里有一块大石头。当地人就察觉到这是个神仙,一天他又来借米时,村民在他的米袋下戳了个小洞。村民就沿着他漏落在路边的米粒,一直找到了那块巨石边。米粒线就是从这里断了!村民对这块巨石感到好奇,就发动全村的人将这块巨石翻开,原来石头下面有个村庄!这个村庄就叫雨崩村……

格导一路讲着故事,我一路欣赏着四周的景色。西藏的天空有一种让人赏心悦目的蓝,蓝天下的空气格外清新,还透着芳草的气息。云层则是厚沉的,象浮冰一样悬挂在上空。我们放松心情,空手步行,感到非常恬意。大伟看上去更是兴奋,与格导并排走在一起,宁姐与琴琴紧跟其后。格导讲得差不多了。宁姐想到了什么,开始与我们商量,她现在想推翻既定方针,这一次我们不去拉萨,而应该到墨脱去!

我们到一次西藏不容易,拉萨以后坐飞机还可以去?墨脱是全国惟一不通公路的县!在雅鲁藏布江大转弯处,是旅游探险的最佳去处!然后我们到波密——海子山——理塘,再从成都这边返回!大伟完全同意,琴琴也表示赞成。我却不能完全顺着他们的思路走!我们这一趟拉萨是必须要去的,到了西藏不到拉萨,不就等于白来了?解决的办法很简单,这一路看从那里离拉萨最近?八一?好!就从八一达车到拉萨,到了拉萨之后,再搭车返回波密,到墨脱去!

也行,这样就两全齐美了。出来玩,就要玩个痛快,少留遗撼!宁姐说。

到了雨崩村,格导亲戚家况不好,我们四人睡在一间房里,还是地铺。这倒无所谓,宁姐说还有一种安全感。这里白天太阳的紫外线强,晒得人头皮痛,晚上就凉爽了!睡觉甚至有点冷,不盖被子还不行。宁姐进房不久就睡了。大伟说累了,也早早睡去。这里还没有通电,屋内只有煤油灯。琴琴说,琼老师,你也睡把,都辛苦了。我记一下笔记,一会就睡。她这么说,我只有躺下了。其实我半点睡意也没有,还想看阵书呢。进藏这么多天来,我察觉到宁姐有夜游的习惯!早早睡觉,半夜起床,要在外面呆好长一段时间。今晚,我有意静静在等着她起来,我想察看个究竟,她是不是患有夜游症?约莫两个小时后,宁姐起床了。她轻轻走出房间,透过窗户,我看到了她外出的背影。大伟想必也是醒的,没有听见他细微的鼾声。我不由也悄悄起来,轻轻开门出去。外面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院子,她没有迈出围墙,而是缓步在四周行走,她仍那么慢悠悠的吸着烟,象在沉思又象在欣赏这世外桃园的美景。夜空似恰用碧水刚洗过,星星显得格外鲜亮。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明亮的星星,这样一幅夜空沉寂美妙的画!猛然触碰到这种景色,我还吓一跳,真怕自己跌进了梦境呢!我没有惊动她,又静静回到房间,她一直到天快亮才进屋……高原的公鸡嘹亮的叫了!

格导确实是个非常热心的小伙子,我们吃过早饭,他就独自与我们去寻找马帮。他要我们在这里等他,如果实在找不到,就再在这里呆一晚,明天继续找。这段山路没有马帮带,他担心我们走不出去。有一阵子,他回来了。他说运气不错!走到那条岔路边,恰好遇到几个滇北的藏民,他们是到盐井去的。他们不是马帮,是马贩子。宁姐说也一样,只要路上有伴就行,尤其是与藏族同胞在一起,就显得更安全。再说到盐井就不怕了。那里比较容易能找到往墨脱方向去的马帮。

格导带我们来到岔路口,贩马的人站在那儿等候多时,乐意与我们同行。格导用藏语与他们交流,宁姐还听懂了其中的一些内容。大意讲我们是他内地的亲戚,专门到西藏来旅游。他由于要结婚不能陪,麻烦他们一路关照,并帮我们到盐井找到马帮。

就这样,我们跟贩马的人走了。与格导告别时,还有些失落感。我们行李放在马背上,空手跟着他们前行。我们想与他们交谈,相互都吐了吐舌。三个马贩子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看上去憨厚还略显迟纯。我们的话他们听不懂,他们的话我们也不懂。有点象哑巴,相互会意笑笑。不过,他们的目光碰上琴琴,还是有了一丝光亮。还好途中又遇到两个藏民,是父子俩。那个小伙子初中毕业,跟父亲做小本生意,在盐井开了一家杂货店。他跑过马帮,对这行道比较熟悉。他能听懂我们的话,能讲一些汉语。这样,我们就交流起来。他告诉我们,估计吃晚饭前能赶到盐井,盐井能找到马帮。马帮一般都到帮达,走茶马古道。到了帮达能找到车子,可以搭车直接赴波密。如果没有跑这么远的长途车,还可以一段一段达车,帮达过去是八宿,再过去是然乌,然乌过去是波密。到了波密,就可以直接到墨脱了。

我们赶到盐井,正好是吃晚饭的时候,小伙子往前面指了指,呶,那就是马帮!果然前面有好多马匹,赶马帮的人正在饭店吃饭,他们准备明天一早启程。那个上了年纪的马贩和这位小伙子挺热心,上前去与马帮的组织者交涉,他们看上去是熟人,将我们介绍给他们,那个为头的直点头,并呼我们一起吃饭。藏民汉民是一家!欢迎你们!这个为头的叫聂齐赤尔,汉语讲得比较流利,看得出他是闯南往北,见过世面的人。这里住宿条件要好些,我与大伟一间房,琴琴与宁姐睡在隔壁。我们一早起,就见他们忙着与马背装大米、粮油、布匹等物品,吃过早饭,就与他们一起上路了。他们是到帮达,我们的行李也放在马背上。聂齐赤尔说一路不太好走,要我们有思想准备。

脚下是波涛汹涌的怒江,四周是荒凉孤寂的崇山峻岭,马匹首尾相连,铃声清脆,鱼贯而行,场面十分壮观。我们四人走在队伍的后面,琴琴与宁姐在一路聊天,我与大伟则一路照相。突然,聂齐赤尔放声唱起歌来,歌声在山谷中飘荡,非常动听。队伍行进到了一个转弯处休息,宁姐问他刚才唱的那首歌的歌词是什么?他笑了笑就答:

天上飘来一朵白云,地下走着一队马群。

山花开得红艳艳哟,姑娘美得水灵灵。

天上飘来一朵白云,地下走着一队马群。

江水奔流浪涛涛哟,茶马古道路难行。

他说歌曲是藏族的一首老歌,歌词则是即兴编的,而且是看到琴琴长得这么水灵,激发的灵感。宁姐直夸他编得不错,她还用个小本子将这首歌词记下来了!琴琴望了宁姐一眼,也怪不好意思的笑了。他告诉我们,漫长的旅途,他们就是靠歌声来打发寂寞的时光。

中饭在路边一户人家吃,这一带没有饭店,马帮与这户人家比较熟,进屋后就帮着主人一起弄饭菜,主人还为我们烧了不少奶茶。吃过中饭继续赶路。现在越往前走,树木越来越少。而且一路上坡,空气越来越稀薄,宁姐开始有高原反应了。她感到呕心,想吐,脸无血色。琴琴搀扶着她,我问琴琴自己怎么样?她说没事,她身体素质好,能顶住。大伟走在琴琴后面,看得出大伟在密切关注着琴琴。我见宁姐这个样子,要马帮休息一下。聂齐赤尔笑了。他说没事,他有办法。他从马背上取下一个大水壶,里面装的全是酥油茶、干奶络,他说喝上它,饥饿和疲劳就会随之消失!就不会有高原缺氧反应了。宁姐经他这一讲,就勉强喝了些。马帮这时也停了下来,聂齐赤尔说休息一下吧。宁姐坐在那块石头上有一阵子,她说好多了!既然有效果,我就要她再喝一点,她又勉强喝了几口,她说不喜欢喝这个的。聂齐赤尔要我们大家都喝一点,这个只有好处,不会坏事。他与我们一人送来一壶,我到蛮喜欢,咕噜咕噜喝了大半壶,肚子觉得饱多了,而不是喝多了水肚子那种胀。

这时,聂齐赤尔看了看天,那神情象个将军在打量着战场的情况,突然他讲不好!要我们赶快赶路,风暴就要来了!前面有个山谷可以避风!今天不能翻过这座山了!他担心那个风口过不去,太危险!他当机立断,打了个手势,进山谷避风!等暴风雨过了再走!

……本章完结,下一章“情漩涡 :生命的洗礼(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