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目录] > 第43章:情漩涡 :生命的洗礼(6)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第43章情漩涡 :生命的洗礼(6)

钟奋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6

2002年月10月12日晴

今天我们游虎跳峡,好壮观呵,惊涛骇浪!到此一游,不枉此行!

我一个劲在欣赏巨浪,琴琴从我身边悄悄“溜”走了。她与那个吉林的画家打得火热呢!我看出来了。他对琴琴似乎有点意思,老是跟着我们,亲近琴琴。与她拍浪花照,要她站在那块岩石上画速描。浪头响声太大,没听清他们谈笑的内容,但看得出他们挺开心!琴琴又奔过去,要与她的琼老师照相呢!

在这个良好的氛围中,琴琴的精神障碍阴霾一扫而空!只是她与大伟,却象是两个陌生人,互不讲话,也真有意思。衷心祝福她通过这次愉快的旅行,能够根治好她精神上的创伤!

2002年月10月13日晴

也许是这个日子没选好,我们今天赴沪沽湖时,走了不少冤枉路,在路上折腾了一整天!司机小张还病了。这小伙子真还没有经过什么磨难呢!简直窝囊透了!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坐了无数汽车,还没见过那个司机!中途将车停下来,不敢往前开,要在那个荒山野岭过夜呢!关键时刻,琴琴站出来了!好胆量!没想到她还将驾驶证放在包里,真有意思!她的车开得挺稳,开车的神态还显得挺老练。小莉教她学会开车的,她还参加了培训班。

这次旅行回去,要与琴琴好好策划一下,爆发式的多写点稿,狂赚些稿费,尽快买辆车,要琴琴来教我开。我们都是两个不幸的女人,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

(下面一篇写沪沽湖,跟琴琴的感悟大同小异,我不由一跳而过)

2002年月10月15日晴

在沪沽湖吃过早饭,我们就返程了。返回丽江挺顺利,没再走冤枉路,吃中饭时分车就到了!小伙子车开得很快,情绪也好!晚上进行了会餐,还是小张请客。会餐之后,就各奔前程了。他们准备从昆明返回,我们四人继续从这里赴西藏!

喝了些酒,琼老师与大伟回房间睡觉去了。我与琴琴去找车,店老板娘姓沈,挺热情。听我说要找赴藏的汽车,她说可以帮忙。她不是帮我们找车,而是找导游。你们四个人进藏,人生地不熟,没有导游不行!找到向导,也就等于找到车了。她有个熟人正是干这种事的,就带着我们去找他,他名叫格哈尼扎,正在丽江。我们找到他,他说车没有问题,他包了!给他的导游费是五十块钱一天,我们没有与他还价。不知道这里的行情,是贵还是便宜,心里没底。当然格导看上去是个厚道诚实人,不会宰我们。

格导与我们联系的是一辆比较旧的柴油货车,格导说安全绝对没问题,这个姓王的司机开车挺老练。车费是按公里算,两块钱一公里。格导要我去问,这是最便宜的,一般都要收三四块。我知道从香格里拉到千湖山有五十公里,一百块钱路费摊到每个人头上,只有二十五块,也还合算。

2002年月10月16日晴

香格里拉,一个多么神往的名字——心中的日月!我们去千湖山的途中,经过了香格里拉!我又来到了香格里拉!四周的风景赏心悦目,只是进了县城之后,似乎这里与现代化接轨太快了!九0年我来过这里,现在变化翻天覆地!街道宽了,房子新了,古扑风情味就少了。唉,这么变下去,就不是人们“心中的日月”了!

好在一路原始森林在朝我们微笑,高大挺拔的铁杉直冲云宵!还有奇花异草,让人心旷神怡。我注意到路边有一棵参天古树,看上去死了,枯了,它的中间竟生长出了三棵新的小树!树叶青翠欲滴,充满生机!

晚上我们住在格导家,他们家离香格里拉县城不远。

2002年月10月17日阴

不知为什么,格导的母亲格外不高兴,她一直沉着脸,好象很不欢迎我们。当时我真想离开他们家,另找个地方过夜!又不是白睡在他们家,我们四个人给了五十块钱。我们有什么做得不妥的,可以明指出来嘛,何必做脸色给我们看?

格导察觉到了我的不悦,骂了他母亲,还一个劲的向我们陪笑。后来格导悄悄向我道出其中的原因,原来是大伟犯了忌,好奇进错了一间不该进的房。意味着给这家人带来不吉利,所以他母亲满肚子不高兴。我与大伟指出了,他说今后注意。一个挺帅气又挺文静的小伙子,我挺喜欢他。琴琴真的不爱他,才怪呢!

到千湖山三碧海后,在这里玩了整整半天,我们四人都在神湖边许了愿,我的愿望是:游完全程,一路平安……

2002年月10月18日晴

走了一天路,太累太累。总算来到了雨崩村,这里是个世外桃园,只有三十户人家。村庄的房屋显得破旧,但也挺有特色。每户人家前面几乎都有一个院子,村民一个个晒得油黑发亮。村庄的四周是梅里雪山,“雨崩”藏语意为“经书”的意思。

一路奔波太疲惫,吃过晚饭就只想睡觉,但无任如何日记是要写完的,日记不写好,躺在床去也睡不着。令我高兴的是,琴琴自从见琼老师与大伟后,精神状态有了显著改观!脸上没有了阴郁,荡漾着欢乐的神情。在这之前,她寡言少语,眼无神光,让人一看就有病态。我是小心翼翼陪伴着她,生怕她精神病发作呢!她与那两个画家打得火热,是她心里挺开心,她是有意做给大伟看的。从沪沽湖回来,我还发现琴琴爱悄悄的看大伟了!那目光象沪沽湖的水一样,是清晰透亮深沉多情的……

2002年月10月19日晴转暴风雨

从雨崩村赶一天山路,到了盐井。这时我们与马帮同行,确实有一种新鲜感。我国古代有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在西南莽莽群山中,同样也绵延盘旋着一条高原的“丝绸之路”!只是因群山阻隔,自然环境险恶被外界遗忘。聂齐赤尔告诉我们:云南的茶叶、红糖、土布等货物,就是从普洱过拉萨,运到印度加尔各答,然后行销欧亚。他们马帮,是用生命和鲜血,在崇山峻岭中踏出一条国际古商道!眼下,我们与马帮就是走在这条高原丝绸之路上!

到了下午五点,晴好的天气,说变就突然变了!暴风雨来临,我们不能再往前行了!于是,赶快进入一处山谷,搭起帐篷,避风躲雨。琼老师与大伟带有帐篷来,恰好派上了用场。天突然暗下来,琴琴感到害怕,原计划搭两顶帐篷,就四人挤在一起算了!雨太大,地下水直流,根本不可能躺到地下睡觉。我们只有捡几块石头放在帐篷里,我们背靠着背这么休息。风呜呜叫,声音怪吓人的。雨打着帐篷辟啪着响,夜里天气寒冷,我们披着从马帮那借来的毛毯,缩成一团。半夜里雨小了。我轻轻碰了大伟两下,我站起身,小伙子挺机灵,他就感快挪过来,与琴琴背靠着。琼老师显然是睡着了,我也碰了他两下,想告诉他这个秘密,但他毫无反应……

天亮了。他们还在睡觉。我趁这个机会,将昨天的日记补写完。

2002年月10月20日阵雨转晴

今天最恐怖的是那场泥石流!真是经历了一次生死的较量!我高原反应厉害要摔倒,琼老师来扶我,他自己又倒了!我还被他一拉,反到压在他的身上!关键时刻,聂齐赤尔奔来了,他那双有力的大手,拉起我们就跑!再奔慢点,我们就没命了!几块大岩石滚下来了!就从我们刚才跌倒的地方过!多险呵!大伟与琴琴,到底都年青,人灵活也跑得快!平生以来,我还是头一次亲眼目睹泥石流!惊心动魄呵!

今天最刺激的就是过那个风口!风刮起来一阵一阵的,不爬在地下,根本无法过去!那些马都吹得啾啾直叫!但我们一点也不害怕,望着一个个象搞军事演练式的葡进,挺逗乐的,我都笑出声来了!

今夜月光很好,我们又在野外宿营,不可能四人再呆在一个帐篷里,当然我们两顶帐篷还是紧挨着搭。昨夜没睡好,这时才晚上九点,眼皮就直打架,琴琴也累了。已经睡了。我也得早早休息……

四人团队突然少了一个人,而且还凶多吉少。聂齐赤尔沉思了许久,他说宁姐也有可能是被群狼吃了。狼跟其它食肉动物不同,吃得最干净,连头发、骨头都不会剩的!她有夜游的习惯,准是一个人走到树林里,遭到了群狼的袭击!狼非常狡猾,它见前面有帐篷,就会尽量避开人,将她拖到非常隐蔽的地方去……琴琴听到这里,又捂住脸哭了。我赶快叫他不要再提宁姐的事!

我分析宁姐一个人不可能走到树林里去,因为树林离帐篷远,很有可能就在附近的河边散步,遇到狼群受惊吓跳下去了!河水那么急,还不知道她冲到那去了!我们洗澡时,她讲会游泳。或许游上了岸,寻找我们迷路了……

遇到了这样的事,我们那还有旅游的兴趣?随马帮到了帮达后,就搭车到了然乌,再由然鸟到八一,又从八一搭车赴拉萨。只是到了拉萨,我猛然醒悟到,进藏这么的折腾,我的胃竟没有痛过!是不是那个癌细胞经我这样一折腾,反到挥发散掉了!我在暗暗庆幸自已身体的同时,又为失去宁姐而感伤。我们三人这样旅游,太不是个滋味了!时时刻刻都会让想到宁姐,都会加重对琴琴的刺激。我见前面有一个广西的旅游团,他们下车正准备游玩布达拉宫。我眼睛突然一亮,要大伟去与导游交涉,我们是不是能搭进他们的团里?大伟看来外交能力很强,没多大功夫就说通了导游,补交了两日游的费用,我们就参团游拉萨了!什么大昭寺、小昭寺逛了个遍,最后还来到城郊的一家藏药厂,我在这里花八百块钱,买了三包藏药。药丸的大小与包装,跟丽江那位老板娘送给我的一模一样,那包药丸现在只剩下几粒了。

没有副作用,每日三次,每次四粒。此药根除肠胃疾病有奇效!听了医生的嘱咐,接过三包藏药,心情一下豁然开朗!

参团两日游完毕,我们三人信步逛拉萨城,无意中看到一所小学,校门口有不少家长在接孩子。我有些深沉的告诉琴琴、大伟,我要在这里呆一会,要看这些孩子放学出来。他们牵着手站在我身边,并不感到奇怪。因为他们知道,作家那怕是对一片树叶,对上空一朵白云,都会产生极大的兴趣。他们通过这次不同寻常的旅行,两颗心总算溶到一起去了!

孩子们从学校涌出,我深情的望着,寻找着一位女孩与老人。琴琴、大伟也随同我的目光,这么默默注视着。老人与孩子,实在太多太多了!我根本无法凭直觉判断出,究竟哪个可能会是篾匠的女儿?我泪水涌出来了!我将目光落在每一位女孩与老人的身上,生怕将她漏掉……我心底默念道:只要我的目光捕捉到了她,这趟西藏之行就没有白来,不然将会留下终生的遗憾……

……本章完结,下一章“情漩涡 :赣州姐姐(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