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目录] > 第49章:情漩涡 :蓝玫瑰(4)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第49章情漩涡 :蓝玫瑰(4)

钟奋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我们站在总统套间的长亭上,望着柳河源头静静的流水,望着长亭上一盆盆鲜艳的蓝玫瑰花,杨丽花嘴唇贴着我的耳根,开始让我细细的走进她的世界……

她从柳河源张师傅家回到梅州的父母身边后,开始日子过得还详和,父亲在四周做小本生意,母亲维持着家务,她在小镇读书,十五岁才读小学六年级。这年五月的一天晚上,母亲在厨房里摔了一跤,她与几个邻居将她送进医院就不行了。她平时有高血压,还有心脏病。医生后来诊断的结果是:她死为心肌梗塞。母亲去世后,父亲就明目张胆不务正道,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叫到家里来聚赌,最后输光了家产,还受到hēi社会人的追杀!带着她东躲西藏,书也没法让她读下去了,她只有又回到柳河源投奔张师傅家。

她二姐调广州工作后,他们又将她从张师傅家接回去了。她父亲这回决心洗手不干了!决心没下几天,又不甘心,说输得太惨了!要板回点本来!而且他算了个命,今年会发财!他又去赌了。没想到输得更惨!只有带着她跑到外面躲债!他们跑了许多地方,到过河南到过上海,最后还是想到广州落脚。租了个房间,摆地摊卖电子表。他想赚了钱,还了赌债,一身轻松了,再去找她二姐。没想到冤家路窄,一天恰巧被那个债主盯上了!摸清他们的行踪后,晚上一帮人就找到他们的住处,几拳打倒她父亲,将她强行劫走了!

他们将她的双眼蒙上,用汽车从广东押到湖南,关在一栋三层楼顶层的一间房里,债主限她父亲十五天之内还钱,不然就扬言“撕票”!债主样子凶,也没将她怎么样,要她不哭不闹,哭哭闹闹也没有用。主要是吓一下你父亲,钱一还马上放人。他怕她一个人呆在房间寂寞,还搬了一摞书上来。她那有心思看书,她将头伸出窗外,在仔细察看着,看怎么好逃出去!灵机一动,有了!半夜,她知道他们都睡熟了。因为楼下的鼾声,竟滚到楼上来了!她将床单、被子悄悄撕成布条当成绳子,暗暗庆幸自己那串钥匙上有把小剪刀,有它的帮助不太费劲就完成了任务。然后布绳一头绑死在窗户框上,自己紧握它冒着生命危险慢慢滑下去,院内还有一道墙,墙有两米多高,看来是无法爬上去的。她不敢冒冒失失去开大门,如果能翻墙出去最保险了。天无绝人之路,她猛然发现墙角边有棵梧桐树,树比较粗不好爬,凭着一股求生的渴望,还是挣扎似的爬上去了。她抓住那根树枝,比较顺利的上了墙。然后不顾一切往下跳,下面恰好有堆稻草,她没有摔伤。紧接着她顺着公路跑,顺着响起汽笛的方向跑。她判断是正确的,前面就是火车站。

她一呵气奔到火车站,找到车站那位值班民警,将她的处境迅速说了一遍,民警要她莫怕,到了这里就绝对安全了。一位热心的客运员凑过来,问她下一步怎么办,准备想搭车到哪去?广州。我还有个二姐在哪里。正好,马上有趟到广州的车,已经开过来了!我送你进站上车!这位客运员将她带进站台,等车子进站后又将她交给那个女车长,车长对她的处境也很同情,要她上车吧。卧铺都满了。等会她将她带到休息车厢去……她来到广州,先还是悄悄回到他们租住的地方看看,她预感到父亲会搬走,果然不在了。她还险些出不来了!你们还欠我半年的房租,不还房租你就不许走!她突然一把挣脱她,跑了!她又找到二姐家,敲了半天门惊动了隔壁邻居,那位阿姨开门吃惊的望着她,好长一阵才说,你姐离婚了,你都不知道呀?!她都辞职走了,不知道她到哪去了!房子也被单位收回,正准备重新分配到别人呢!他们是因什么呢?还不是你姐夫花心,嫌你姐长得不好看,你姐要有你漂亮,你姐夫就不会跑了!阿姨见她落难,父亲又不在了,而且是从湖南刚逃出来,也很同情。我呢,是这里的家属,帮不了你什么忙。你看还有什么亲戚没有?我给你五十块钱,你去投奔他们。她接过钱,深深谢了她。她用这五十块钱,在一个地下交易处,买了十块电子表。进价才五块钱一个,转手就到闹市区,以十五至二十元不等的价卖掉了!她跟他父亲做了两年多这个生意,她懂这个行情。她又返回到二姐原住处,敲开那位好心阿姨的门,还给她五十块钱,而且想约她一起做这个生意。正好,她老公去世快一年了。原是报社的校稿工。还不到三十岁,突然犯心脏病死了!现在报社一个月给她三百块生活费,她还没有孩子,一个人在家里闷得慌,便欢喜得不得了!天下还有这等好事呵!上午给你五十块钱,你下午就变出一百多块!我是农村来的,这里人生地不熟,你就住到我这里吧,我们一起做这个事……这正是她希望的。她既想拉她一起赚点钱,又想自己省笔租房费。

她在这里呆了半了,与王姨联手做电子表生意,旗开得胜!除掉自己开销,还赚了好几千块钱。就决定去找张师傅,她不能忘记他们。她先找到四川那个叫石板桥的地方,那里现在是一个小站。站上的人,都不清楚铁路修好后,工程局搬到哪去了。她在这里启蒙读书,教她的班主任也调进县城工厂上班去了。她认出了另一位数学老师,老师运神想了半天,实在记不起了她,她教过的学生太多了!她还在批改作业,没有功夫与她闲聊。她又直奔柳河源。她来到樟树寨,张师傅家房门紧锁,上面还有一张醒目的蜂蛛网。寨子里的人告诉她,张嫂都到铁路去了!他们过年都没有回来,怕是随单位走,不回这里了!前几个月,他儿子来了一趟,都想将老屋卖掉呢!她本想上杏花村看看,又怕遇到陈仁惹出麻烦,就打道回府了。

她回到王姨家,一个对她不太有利的消息在等待着她。王姨在做电子表生意中,结织了另一位摆地摊做生意的人。俩人一见钟情,几个回合就定了终生。王姨告诉她,他们结婚证都打了。过年就准备成家。离过年只差三个月,她话没讲明,蓝玫瑰知道是在下逐客令了。一天,那个生意人进屋来了。人看上去还挺厚道,闲聊中他为她指了一条道。象你这么好的容貌,据讲你歌又唱得好。完全可以找点正经事做,摆地摊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而且也查得严,现在不那么好做。我有个亲戚在湖南开了一家舞厅,正少压台的歌手,你又长得这么漂亮,可以引荐你去!既轻松又好玩,报酬也高。他当着她的面,一个电话打给湖南,那边的亲戚说非常欢迎她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情漩涡 :蓝玫瑰(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