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目录] > 第5章:上卷:柳河源 :老鹰滩(4)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第5章上卷:柳河源 :老鹰滩(4)

钟奋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我沉浸在欣赏四周美妙的景色之中,刘老师变得越来越活跃起来,正与老人在火热的交谈。他以记者惯用的采访语气,在细细了解着老人的身世,将我的思绪也拉了回来……

你靠采药为生?不。我是篾匠。篾匠?是呀!老师傅,还忘记问您贵姓?不敢当,我姓谌。本地人?不,外乡人。那一年到这里来的呢?有七八年了。原来在哪呢?贵州那边,贵阳、凯里、遵义跑个遍,不过,我是柳河源人,离这里不算太远。那你怎么不到家乡去做篾呢?我们手艺人四海为家,跑得地方多了,到那呆都一样……怎么,你们是专到这里来绘画?

我感到自己该与他搭上话了,便开始与他攀谈起来。

他是,我不是。我就是到这里来看老鹰滩。左瞧右看,怎么就看不到它哪儿象只老鹰呢?隔得太近了,就很难看出,要从远处看,那个悬崖峰上,才象只老鹰!不信,明天坐船你就能看到了!你在哪工作?铁路。铁路好呵,坐火车不要钱。那年你们铁路上有个人,跑到我这里订制竹床,讲是跑火车的,也姓谌。说以后坐火车就找他,不要钱!对,叫谌大富!你认识他么?哦。不认识,我们是负责铁路水电的,不是一个部门……

这时篾匠才告诉我们,他家里还有一个六岁的女儿。六岁的女儿?是呵。我今年六十六啦。当然不可能是我的亲生女儿。不过,这孩子跟亲生的几乎没有什么两样,我抱过来才三个月。三个月?是呵。现在六岁多了。前段日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头上、身上生了几个毒包,越肿越大,夜里睡不了觉,她疼痛难忍又不哭,就拼命咬枕头,咬湿一大片……她的毒气太重,在卫生所打青霉素消炎都不见效,急得我带她到城里医院,医生见她这个样子也吓坏了!开口就要我先交一万块钱!她要住院治疗!我哪有这么多钱?陪上我这把老骨头也不够!我懂点草药,这样的毒包没有治过,逼到绝路上了,只有麻起胆子自己采药试!狮子山一看就长好药,有老鹰滩档着,没有人敢过来,我就来了!这是第三次来。开始效果不大,还有反复,第二次我就加了几味药,哈!解决问题了!现在好得差不多了!这里有个草医闻讯,还要用一千块钱,讨要我的祖传秘方呢!我用草药给她洗,给她服,给她敷,三管齐下!那几个大包,看着看着就消下去了,吃了这次的草药,应该完全没事了!没有想到今天,差点将命都搭进去,不是遇到你们!……

这孩子命苦呀,她父亲靠卖柴为生,母亲是做衣裳的。家住在老鹰滩的上面,上面有个渡口,还有个小镇。他们赶集都到老鹰滩镇来,可以搭下水船省段路,尤其是她父亲,挑柴到老膺镇去卖,搭一段下水船更合算!她生下来没奶吃,她娘看上去胖乎乎的,怎么就没奶呢?那年也是春天,她父母搭船到镇上来赶集,她由她奶奶带着。那天早晨雾大,他们搭的那条渔船,就在老鹰滩那个转弯处撞岩翻船了!她爸本来水性还可以,去救她妈时,竟被她一把抱住了!那个渔夫见此情景,就不敢救他们了!怕自己也被卷进去,他们就这样抱成一团死了!好凄惨好凄惨……当时我正在他们家做篾,接到这个噩耗惊呆了!那个婆婆有两个女儿,只有这一个儿子。她就抹了一把眼泪冲着我说,这个小孩你抱去吧。你是个心善的人,又有门好手艺,孩子托付给你,我们放心!她两个女儿嫁在安徽那边,她要去投奔她们……我就说,你这么一把年纪,身体又不好,怎么还能出远门?当时她快八十啦,有高血压、心脏病、哮喘病,医生讲她拖不过今年……她也舍不得离开呵,她在这里呆了六十年,现在黄土都埋到脖子上了,这个时候离开故乡也不值呵!她还怕火葬……她只有一个崽,现在这里无依无靠,不投奔女儿,她也没有别的活路……我就讲,这个好办,你也跟着我,我认你做娘,帮你养老送终!就这样,我将她接到镇上来了。我在镇上买了套房子,一点积蓄都花光啦。我讲话算数,硬是将她当亲娘看待,见她身体不好,孩子不要她带,还尽心照料着她。她那里不舒服,赶快带她去看病。后来,自己也采草药试着治她的病,直至去年,我这个娘才死。我帮她修了个好墓,与她儿子、媳妇葬在一起……

为了带好这个孩子,为了家里那个多病的老娘,我不敢出远门,活多就多干,活少就少干,不主动到外面去揽活。这么一折腾,还能有什么积蓄?一路上,篾匠与我们讲述着他女儿的故事,看得出,他见多识广,挺健谈!

前面江面开始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灯光,那是码头,码头的左上方,还呈现一条淡淡的光带,那是小镇。老鹰滩离我们越来越远,河滩上死一般的沉寂……

……本章完结,下一章“上卷:柳河源 :柳河源(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