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目录] > 第54章:情漩涡 :情漩涡(6)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第54章情漩涡 :情漩涡(6)

钟奋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6

沿着一条弯弯曲曲往茶园伸去的小路,我们足足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来到了一处野茶树林边,这里是座小山,四周有不少墓地。但并不醒目,多数都是隐藏在草丛中,柳妈朝前面指了指,呶,就是那莹坟。最好的标志是,旁边有一棵枣树。她的坟也深藏在杂草中,我们还注意到,草丛中还有不少盛开着的红玫瑰,很显然是她母亲栽种的,花匠种玫瑰花是了出名的。柳妈说,方大妈脚不行,加上又要照料那么多小孩,就难得抽空奔这么远来看她。红玫瑰的事,大妈至今还瞒着黑玫瑰,她说是自己作的孽,就让她一个人来解决。她死了,就埋到这里与她作伴。我们赶快动手,将杂草拔除干净,蓝玫瑰与琴琴就跪在坟头哭,哭得好伤心好伤心。红玫瑰与蓝玫瑰生活了三年,三岁时被母亲遗弃在汽车站,分别让别人带走;琴琴也是三岁的时候,她就投江自杀了!

妈妈,我来看您了!这么多年来,不管是在我的顺境中,还是我处境最艰难的日子,我都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您呵!你安息吧……

姐姐,我来看你了!我们是一起来到这个人世的呀!你还没看到我们的亲娘吧?哦,你是看到了的,但你没有认出她……我们就要到黄古坳去找妈妈了!找到母亲,我们再一起来看你……

突然,蓝玫瑰想到了什么,亲自挖起一蔸红玫瑰,她说要将它带走,带到加拿大去……

我则望着天际的浮云,想起我们初恋的美好时光,那时我们的初恋,她受到了团支部的干涉。她刚满十八岁,才进场不久,根本就还不够资格谈情说爱。别人明明知道我们在相爱,表面上我们就是不承认。我在场部还好点,她面临较大的压力。一天月夜,我们仍悄悄奔到茶园深处来了。但他们也早有准备,想当场逮住我们,免得她口硬抵赖。几条路口都有他们的“伏兵”,我们只有从一条比较安全的小路插到丝绸厂去,从后面奔到朱美秀宿舍,美姣轻轻敲了两下窗户,再轻轻喊了几声“朱姐”她就醒了。她敏感到情况紧急,一骨碌爬起床赶快开门。朱姐,他们追来了!快进来!美秀说。我不能进来!这个时候,我头脑还十分清晰,万一他们找到这来怎么办?事情真就闹大了!我得赶回场部去!明灿,那就一路保重!美姣眼泪都出来了!放心,我能摆脱他们!朱美秀,感谢你!上苍保佑你!……

我自然不敢走大路,怕遇到他们“伏兵”,只有在茫茫茶海中穿梭。当时胆子大的很,一点也不怕,还好生兴奋。不知走了多久,竟奔到了一片乱坟地里。这时我确实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月儿象面明镜挂在上空,清凉清凉的风卷来了几声小孩般的哭声,这荒山野岭的那会有人家呢?我正想探个究竟,只见前面那棵树上扑啦一声响,原来是只猫头鹰!月光实在是好,四周象一幅静态的画。我坐在坟头,开始美美欣赏着四周荒凉幽静的景色,心中竟没有一丝恐惧感……真没想到,现在美姣就安葬在这个地方!一朵红玫瑰就这么雕谢了!想到这样,我泪如泉涌,但始终没有哭出声来……

眼下,我们只有直奔黄古坳林场,寻找蓝玫瑰的母亲与黑玫瑰!文场长亲自陪我们去,这一带他都熟悉。这里离黄古坳林场有一百多里,如果坐班车,还要到县城转车。那边路况非常不好,我们风尘仆仆奔了几个小时,到林场时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多钟。林场一位老人告诉我们,真是太不凑巧了!他们送母亲到湖北治病去了。具体什么地方他也不清楚,讲是个大山沟里,哪里有一位草医,治疑难杂症非常厉害!他们已经没住在林场了。黑玫瑰老公跑长途赚了点钱,在他家乡盖了房子。他们搬到那去住了。他们家乡的确切地址,林场人都不知道。林场已是名存实亡,省里有文件要封山育林,不容许再砍伐森林了。大多数职工都各自谋生去了。黑玫瑰爱人原来在林场开车,林场的车子作价卖给了他,他就外出跑长途去了。现在要找到他们很难,几乎成年累月他们在外奔波,连小孩都寄放在亲戚家,这个男孩是第二胎,现才五岁。头一个是女孩,都十四岁了。长得挺漂亮的,突然在黄古坳失踪了!有人说遇到了人贩子,也有人说在大山里被狼吃了。好多年了,至今没有一点下落……

我们这一趟故乡行,只有带着深深的遗憾返回了。这条线就这样无形断了。只有打听清楚了,蓝玫瑰才好去找他们……文场长说,他会密切关注他们的动向,方大妈回来了,立即告诉你们!

蓝玫瑰离开山谷县直赴香港,不久她就陪伴着她香港的父亲,顺利到达了加拿大定居。她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将她帐户上三百万元存款,打入了“蓝玫瑰爱心救助基金会”。天师与文场长,真的联手在干这番大事业了!两个月后,文场长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先后又收养了四个孩子,其中一个弃婴,三个流浪儿。他还告诉我,菊花与小英不是跑了,是她们想奶奶跑到黄古坳去了!现在又回来了。只是方大妈还没有任何消息,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我回到单位三个月后的一天,手机铃突然响了!是文场长来的电话,他兴奋地告诉我,方大妈今天回来了!上午十点钟回来的!黑玫瑰他们将她送回来的!她在女儿家里住了一晚,女儿家是去湖北必经之道。他们那辆货车就开在山脚下,那些孩子发现他们的奶奶回来了,都跑下来迎接呢!还有那一群狗,好壮观!黑玫瑰见此景,没有上山去,只向她娘挥了挥手再见,车子就开跑了!她跟她老公跑长途去了!车上装满了煤,我那么呼喊,他们都没有听到!黑玫瑰还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还不知道她妹妹来寻找他们呢!方大妈脚比原来好多了。能够正常行走了。但医生嘱咐受不得风寒,里面还是有点隐隐作痛。那些懂事的孩子,都围在她身边,听她讲故事呢。她听说女儿蓝玫瑰还活着,专程赴玫瑰岭与黄古坳来找她,在这里还成立了什么“蓝玫瑰救助中心”,女儿为这个事业还捐献了三百万资金,可乐坏了!现在邹嫂与她共同管理这些孩子。文场长与天师还在策划那儿房子的布局,采用什么样的方式管理等问题,总之他们在作为一个事业在运作。他还告诉我,我干妈才不想去什么加拿大呢,她舍不得这些孩子们!十二月十日是她六十九大寿,不是想到自己的生日,她还呆在湖北治病的呢。她在那里天天服草药,脚上扎银针。按照草医的意见,方大妈的脚疾,至少还要治疗两个多月才能断根。那里是个小镇,黑玫瑰与她就在草医隔壁租了间房,女婿继续跑长途。她在外面呆得太久了,放心不下家里那些孩子,尽管邹嫂手上掌握了她一个万元存折,她仍推说自己要过生,执意要回来。昨天,她就在女儿家里摆了一桌,算是过生了。

回到家中,我立即与蓝玫瑰发了封电子邮件,晚上就接到了她打来的电话,她说正在紧锣密鼓办理琴琴移居加拿大的事,一下子还离不开,但过年会回故乡!她还在考虑,从那边带些什么东西给她娘?第二天文场长又来了电话,他说蓝玫瑰通过他家的电话,与她妈还通了话,俩人在电话中都哭了。她们通话时间足有半个多小时呢!方大妈家里现在也准备装电话,只是比较麻烦,电信部门要架根专线过去,要立几根电杆。文场长要她买部手机,她不习惯使用那些洋玩艺,她说还是装部电话机好。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