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目录] > 第8章:上卷:柳河源 :柳河源(8)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第8章上卷:柳河源 :柳河源(8)

钟奋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8

那是一座独木桥,刘老师过桥有点怕,尤其是走到桥中间,他脚发抖,头还晕转,讲自己要跌下去了!我赶快紧紧握住他的手,放缓步子,要他看前面,不要看下面的水!费了番劲才慢慢将他牵过桥去,他额头还冒出了不少冷汗!过河后走了约莫两华里,又遇一个岔道,两条都是小路,两边都是山谷。在岔道口等了好长一阵,才遇到一个山民,他听我们讲了半天才明白。朝左边指了指,我们就进了这个山谷。山谷幽静,小道平坦,旁边还有细细溪流,一只百灵鸟在歌唱,声音格外清脆。还有一只鸟不知躲藏在什么地方,也亲切的放开嗓门,一字一板的象在问“你——是谁?你——是谁?”山上有许许多多不知名的野花,在争艳怒放,我却没有找到映山红。

刘老师说,这个景色太美了!单这个山谷,就有旅游开发价值。我这时猛然察觉到,刘老师脸上的气色好多了!象那晚在篾匠家喝酒,情绪变得活跃起来!走出这个山谷,就是一大片罕见的樟树林,古树参天,有的几个人都抱不下。我们兴致勃来到了一棵大樟树下,走近一瞧,就感到奇怪了!古树怎么弹痕累累?是谁将这棵古树当靶打呢?正困惑不解时,一位山民过来告诉我们。讲这里在搞旅游开发,城里的开发商看中了这几位大樟树,与镇上交涉想买下它,镇长竟同意了!我们坚决不干!给多少钱也不干!钱是身外之物,钱多多花,钱少少花。祖辈留下来的千年神树,怎么砍得?于是,全寨子人都自发跑来保护这片樟树林,谁敢砍跟他拼命!有人还出主意,担心他们雇人夜里悄悄砍走古树,就在树上钉了无数颗铁钉,他们就不好锯树了!就这样,这片樟树林保住了!

我们不由对这里的山民充满深深的敬意,刘老师拿起照相机,还以古树为背景,给这位山民照了相。然后,含笑向他打听:

这位大叔,您就是这樟树寨人吧?请问你们寨子里,有个姓张的铁路上的人么?哦。张师傅呀。有哇。他们的房子在河边,那里正好搞开发。房子拆啦。他搬到城里去住啦。他儿媳妇在城里,崽遭矿难死啦!他是不是还有个女儿?这就不太清楚,我们是上寨,他们是下寨,隔得还是有点远,平时来往不多呀。河边那十七户,就是下寨,我们这个寨子就在山脚下,有两百多户人家,也叫“大寨”。

经他这一讲,我们心凉了半截!没想到张师傅家连房子都拆了!不管怎么样,既然到了这里,我们还是到樟树寨看看。走过这片樟树林,就是樟树寨了。走进寨子,寨民见我们来找张师傅,都挺热心,有关他的去向问题,说法不一。有的讲,他拿到了一笔安置费,就搬到柳河市居住去了。具体在城里什么地方,他们不清楚,他儿媳妇是外乡人,也很少回来。还有一种说法,讲他跟随单位走了。退休就在单位,到贵州那边去了。还有人讲,好象前段时期,在镇上看到他……打听不到他的确切地址,当然就无法找到他,也打听不到篾匠女儿的下落了!

我们在小镇住了一晚,原计划次日乘船返回,没想到刘老师又突然改变主意,要再上云雾山!你的学生不是云游去了?有一个月时间么?门口贴的告示,不是写得明明白白么?是的,但我到这里来,她们不知道。要留个言呀,昨天忘记了……哦,这也是大事!于是,我们再一次上云雾山,刘老师在静妙庵门口那张告示的旁边,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

琴琴:

爸爸想你!回来吧!一切不愉快的事,都会过去,苦尽也会甘来!回来开始新的生活吧!

杜鹃花,你父亲病重,也请你要赶回去一趟!

刘鹏

一九九三年四月十八日

我原想寻找柳河源头的计划,这次彻底泡汤了!刘老师这个心境,显然无心陪我翻山越岭去寻找柳河水的源头,我也不可能在这里与他分手,让他独自返回。况且我们还担负着篾匠的使命,要将打听到的信息告诉他。我们在云雾山旅社又住一晚,第二天清晨就从这里搭船返回。我们从老鹰滩镇码头下直奔篾匠家,遗憾的是他没等我们回来,就带着女儿已经走了。隔壁邻居胡嫂告诉我们,他之所走得这么匆忙,是因为柳河源镇的镇长专程来找过他……找他?找他干什么?想请他到镇上去!那里要搞旅游开发,新办了个竹器厂!他手艺好,名气不仅扬到城里,还扬到柳河源去了!他就将房子卖了!带着女儿走了!我还以为他们是到柳河源去了!没想到昨天镇长又来了,讲他没有去,人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上卷:柳河源 :报恩(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