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目录] > 第9章:上卷:柳河源 :报恩(1)

《一曲苦恋与父女情的绝唱——蓝玫瑰》

第9章上卷:柳河源 :报恩(1)

钟奋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

时间一晃就过了三个月,炎炎热浪席卷着大地,好些天没有下雨了!那天上午,我正埋头在办公室赶写材料,传来了几下清脆的敲门声,还以为是书记要交给我什么新的任务呢!我将门打开,没想到竟是刘老师!三个月前,他还找到电务段去了。这一回算是找对了!他说先找到那栋楼,后来才问到这里,他将眼镜扶正一下,目光扫射般的环顾四周,脸上有了欣喜之色!

不错,这个环境真不错!这里还好大的风!是个风口!哈,三面环窗,这样的办公室,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关起门在里面也受得了?习惯啦,我写东西就爱关门,这样才好冒出灵感来!我的材料也写好啦,你到这等一会!

我将这个先进材料交给打字室,打印出来后,就可以直接上报分局。书记已经看过了。奋战了整整两天,也该歇口气了。刘老师脸上气色比上次好多了!他告诉我,他那位叫何进的老同学,不在市文化馆了。他与领导搞不好关系,调到你们铁路文化宫来了!他堂兄如今还是柳河市文联主[xi]呢!我想请他帮忙,往这边挪动,换一个环境。琴琴暑假呆在家里,天天呆望着那条江,那儿也不走动,连书也不看,玲玲的死一直在折磨着她,老这样下去,哪受得了?!所以,把她也带来了……

琴琴来了?她现在哪?在旅社洗衣裳,我先来打探,万一你出差不在,就直接到文化宫去找何进。我立即挂电话给文化宫,那里的人我都熟,何主任接的电话,他说何进是调来了。事不凑巧,他到沿线出差去了。

刘老师他们昨晚到的,火车正点十点多到柳河,晚点两个多小时。他们只有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他们住的标准间五十块钱一晚,太贵了!既然是自费到这里来活动调动的事,当然就不要破费住旅馆了!这事不是三两天就能弄好的,我要他们到我家去住。我家房子虽不算大,只有六十平方,关键是空间都利用起来了!厨房改成了一间孩子的小卧室,北面阳台变成了厨房。楼下煤棚进行了大改造,隔壁一间还买来打通,开窗粉墙铺了地板砖,已经整合成一间好房。煤棚的房间里,放有书柜、书桌,还有一张大床。这盛夏的季节,里面挺阴凉,我还爱在里面写作睡觉呢!他们来完全好住,刘老师经我这么说,表示同意到我家来住。于是,我跟他一起到旅社去拿行李,现在就将房退掉,还真想见见琴琴呢!是那个女孩吗?尽管已经证明确信无疑了,我心里还在问。我原来毕竟只见过玲玲,没见过琴琴呀!三个月前,我先后两次在这里巧遇上的那个女孩,真是刘老师的宝贝女儿琴琴吗?心里不由又紧张起来,眼下刘老师带我去见琴琴,好象我是去干一件见不得人的事!

他们原来是住在“防空招待所”,这是七十年代备战的产物,那个长长的地道,现在两边都隔成了房间。刘老师带我简直是在迷宫里穿梭,走了好长时间总算到了他们那间房!他轻轻敲了几下门,还等了一阵门才开,琴琴原来洗完衣服就睡觉了呢!他们坐了一天一晚的火车,也确实辛苦了。琴琴开门的一瞬间,当我们的目光相碰撞时,她双大眼睛又象电流一样击中了我!不由惊出一身冷汗!不错,就是三个月前遇到的那位女孩!尽管我早有思想准备,此刻突然见到这双非常熟悉而又摄人心魂的大眼睛,还是激动的心怦怦直跳!对了,在老鹰滩遇到的那个叫亭亭的女孩,那双眼睛虽然也大也明亮,但不象她这么摄人心魂!

我强迫着自己恢复平静,我尽量装得约无其事。她就是琴琴?个子这么高,真还蛮漂亮!刘老师赶快将我介绍给她,琴琴便活跃起来了!主动向我伸出手:

琼叔叔你好!虽然我们没曾见过面,神交很久了!你比我想象中更年青!我爸经常提到你,讲你是大作家,文章如何如何写得好,一个中篇小说还获奖了!我也偏重文科呢,数学不太好!可以呀,住到你家去,这个地下室暗无天日,晚上蚊子还特多,一点都没有睡好……

我才开始上下打量着她,或者说欣赏着她。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头上用白绸缎带扎头一朵醒目的白花。脸上也毫无血色,白得似乎透亮,看上去真象一朵白玫瑰呢!

他们来到我家,我爱人的安排是,她与琴琴睡一张大床,刘老师单独睡那张能打开当床的沙发,我小孩还是睡他的房间,我睡到楼下煤棚。刘老师说没有必要,表示要与我一起睡楼下,老朋友了,可以好好聊聊!再说,天气这么热,楼下要阴凉得多。我想了想,欣然答应。

我爱人上街买菜去了。小孩也被同学约到外面玩去了。刘老师讲出去一下,买点什么东西。我却从阳台一眼就望到,他是奔到公用电话亭去打电话,想必要告诉他爱人些什么,又不想让琴琴听到。我们这里地势高又住五楼,整个城市几乎能尽收眼底。琴琴从厕所出来,见她父亲出去了,还略为一惊,但很快对我露出微笑。这时,我的心开始狂跳起来,我眼睛盯着她,还是沉静的问:

我们应该见过面,三个月前,在柳河的渡口,还有在车站附近那个报亭……是吗?她望着我有一阵,好象在努力回忆着什么,头竟然低下去了。你在车站广场遇到那帮无赖,你知道吗?就是我打电话报得警……还有,你在渡口救那个投江的女孩,我还抓拍到了你的镜头,我照了你好几张相片,相片我都洗出来了!

她经我这一讲,脸色很快变了!由白泛红再由红转青,有点象灾难来临的样子。她又慢慢抬起头,有点可怜巴巴的望着我,就这么默默无语的望着……

不过,你放心,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你父亲,也不会吐露给任何一个人。

她沉静的点了点头。

除此之外,我们应该还见过一次面。还见过一次面?她诧异的望着我,眼神是美丽动人的。十年前在火车上,你到柳州去,一位大娘带着你。当时你说自己六岁,还挥手向我再见!你是哪个小女孩吗?你还记得那个穿制服的铁路职工吗?就是我……

没有吧,六岁?六岁时,我还没有见过火车呢!

琴琴这一说,恰似一盆凉水,猛然将我浇清醒了!我怎么这么荒唐呢?怎么还在苦苦的思恋着她呢!过去的事,怎么老要将它拉回到今天呢?!我已经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了孩子,上苍对我够关照了……我的心灵好象这一瞬间,得到了净化与洗礼,我很快恢复平静。没事,随便问问,只是那个女孩象你。

我爱人买菜回来了。又过了好一阵,刘老师也进来了。没想到他是上街去买生日蛋糕去了!他含笑冲着琴琴说,今天是你满十六岁的生日呢!一九九三年七月二十二日。你自己都忘记了?琴琴这才恍然大悟,惊愕半天,脸上泛着红晕……

这天晚上,我与刘老师在楼下煤棚房间,可以毫无顾及敞开胸怀聊天。我弄了些花生米与卤菜,我们继续在这里喝着酒!他喝着喝着,又叹琴琴这孩子命苦,有些凄凉的望着我,好一阵转了话题:

你爱人是叫什么名字?你告诉过我,我又忘了。赵丽曼。她的性格挺好,不象我家那个……你注意到琴琴今天这身打扮没有?连衣裙是前不久买的,亏得她想得出,头上还扎一朵白花!她说是在为玲玲戴孝!哦!我当然注意到了!她脸上气色也很不好,而且眼睛还有黑圈,一幅明显没休息好的状态!就是,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她,她的精神负担很重,我担心她会彻底崩溃!她妈见她这幅模样也很害怕,现在讲话都变得小心翼翼,不敢乱发脾气……唉,她原来是一个多么开朗活泼的人呵!她其实爱穿蓝色的衣服的,夏天她都爱穿那身天蓝色的连衣裙,她在学校别人都呼她“蓝玫瑰”……蓝玫瑰?!这个名字挺俗气?你感到吃惊?不、不……琴琴还特别喜欢蓝玫瑰花,张亚写给她的情书,都是一口一声蓝玫瑰呢!哦!我心里一阵慌乱,赶快将话岔开:

你在城里工作,你们怎么不搬进城去住呢?小孩上学也方便。是的,孩子上学不太方便,真是苦了她们。不过,城里房子紧张,好容易分到一套,还不足七十平方。而水电站的房子,有一百五十多个平方!紧邻江边,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玲玲、琴琴都自己的间房,她们也都不想搬进城去。我们这栋楼,楼下的人还从阳台可以钓鱼呢!我原在学校有间小房,现也有一间。基本上一个星期回家一次。自从去年七月玲玲游泳淹死后,我们一天到晚面对着这条江,一家人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尤其是琴琴,老站在阳台望着江水发呆,有时半夜深更被噩梦惊醒,哇哇大哭!因此,最好解脱的办法是离开那个地方……我是突然想到老同学何进的,我可以调到这里文化馆,也可以来这里教书。再加上你又在这里,使我下定了决心……

唉,琴琴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又是一个苦命的孩子,玲玲的死给她带来了一系列的变故,也给她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创伤……

一只野猫从那个小窗孔中伸进一个头来,它是闻到了香味窜过来的,温柔的还带有点嗲气的叫了一声,我正想甩一片牛肉给它,它呼啦一下就吓跑了!它大概以为我要打它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上卷:柳河源 :报恩(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