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目录] > 第10章:十 心境明觉落花娇娆 情意悲感妻妾暗昧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第10章十 心境明觉落花娇娆 情意悲感妻妾暗昧

冰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次日,艳阳高照,被雨水洗过的天气格外清新,泥水也被晒干了。黛玉拿出花帚轻扫径上的落花,紫鹃见了,回屋拿出绢袋要把落瓣装进去,黛玉说:“不用了,让它们尘归尘土归土吧。来源于泥土,又归于尘土。”

把花扫到花树根下,有些花已被泥土沾污了,黛玉吟道:“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生媚万木春,死香一方土。”紫鹃迷惑不解,呆呆地看着黛玉,想到自从黛玉死里逃生活过来,就与以前不同,不再无故寻愁觅恨,悄然伤悲落泪。

黛玉看她发呆,笑着说:“你发什么呆?”紫鹃猛醒,也拿起花帚,扫了起来。一堆堆乱红堆在花根下,花上枝叶如碧,翠然生光,映衬着姹紫嫣红向阳更娇更媚,活泼,繁盛。上也是花下也是花,不仅没有雨后“绿肥红瘦”的凄凉,反而更增盎然春意。

黛玉心内喜悦盈盈,不同处理,果然效果不同,想来万事万物,本质不变,就看你如何想,如何做。又想到,同一场雨,有的花被雨打落,有的却借着雨水的滋润更增颜色。是怨雨呢,还是喜雨?花之落,是花之弱还是雨之过?黛玉百思难解,理不出头绪。

青鹭端了药上来:“姑娘,歇会儿吧,别劳动了身子。”

黛玉放下花帚,进了屋里,蓝鸢打来水,黛玉洗了手,把药喝了,放回托盘,因问:“这药怎么与往日不同?”青鹭道:“听说吴太医有事回乡,临走时嘱咐给姑娘的药主药暂时不变,副药可以根据情况变换,想来这是其他太医开的方子。”

“噢,叫王嬷嬷来。”

王嬷嬷来到里间。黛玉说:“想劳烦嬷嬷到贾府走一趟,看那边情形如何,需不需要人手,如果需要,我们就过去。另外跟老太太说,以前有个癞头和尚曾用玉救过二爷和凤姐姐,如果能找到他,兴许他能找回二爷的玉来。”

王嬷嬷刚想走,黛玉又道:“听说这个院子有一个门是朝街的,能不能不惊动王府,从这里出去?”王嬷嬷答应着出去了,不一会儿又回来,道:“侍卫不让出府,说王爷吩咐的,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许随意进出。”

蓝鸢道:“这命令还没解除吗?姑娘刚到这儿时,王爷怕走漏消息,为了姑娘安全下的死命令。所以当时那边王府的人也没人能进来。可是咱们与王府的门已经通了,那边怎么还那么死把着。”

紫鹃进来道:“想来也是为了王府安全,留香园与王府相通,万一这边进来什么人会影响到那边。姑娘,别贪方便了,万一出事,我们可担当不起。”黛玉道:“我没想到这些,只是从那边出去,还要通过老太妃或王妃,怪麻烦的。”“那就找二爷好了。”蓝鸢道。

于是黛玉让蓝鸢带着王嬷嬷去找水澄,好出王府。不一刻,蓝鸢回来,说王嬷嬷已经出去了。

黛玉带着紫鹃等收拾屋子,赵嬷嬷来“天和”找孙嬷嬷,黛玉知道这赵嬷嬷也是北静王的乳母,很得北静王的信任,北静王有些内宅之事不便与太妃说又不愿与王妃说,就找这两位嬷嬷商量。此来找孙嬷嬷必有要事。果然,二人唧唧咕咕一阵子一同出去了。

黛玉休息之后,由紫鹃扶着,去看王妃,才知王妃昨晚出事险些小产,看她病着,不便打扰,就安慰一番,告退出来,回到“天和”。孙嬷嬷正数落丫头们不服侍姑娘,让姑娘一人乱走恐出事故。见黛玉进来,笑着迎上去道:“姑娘这是去哪里了?让我好生惦记,王爷让我服侍姑娘,姑娘如果有个闪失,我怎么向王爷交代?”

黛玉道:“让嬷嬷记挂了,我只是去王妃那看看,才知王妃昨夜出事故了。”孙嬷嬷扶着黛玉进到屋里,见四处无人,低声说:“王爷正察这事呢。”黛玉愕然:“王妃小产,察什么?”孙嬷嬷道:“听说是几个姨娘动了手脚,在汤里下了药。王爷命几个姨娘不许出门,刚才叫我和赵嬷嬷过去,就是让我俩特别注意会槿园和咱们这里的安全,咱们这里还好,都是王爷的亲信,不会出问题的。”

黛玉道:“咱们这里没碍着别人什么,怎会不安全?”孙嬷嬷笑笑:“谁说不是?怕是王爷多心,不过小心也好。姑娘不知咱们这里复杂着呢。”孙嬷嬷为黛玉讲起水氏家族史来。

水氏先祖兄弟较多,但只有水溶亲祖水凭祀住在这里。水溶的祖父这一辈有兄妹三人,水垣、水埙、水尘。水氏兄弟在当年宫廷政变中拥主有功,水埙亦该封王却功成身退,隐居不出。水尘本是当时贵妃,即现在文宣郡王的母亲。产后不久即便病逝。水垣有一子一女,儿子即水溶的父亲水荆萧,女儿即勇毅王妃水芫芷。水荆萧有三男二女,长女水漓、长子水溶俱是嫡妃所出,水汐、水澄、水洛都是庶出,只可惜水荆萧虽然儿女众多,却命不久长,所以水溶年未弱冠就袭了王爵。

王太妃见水氏支庶不盛,十分着急,很早的时候,就把自己得意的丫头铃儿给了水溶做妾,铃儿自视长得美貌,是太妃钟爱的,又是王爷第一个有名分的女人,未免逞胜好强,事事抢尖,不落人后。

惠姨娘是一个知府的千金,叫谢明惠,长得花容月貌,又知诗书。当年被父亲作为礼物送到王府,水溶拒收,本想送回。可惠姨娘说,既入王府,就是王府之人,再被送回去,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以死相胁。水溶无法,让她暂时住在王府陪伴母亲,谢明惠文静端庄,举止得体,言谈之间对水溶充满爱意和关怀,哄得王太妃很是喜欢,后来其父母过世,想送也无处可送。姚王妃因不受水溶喜爱,就想讨好水溶,又想显示自己贤惠讨好太妃,就鼓动王太妃做主,把惠姨娘配给水溶。因为谢明惠颇知诗书,水溶很宠她。惠姨娘如愿以偿之后,仗着王爷的宠爱、王太妃的喜欢,反过来处处与姚素作对,想要与王妃一争长短。

姚王妃打错算盘,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处处受惠姨娘的掣肘,心中暗惊,怕有一天自己地位不保,只能仰仗娘家巩固自己地位。而姚王妃怀孕也让惠姨娘紧张,母以子贵,姚王妃毕竟是嫡妻,如果诞下世子,自己终生无望。

锦姨娘是王爷自己收房的丫头,也是水灵翮的母亲,水溶对她一直很好。锦姨娘带着女儿安静的过自己的日子,不惹是非。孙嬷嬷补充道:“我看这事绝对不是锦姨娘做的。”以前还有一个蓼儿是王府的歌姬能歌善舞,很是伶俐,最受王爷宠爱的,却早夭了。

水澄虽未成亲,王太妃已给了一个丫头收房,叫影怜,众人亦称之为姨娘。虽然水氏兄弟有妻有妾,又有众多歌姬舞妓,但只有锦姨娘生了一个女儿,现在王府人丁凋零,王太妃急得什么似的,怕王府嫡出长房无人,好容易王妃有了身孕,王太妃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上头,想要在有生之年看到长孙出世。偏偏这当口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说王爷急不急。

黛玉获悉这里的明争暗斗,不禁想起那边的凤姐、尤二姐、秋桐,夏金桂、香菱,那香菱、尤二姐更是可怜,想男子为功名富贵争斗不休,而女子为一个男人也斗得你死我活,若男子没有这许多妻妾又何至引来这许多纷争,闹得家宅不安。孙嬷嬷走后,黛玉感怀于事,坐到桌前,提笔写道:

惊闻王府中事,有感于心,特写小赋,以抒怀抱。

身处锦玉之中,心慕红尘之外。云山苍苍,江水泱泱。沐日月,饮清风,足以游目骋怀,畅情快意。何拘于礼俗之中,囿于狭庭之内?

冬一裘,夏一葛,足以蔽身暖体;饭一盂,菜一蔬,足以饱食满腹。披绫罗,顶冠冕,列鼎鸣钟,但矜富贵耳。鹪鹩栖丛,不过一枝;鼹鼠饮河,不过满腹。熙熙于名利之场,碌碌于富贵之争,所求何来?

夫子恶功名,厌轻肥,亦可栖林泉,卧松云。吾辈以丝萝之体,依藤绕枝蔓之乔,何可择乎?纵有青竹之心、洁荷之情,焉有僻世之土、绝嚣之池?攀枝附木,觅知己娱心,托弱体求活,然互斗争光,相伐竟宠,劳心伤性,纷纭具出。快者几矣?叹菱也何辜,偏遭棰楚;惜尤也焉罪,忧悒离魂。直木独乔,何处觅求?求一静者,惟古刹诵经,青灯寂寞乎?

萎地柔蘼,泥涂梧桂,何谓高清?愿成东篱之土,化五湖之水,云迹天外,仰怀游踪。

黛玉写完这篇小赋,王嬷嬷还没回来,黛玉有些记挂,不知那边到底如何,后悔自己应该亲去才是。可一想到自己去,宝玉的情形又不是办法,总不能就这样下去,况且把宝钗置于何地。但愿大家都能挺过来。

黛玉正心神不宁,王嬷嬷回来了,告诉说:那边都好,老爷把地卖了万八的银子,够大老爷、珍大爷走用和家里的花销;宝二爷今儿也很好,老太太哄他说,等家里收拾齐整了,再接姑娘回去,如若不然,会影响到姑娘的病,宝二爷也就不闹了。一个劲儿的张罗着让快些收拾利索;琏二奶奶的病也轻了好些,只是还不能理事,一切事情都是太太、宝二奶奶、三姑娘张罗;珠大奶奶和宝二奶奶让问姑娘好;找玉的事也与老太太说了,老太太说幸亏姑娘提醒,要不就忘了和尚的事,当下就让老爷派人暗中查访。黛玉听了,才放下心来。一时无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十一 进勇府黛玉惊众人 传信息水溶探绛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