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目录] > 第14章:十四 王府出殡郡主安宅 奶母兴权姨娘掀浪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第14章十四 王府出殡郡主安宅 奶母兴权姨娘掀浪

冰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非正式祭日,趁人少之时,贾政、贾琏也来祭吊,邢、王二夫人俱来参祭,因黛玉的关系,水芫芷、水漓在留香园亲自接待了邢、王二夫人并款待酒饭,黛玉也拜见了两位舅母,邢王二夫人说了一些感谢王府救治黛玉、勇毅王妃善待黛玉恩德的话,两位王妃很是谦逊和气,说已是自家亲戚不必外道,弄得邢、王二夫人摸不着头脑。两位王妃以为贾家已知道黛玉拜勇毅王妃为义母的事,却不知黛玉每次回府都有各种因由没有来得及说,再加上黛玉也不想说这些事情去显贵,因此贾府也只知道黛玉与北静王的表妹、勇毅王府的郡主康宁很要好而已。两夫人不明两位王妃这亲戚之说是何指,见两位王妃没有深说,黛玉低头不语,虽然疑惑,也不便深问。饭后告辞离去。

在大祭之日,太子亲来上祭,太子本与北静王友善,又有帝皇旨意,自是勤恳,北静王、勇毅亲王、龙勋、龙信等迎将进来,太子来到王太妃灵前,上香致祭,锣声一响,诸乐齐奏,那边烧化纸钱,北静王等孝子在灵侧、水漓等女眷在幕内哀哭叩头谢礼,一些仆从也随起举哀。之后,北静王又陪同太子去祭奠姚王妃。

太子道:“修短随化,生死倚之,王太妃、王妃羽化自然令人悲怆,焉知其不以脱离形骸束缚仙去而欢快,还望节哀顺便。”水溶跪谢曰:“家门不幸,接连丧亲、丧妇。劳烦太子亲临致祭,水溶感激涕零,焉敢不自爱,辜负太子盛意。”第二日,皇上又命总管太监捧着圣旨代皇帝祭奠,北静王迎旨谢恩,叩谢皇恩浩荡。诸大臣上祭不能一一道述,暂且不提。

王妃和太妃在不同的日子出殡,出殡之日,六十四青衣请王妃之灵、延康任孝子摔丧驾灵,八十一青衣请王太妃之灵,前面铭旌引路,执事陈设齐备,光艳夺目,皇太子亲自送殡,诸王公陪随,送葬队伍从北静王府一直排出十多里地,浩浩荡荡,直奔水氏家族墓地,水氏家族在中原、南方都有墓田,后长居京城,就在京郊又置墓地,使逝者早日入土为安,以后适时再行迁葬。

路两边排满了各家路祭祭篷,北静王一路谢祭,走走停停,过午之后方到墓地,墓穴早已选好,王太妃葬在水荆萧墓旁,姚王妃葬在离太妃墓穴不远之处,老太妃选中的儿媳到底陪伴了她。

安葬之时,另演佛事,重设香坛。葬毕,太子先行告辞,其他王公各官、王妃、诰命也一起一起的散去。只有至亲好友等做过七日安魂道场后方散。墓园之中,本有护卫之人,水氏一族每年按时祭祀,常有人来,为方便行止和供守护之人居住,已广建房屋、厅堂,祭堂,百来间房舍错落连成一处大宅。守冢倚庐早已搭建完毕,水氏兄弟姊妹守护墓旁,一些至亲好友住进大宅。

水氏诸人都去送灵,委托黛玉照看家里,又怕黛玉孤寂,接来康宁做伴。黛玉本是不谙俗务之人,一应家事都不惯打理,在王府是寄居,不好插手府中事务,对王府事宜又不熟悉,很是为难。无奈勇毅王妃看重,水漓、水溶坚持,此情此景又不好推托,只是暗自担惊、发愁,唯恐出事。好在王府严明,即使主人不在,也不敢胡为乱行,都还守规守矩。水溶多派侍卫加强王府防卫,又将自己得力的亲信留在府中照应,内里委派赵嬷嬷、孙嬷嬷协助黛玉,赵嬷嬷、孙嬷嬷都是王府老仆又是王爷的乳母,对王爷爱护备至,忠心耿耿,赵嬷嬷为人干练,处理事情又公允,孙嬷嬷为人慈和,敬上爱下,丫环媳妇们都敬服她们。老太妃都给她们三分颜面,王妃对她们也礼数周到,不敢以普通奴仆对待,是很有威势的人。有她们压服众人,谁也不敢偷懒耍滑。

水溶那里也不时派人回来看情况探消息。两位嬷嬷受王爷之托,更是勤勉,内宅各处每日都视察几遍,黛玉虽也巡视,不好发号司令,一应事务都由她们去处理,凡事安排得妥妥帖帖。几日下来,黛玉才放下心,不似先前紧张。孙嬷嬷更受王爷嘱托让她照应好黛玉、康宁姊妹起居。

一日,孙嬷嬷闲下来回到留香园看望黛玉和康宁,黛玉忙起身问好让座,孙嬷嬷道:“两位郡主在此,老奴怎么敢坐呢?”

黛玉道:“嬷嬷说的哪里话,这几日,府中无人,幸亏嬷嬷安排得妥当,才没出什么纰漏,王爷虽托了我,可我却什么都不懂,一切都是嬷嬷做的。嬷嬷劳苦功高,辛苦了。别说座位,等王爷回来,必有重谢的。”

蓝鸢端上茶,孙嬷嬷告了座,坐在桌旁的绣墩上,道:“郡主们年纪轻,不理家务,自是不甚清楚,等将来出了阁,自己当家理事慢慢的就都明白了。我也是跟着老太妃学来的。”

康宁道:“那您老得教教林姐姐,‘书到用时方恨少’,等林姐姐当家理事,现学都来不及。”黛玉怒道:“康宁,胡说什么?”

康宁笑道:“我怎么是胡说,孙嬷嬷您说我说的是与不是?”孙嬷嬷没有听出两人笑闹之意,道:“郡主说的是,有些事情得平时日积月累才行的,”康宁得意的冲黛玉一笑。黛玉不去理她,继续听孙嬷嬷说话,孙嬷嬷继续道:“像我们王妃,刚嫁进王府的时候,也什么都不懂,很束手束脚了一阵子,王爷对她又很冷淡,幸亏有王太妃扶持着,才慢慢好了。熬了这几年,好容易有了身孕,本以为有了依靠,谁想会这样。看来,都是命中注定的。”

黛玉叹道:“不管怎样都是女子命苦。今时不知下时的命,要操纵在别人手里。”孙嬷嬷见黛玉伤怀,道:“我看呢,郡主的命就会不错,长得这样好看,谁娶去不得当凤凰似的捧着,还会委屈郡主不成?”康宁大笑。黛玉羞红了脸,微怒道:“嬷嬷也来胡说了。”孙嬷嬷道:“我不胡说,看我们少姑奶奶,明亲王有多宠她。”康宁道:“将来姐姐要找一个像我哥哥那样的夫婿才成。”黛玉道:“康宁你又来了,看我不打你。”三人说笑一阵子,孙嬷嬷告辞走了。

炎暑渐消,秋风渐紧,几天之后,水氏两位王妃带着北静王府的女眷回来,见府中安然无事,有条不紊,对黛玉很是赞赏。黛玉道:“我有何德能能有治家之才,全是嬷嬷们一手操办的,应为嬷嬷们记头功。”两位嬷嬷做事本为尽责,不图褒奖。不曾想黛玉不贪功邀宠,把所有功绩全给了他们,对黛玉更是敬重。因说:“郡主每日巡视理事,很是辛苦,功劳是郡主的。”

勇毅王妃道:“你们都辛苦了,等王爷回来给你们记功。你们王爷硬要为老太妃守墓,我看还有一阵子才能回来,我们也不能在此久住,这里还要靠你们。玉儿,你就在这里帮着料理几天。等这里有了头绪再回去。”

黛玉道:“几位姨娘已回府了,理当她们料理王府事务,我做客王府怎能僭越行事?再说,我对料家理财本也不懂。”

水漓道:“三妹妹不知,这三位姨娘,你让谁当家做主?锦儿也就罢了,老实木讷。论理,铃姨娘是二奶奶,王妃一去,她为尊,可她那样子,泼辣强横,谁能服她?惠姨娘肯定不服,会起事端。惠姨娘出身官宦,倒有治世之能,可位居三奶奶,让她压过铃姨娘,铃姨娘自不肯。别家没料理好,又起内乱。王爷两处忧心,再有个好歹的。妹妹就再辛苦几天,等王爷回来让他好好谢你。”

黛玉很为难,哪有主人在家,客人管家的理?水漓千求万恳,勇毅王妃又说这是北静王爷的意思,三位姨娘回来时已向她们讲清楚了,也吩咐了管家奶奶们。黛玉只好答应。两位王妃住了一夜,第二日回府去了。

果然照着水漓的话去了,铃姨娘仗着自己是二奶奶,又是王太妃亲赐的,身份不比寻常,现在王太妃、王妃都不在了,就应该自己说了算,当家作主;惠姨娘出身官宦之家,自认身份高贵,做一侍妾已觉委屈,觊觎王妃之位已是很久,如今更觉机会来临,岂肯让铃姨娘专权在前?两个姨娘各怀心腹事,一个张扬,一个内敛,斗起法来。幸好王府规矩森严,水溶临走交代内宅之事悉听郡主和赵孙二嬷嬷行事,外面事务悉听应聚元和冯麟安排,对两位姨娘的吩咐只是哼哈答应阳奉阴违,她们的指令也只在怡芳园通行。当两位姨娘发现斗来斗去,只是井里翻波,没掀起大浪,要找黛玉说事的时候,赵、孙两位嬷嬷找到两人,说两位姨娘闹得太凶,举宅皆知,王府不安。王爷回来定会责怪,王爷最忌女子弄权,内宅有事。上回王妃出事,王爷对姨娘已是不满,现在非常时期,两位奶奶不仅不安定府内众人,还带头兴事,不是为尊者的样子,对二位奶奶也不好。一听“为尊者”三字,惠姨娘冷静下来,不与铃姨娘计较,铃姨娘没有了对手,也就安静了。惠姨娘开始韬光养晦,无事不出怡芳园,出来也只到留香园看望那姊妹俩,与黛玉、康宁谈讲谈讲,孙嬷嬷以黛玉身体虚弱需要休养为由,不时拒绝来访。黛玉反而不好意思,自己寄居王府,姨娘毕竟也是主人,焉有客人拒绝主人的道理?她一来,黛玉反而倍加殷勤。

……本章完结,下一章“十五 自作孽惠姨娘遭遣 心受困北静王表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