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目录] > 第24章:二十一 观画品诗太子失魂 揣情度意水漓惊心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第24章二十一 观画品诗太子失魂 揣情度意水漓惊心

冰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转瞬之间,新年过去,这一天太子过府找堂兄龙勋、龙信闲话,谈到朝廷议和之事,说南安王即将回京,请旨定夺议和事宜。皇帝可能要遣宗室之女和亲。龙勋问道:“要遣哪家之女?”太子道:“此事如何裁撤,皇帝还未决定。要等南安王回京才行。”

龙勋道:“都是姚子建首战不利,丧师辱国,如若不然,何致如此?”太子道:“水溶因事牵连,丧母失妻,也难为他了。年前,听说水溶病重,因宫中有事,未去探望,后听说好了,亦未去成,现下如何?”龙信笑道:“前些时候,还到这儿来过,精神不错。太子还念旧时情谊,难能可贵。”太子道:“水溶幼时陪读,与我相交,一同读书习武,岂能忘的?袭王爵之后,朝政繁忙,来往渐疏,心中着实想他。”

龙信道:“这好说,明儿将他约来,欢聚一次若何?”龙勋道:“他让康宁吓怕了,一来,康宁就缠着他比武。”还未说完,就听有人道:“我缠着谁了?”太子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康宁闯进门来,龙勋道:“姑娘家,无事怎么闯进前堂来。成什么体统?”康宁道:“太子哥哥又不是外人,我打听好了才进来的。我是来找你们看稀奇的。”龙勋道:“什么稀奇?”康宁一手拉着太子,一手拉着龙勋,又回身叫着龙信,说:“到了就知道了。”

康宁拉着三人到了自己住处,一进门,一幅大幅美女舞剑图扑进眼眸,衣衫面目细致入微,剑势凌厉,似带风声,风采神韵却是康宁。画卷上配一首诗:

清媚刚厉两相邀,谁言闺阁轻步娇。

蛮腰偏舞青锋剑,刺破长天震九霄。

三人一边看康宁,一边看图画,一边品诗,啧啧称道。康宁一边得意洋洋。龙勋道:“是三妹妹画的?”康宁奇道:“你怎么知道?林姐姐说她刚学画人物,我是她第一个作品,你又如何知道的?”龙勋笑道:“我府上下,除她之外,再无如此能人。”龙信道:“了不得,第一次,就如此,让我等惭愧死。怪不得前些时让我找一些人物画本来,原是为此。”

三人看完美女舞剑图,一边赞叹,一边出来,到了院中,太子不觉往月洞门那边看了一眼,看到一个身穿淡绿衣衫、外罩青竹翠玉绸缎羽绒斗篷、清灵秀丽的女子正要过来,抬眼看到陌生男子一愣,随即退回。太子哪见过这样人,一时心醉神迷,三魂七魄俱都出壳,呆呆出神。龙信见他出神,随他目光望去,见到黛玉的背影,笑道:“这就是那位丹青妙手、诗界天才、乐中高人,如何?”太子道:“世间真有如此美貌的女子吗?”龙信笑道:“东宫什么美女没有?却像未经人事一样。”拉着他出了庭院。太子道:“东宫美女如云,却无如此才惊色绝的。”

太子到前庭略坐了坐,告辞而去。龙信回到家里,对水漓说起康宁舞剑图,笑道:“一个林妹妹,惹得水溶害了相思病,如今又让太子神魂出壳,可真是红颜祸水。”水漓道:“这话从何而来?”龙信将太子见到黛玉失态之事讲了。水漓说:“这怕不好,太子真的看中了林妹妹,管我们要人,我们怎说不给?到时,水容岂不是落空了吗?看水溶情形到时焉有命在?”龙信说:“干脆先让水溶把事定下来,三妹妹一成他人之妇,太子就不能要人了。”

水漓道:“谁说不是呢?可水溶在孝中,又听说林妹妹是外柔内刚的烈性女子,她若不愿,又怎能相强?”龙信说:“关键还在三妹妹身上,你可知道她如何想?”水漓道:“我曾试探过,却没看出什么。真难以摸透她的心思。”龙信道:“以后有机会再试试。”水漓道:“也只有见机行事了。”夫妻夜话不提。

太子回到东宫,立见东宫粉黛无颜色,辗转反侧,寤寐思服,再放不下黛玉,只思一见。不时来王府,不是与勇毅亲王下棋,就是找龙勋论诗,与龙信谈兵,不一而足。龙信回来对水漓笑曰:“我王府门槛要被踏破了。”水漓道:“我看太子醉翁之意不在酒,其意甚明。”龙信道:“前儿太子在老王爷面前盛赞三妹妹,意思很明显,连老王爷都感到了。”夫妻二人暗自着急。

出了正月,酷寒减缓,河水渐渐开化,梅花迎雪傲立,一院子的花既缤纷鲜艳,又疏淡清丽,勇毅亲王带着一家子人踏雪赏梅,其乐融融。勇毅亲王道:“此情此景,宜咏诗作赋方不辜负天降百花装点大地的恩赐。”因说以“梅”为题让众人作诗。

仆妇们摆上桌案,铺好纸,磨好墨,侍立一旁。这边龙勋、龙信、龙兴、龙韫,各自持笔沉吟,那边焉宁苦思冥想,黛玉一挥而就。康宁早已不耐烦,跑下庭阶摘了几枝梅花回来。吵吵嚷嚷要给众人插黛,龙兴说康宁搅扰了大家的思路,康宁不依,说哥哥写不出来,拿自己说事。

勇毅亲王夫妇看着儿女们说说笑笑,很慰心怀。气氛热烈之时,门上来报,说太子听说府中梅花盛开,特来观赏。水漓等年轻女眷连忙回避。太子已走了进来,见台阶之上摆着几个桌案,笔墨纸砚俱全,笑道:“王叔好雅兴,踏雪赏梅,吟诗自娱。”勇毅亲王笑道:“我哪里有此雅兴?不过看着孩子们做些,心里高兴高兴。”太子走到一张桌案前,见纸上诗已写就,拿起诵读:

雪梅

古庭清净地,迎风独自妍。

天酷雪增暖,地瘦梅加繁。

白多三分秀,花添一缕寒。

只为傲霜立,不入百花坛。

读完高声叫好:“此诗既写出梅花迎寒早开与白雪互相映衬装饰山河的现景,又写出疏朗高洁不入俗流的品行,还翻出了新意。好,好。这是谁做得好诗?”勇毅亲王道:“那是我的义女黛玉作的。”

太子道:“怎么不见林姑娘?”龙勋道:“听说太子来了,自当回避。”太子与黛玉失之交臂,大为惋惜。龙信道:“说起三妹妹,我想起来了,好像三妹妹的华诞要到了,三妹妹第一次在我府上过生日,应该好好的办一办。”勇毅王妃道:“听说是这月十二的,你们做哥哥的得赶快张罗张罗。”

太子道:“好啊,办得热闹些,到时我亲来给林姑娘祝寿。”龙信等人答应着,又陪同太子赏了半日梅花,勇毅王妃身体倦乏先回去休息。王妃一走,这边更没了拘束,干脆命人准备美酒佳肴,边赏花,边饮酒,吟诗作对。真是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虽非词客骚人,自觉风雅过人,其乐陶陶。

……本章完结,下一章“二十二 赠灵珠水溶明表意 送戏文太子暗通情(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