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目录] > 第3章:三 暗听琴曲黛玉警心 惊闻秘事水漓观艳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第3章三 暗听琴曲黛玉警心 惊闻秘事水漓观艳

冰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一日吃过晚饭,夜色如水,黛玉让紫鹃焚上香,取出古琴,净水洗手后,铮铮抚来。柔和的乐音随着指尖流淌,似山间溪泉潺潺的在石上流泻,颇有“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之境,渐渐弦音冷涩,冰泉幽咽,欲要破石而出,却百转千回,流转冲击不止,霎时之间,汹涌澎湃,似长江大河摧破千山万岩,一泻千里。惊涛乱滚,卷起千堆浪雪。众弦齐鸣,似几千条长江大河一起入海,撼动海上波涛,风起云涌,大海呼啸而起,翻腾着,掀起滔天巨浪直卷苍穹。繁弦促音让人感到琴弦直要断裂,可是弦音一浪高似一浪涌动良久才渐渐波平浪静,似海上升起明月,月朗山间,泉流石上。渐渐音歇。黛玉渐渐从琴音里醒来.

紫鹃端上一盏茶:“姑娘歇会儿吧,弹那劳什子太伤神。”黛玉接过茶,饮了一口,说:“你不懂。”就听蓝鸢在外面说:“王爷,走好。”黛玉走到窗前看到北静王离去的背影。紫鹃说:“王爷来了吗?怎么没进来?”蓝鸢进来说:“我到园子去的时候,看到王爷过来,刚才我进院,见他在那里站着,没进来吗?”“有几天没见王爷了,他一直没来过。”紫鹃疑惑地说。青鹭拿着折叠好的衣服进来说:“王爷倒是时常来,只是在外面逛,没进来过,我以为他逛园子呢。”

黛玉沉默半晌,对紫鹃说:“收拾收拾东西吧,我们也该回去了。”紫鹃问:“回哪儿?”“还能回哪儿?只能先回贾府了,以后的事情,再说吧。”“回贾府?”紫鹃大惊,“姑娘,不行啊。”“怎么?”黛玉看紫鹃神色慌乱,不由问道:“是老太太或太太不让我回去吗?“不是。”紫鹃低着头两手绞着帕子不敢看黛玉。黛玉疑心陡起:“紫鹃,什么事,你瞒着我?”黛玉眼光又向蓝鸢、青鹭扫过。蓝鸢、青鹭唯唯不敢作声。黛玉拉过紫鹃的手:“紫鹃,我一进京,你就跟着我了,我对你,比对跟着我来的雪雁还亲,我们名虽主仆,可情同姊妹,有什么事,你不能瞒我。”紫鹃见无法隐瞒,只好说:“我告诉你,可姑娘别急。贾府出事了。”“什么事?”黛玉这一惊非同小可。

“宝二爷、宝姑娘成礼之时,姑娘昏死过去,就在这时,贾府被抄家了,北静王爷前来宣旨,看到姑娘入殓,本想看看姑娘容颜,没想到还有救治姑娘之法,就以姑娘只是贾府亲友不是贾家之人为名放我们出来,因姑娘已是入棺之人,官兵也没阻拦。王爷派人秘密把我们送到这儿来。”黛玉身子一晃,紫鹃赶忙上前扶助。黛玉定了定神问道:“因何事被抄?”“具体情由我也不很清楚,到这里后,就光顾着姑娘的病,也没……”

“王爷应该知道吧。蓝鸢,能不能找人问问王爷。”黛玉道。

“我去找人回禀,说姑娘找王爷。”蓝鸢说着就往外走。黛玉叹了口气:“算了,天太晚了,王爷也该歇着了。”蓝鸢见黛玉着急的样子,怕她急个好歹的,不好向北静王交待,就说:“王爷吩咐过,姑娘什么时候有事随时告诉他,我去找侍卫,这里的侍卫太监都是王爷的亲随,他们能找到王爷。”“如果王爷休息了,就不要打扰了。”黛玉叮嘱一句。

蓝鸢出去,黛玉如坐针毡,王府这么大,不知侍卫能不能找到王爷,也不知北静王是否已经歇下。贾府人的命运又如何。不知过了多久,蓝鸢跑进来说:“姑娘,王爷来了。”黛玉忙起身相迎,北静王走进屋,黛玉跪倒在地:“这么晚了,打扰王爷实在不该,只是恳请王爷救我外祖一家,黛玉结草衔环当报王爷重恩。”

水溶伸手扶起黛玉:“姑娘快起来说话,水溶能尽力之处必当竭尽全力,只是此事还有一番周折,不是仓促间就能完结的。”北静王让紫鹃扶黛玉坐下,自己坐下来细说原委:

原来有几个御史接连参奏贾家之人,说贾府之人依仗皇亲国戚横行不法:贾赦交通外官,恃强凌弱,强取民财,逼人致死;贾珍纵儿聚赌,替弟娶妾强占良民妻女不遂,逼死人命;贾政不能约束下属,纵吏为虐,荼毒百姓等等。皇上震怒,下旨收捕所涉人犯,查收宁、荣二府。在查抄过程中,锦衣军又查出许多御用禁用之物和重利盘剥的票据,因此案情加重。皇帝又下旨贾氏一族全部收监,家产抄没,要亲自审理此案。最近边事吃紧,朝廷忧心边患,一直在商议军机要事,贾府的案子也就暂时搁置了。

黛玉一听里面事涉人命,知道案情严重,又听有谋逆之嫌,忙跪下道:“王爷,我外祖家平日虽骄纵些,但决不会有谋逆之事,望王爷明察。”水溶扶起她:“姑娘所言极是,我问过政老,政老说那些御用之物是为元妃娘娘准备的。我想等皇帝审查之时,会问明白的。”

“王爷,黛玉还有不情之请,恳请王爷念在与贾府世交的情分上,保全我舅父、表兄性命。黛玉感恩不尽。”水溶说:“姑娘不说,我也会竭力周旋,姑娘尽放宽心。现在朝廷计议已定,准备出兵边疆,只是将领还没确定,但很快也会有着落。此事一过,圣上就会过问贾府的案子,朝廷有一些元老旧臣与贾府交厚,会说上话的。姑娘不必着急,安心养病为要。”

北静王又说了些宽慰黛玉的话,告辞出来,嘱咐兰鸢、青鹭好好服侍,悉心照料,这才离去。

紫鹃见黛玉忧思贾府安危,本已红润的脸庞又见憔悴,就不断地说些劝解开导的话。黛玉说:“你不用劝我,我岂不知穷通祸福终有定的理,宁荣二府尊荣富贵百年,盛极自衰。不该我说,这两府中男子只是安享祖宗余荫,作威作福,哪有成事定业的人?还不如凤姐姐有决断……”因想到凤姐行事之狠辣阴毒,便不再说下去,只说,“理儿是那个理儿,可毕竟都是我至亲之人,怎能不忧心呢?”

紫鹃冷哼道:“至亲之人还行那种毒计。”见黛玉脸现凄楚之色,忙道,“姑娘,别想了,想也白想,王爷他们会有办法的。今儿风和日丽,我们到园中逛逛。”边说边拉黛玉走出院门进入园中。两人穿花度柳,一路往湖东南的景山行去。黛玉心中烦闷,无心赏花观景,坐在山旁石凳之上望着湖中的水鸟出神,紫鹃摘了些花草,编着花篮,不时逗弄黛玉。

主仆二人一坐大半天,直到乏了才要回去,忽见蓝鸢行色匆匆地走来,见到二人,惊喜道:“姑娘在这儿,叫我好找。快,快回去,明亲王妃来了,指名要见姑娘呢。”“明亲王妃?要见我?”黛玉摸不着头脑。蓝鸢边拉着黛玉往回走边说:“明亲王妃是我们王爷一奶同胞亲姐姐,嫁给了勇毅亲王的儿子——明亲王,今儿回家省亲,大概听王爷说起你,就特地到这儿来见姑娘。快点吧,他们已在屋里等着了。”

黛玉走进“天和”,见自己住的正房门外站着几个着装华丽的丫环仆妇,门里一个眉目如画、满脸英气的少女正焦急地向外张望,见黛玉进来,欢快的跑到黛玉眼前,看了黛玉两眼:“这一定是林家姐姐了,果然美如天仙,比画儿上的人还好看,怪不得有人放不下。”黛玉虽不知她是谁,见她打扮不是普通人,正要与她见礼,那少女已拉着黛玉的手进了屋里,绕过屏风。看到几案前坐着一个中年美妇,手里拿着自己誊写在薛涛笺上的诗稿,正与站在旁边的北静王品评。中年美妇见黛玉进来,站起身形。黛玉盈盈拜倒,美妇人拉起黛玉上上下下瞧了半天:“果然气度不凡,清静雅丽,超尘脱俗。有品貌,有才情。”回身看着北静王笑着说,“难怪,难怪。”说得北静王不好意思起来。

那美妇人正是明亲王妃水漓,她也不理会北静王的窘态,自顾自地拉着黛玉说话,不过是问一些家乡啊,年龄啊,吃药治病一类的家常话。那少女见她们絮叨个没完,不耐烦地说:“见到个神仙似的姐姐就不待见我了,我不依。”上前拽着黛玉说,“她可是我先看到的,应该归我。”水漓笑着说:“你先看到的?”她一指北静王,“是他先看到的。”又拉过少女的手,对黛玉说:“这是勇毅亲王的女儿,明亲王的妹妹,康宁郡主。”黛玉敛衽行礼。康宁一把抱住黛玉:“不用了,见到你就觉得清新,我也有姐妹,可是不像你这样好看。”水漓说:“这就叫一见如故。”

几个人说了一会儿话,明亲王妃带着康宁郡主回去了,北静王也随着离开。弄得黛玉一头雾水,自己在这儿住了近一个月,北静王府没一个人来过,仿佛这里不是北静王府邸。今儿忽然来了北静王的姐姐——明亲王妃和勇毅亲王的郡主,不知是何缘故。

勇毅亲王是当今圣上的嫡亲同胞兄弟,很受皇帝宠信,其子龙信曾率大军征战边庭,屡挫强敌,建不世奇功,回朝后加封明亲王,这一门双王富贵无加。因想到“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不仅不居功自傲,反而处处谦抑,不妄参朝政,主动交出兵权,也不交结大臣。皇帝对他们更加信任。勇毅亲王的王妃、明亲王龙信的母亲就是北静王的姑姑水芫芷。

水芫芷未出阁时,深受父母宠爱,水溶的爷爷北太王爷特意在王府旁边为女儿盖了一座别墅,取名“留香园”,意为把女儿留在身边之意。一次太王妃奉懿旨带女进宫朝见皇后,当时还是皇子的勇毅亲王恰好在旁,一眼看中了水芫芷,求母后做主,娶为妻室。

水芫芷嫁入皇家,北太王爷留女在家的愿望落空,可是却不允许别人进驻留香园。除了仆佣洒扫,园丁修整园子,留香园一直空着。又因有人利用园空之际出了一回事情,北静王下令封锁留香园,任何人不许进园,为水溶救助黛玉钻了空子,黛玉住了这么久北静王府竟无一人察觉。水芫芷嫁勇毅亲王后生二子一女,长子龙勋准备承袭勇毅王一职,次子龙信封明亲王,娶的是自己的内侄女水漓,一个女儿就是康宁郡主。康宁顽皮异常,好动,喜欢和哥哥们耍枪弄棒,勇毅王夫妇也不管它,任她胡闹。

这月二十八是北静王太妃的寿诞,由于北静王妃有孕在身,水漓怕事情张罗不好,提前回家省亲,帮着办理庆寿事宜。康宁和这位既是表姐又是嫂子的水漓非常要好,就跟了来。水漓爱惜弟弟,许久不见自是关心,发现水溶面色发白,体虚气弱,问他身体状况又说无事。偷偷打听服侍之人,王妃姬妾仆妇丫头竟无一人知晓,说水溶好久未到王妃住的会槿园、众姬妾所住的怡芳园去了。一直由太监服侍在栎园歇息。问到水溶的亲信太监总管冯麟,冯麟开始不肯说,直到水漓说事涉王爷安危,如不肯说必彻底清查,到时都问个伺候不周、护卫不严之罪。冯麟见事查起来也隐瞒不住,只好说实话,并说此事千万不可对外人说,事关王爷性命。这才说出水溶为黛玉一洒心头之血作药引救命之事。水漓大为震惊,既为心疼弟弟,又为不知什么样的女子让水溶如此不惜性命搭救。直接去问水溶,水溶见瞒不住只好实话实说,再三嘱咐,不许对王太妃、王妃说起此事,带着水漓和康宁来见黛玉。

谁想到这好动的康宁喜欢上了好静的黛玉,不时偷偷地到留香园找黛玉,给黛玉表演她的拳剑功夫,又缠着黛玉教她作诗、弹琴。黛玉本来厌烦礼仪虚套,在贾府时是不得不为的,可在这里,康宁郡主不拘小节,也不与她讲尊卑贵贱,没有郡主的架子,只一味流露少女自然的本性,率性而为,很投黛玉的脾气。两个女孩竟成了朋友。康宁提出要与黛玉结为金兰姊妹,黛玉连称犯臣眷属不敢高攀。康宁不管这个,让北静王准备香烛,硬拉水漓作证,与黛玉祭拜上天结为姊妹了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四 观帛画王妃认才女 听春山琴箫奏流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