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目录] > 第33章:二十五 走穷途苦绛珠自戕 飞马鞭痴王爷救难(1)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第33章二十五 走穷途苦绛珠自戕 飞马鞭痴王爷救难(1)

冰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位王爷来得急,走得快,贾府人还没从混沌中醒来,这是哪一出啊?众人面面相觑,贾母哀叹道:“一定是玉儿做出什么事来了。琏儿,快去打听打听怎么回事。”贾琏赶紧出去,不一时,回来说街上乱哄哄的,士兵盘查很严,都是王府侍卫,隐隐听说王府逃了两个丫头,偷了王府的东西,正在缉拿。贾母哭道:“我怎么有这么个丫头,嫌贾家败得还不够彻底吗,还要来牵连。”

不说贾府惊恐不安,单说北静王水溶出得府门飞身上马,也不等龙信,飞骑直奔东门。水溶的马本是龙信送的千里良驹,怎敌他马上加鞭,奋力直催,那马撒开了蹄子,瞬时已出东门,把家将侍卫远远抛在后面,急得后面龙信直叫,家将侍卫更是担心王爷安危,也奋力扬鞭,一行人纵马狂奔,街上百姓纷纷向两旁闪躲,不知出了何事。

再说黛玉与紫鹃别了雪雁,珍财把她们送出东门,为她们雇好车,只等二人上车远去才回城。这主仆二人身居王侯之府,养尊处优,又加身单力弱,怎禁得车马颠簸?渐渐不支,马车走到一河边,距桥很远,紫鹃见黛玉被颠得晕沉沉的,强自忍耐,就叫车停下来,扶黛玉下车,在河边石上铺上垫子,让黛玉坐下休息。又从车上拿出手炉递与黛玉。

黛玉一边暖着手,一边茫然的望着涌动冰块的河水。虽说逃出了王府,又如何呢?与水溶再见无期,一腔心事又付诸东流。回乡路山高水长,路途凶险,两个孤弱女子能否安然抵达,又如何生活,都无着落。想自己命里注定一生流离,幼年失怙,由南来北,这又由北南逃。心思飘摇,自叹命薄。

紫鹃道:“姑娘,外面风重,透透气就上车来吧。”黛玉站起身,刚要上车,就听后面人喊马嘶:“那有人,在那儿。”举目一看,烟尘滚滚,几十骑转瞬到了眼前,为首之人正是太子,黛玉见上车已是不及,反而镇静下来,太子下马,向黛玉走来说道:“姑娘,请听我说。”

黛玉惨然一笑,去岁初春,死里逃生,今日逢春,却真要命丧黄泉。也不答话,从袖中抽出那柄匕首,拔剑出鞘,太子、紫鹃见状惊呼:“不要。”黛玉猛地将匕首朝心窝刺去。匕首锋利异常,入肉一阵刺痛,黛玉手一颤,拔不出,也刺不进。遂一手握住胸前匕首,一边向河边退去。事起突然,太子仓促之际,不知如何应对。黛玉转身向河里跑去。紫鹃在后高呼“姑娘,姑娘”向黛玉追去。

远处飞马疾驰,水溶高声叫喊,黛玉充耳不闻,只想举身付清流。水溶马到跟前,飞身下马,不顾危险,急步向河中冲去。太子见状,也明白了八九分。河水已及黛玉胸前,黛玉脚下一个趔趄,摔到河中,一股冷水直灌入口,黛玉直觉心口剧痛,浑身冰冷,失去知觉。水溶将黛玉从水中抱起,趟着河水回到岸边。太子解下青绿羽纱的大毛斗篷递与水溶,水溶将黛玉包住。又有人脱下外氅与水溶披在身上,水溶面色苍白,也不说话,抱着黛玉进入车里。早有人上车驾辕,扬鞭向城内飞奔。车夫张大了嘴,吓得说不出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二十五 走穷途苦绛珠自戕 飞马鞭痴王爷救难(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