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目录] > 第34章:二十五 走穷途苦绛珠自戕 飞马鞭痴王爷救难(2)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第34章二十五 走穷途苦绛珠自戕 飞马鞭痴王爷救难(2)

冰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时,龙信等人赶到,太子向龙信说明经过,龙信感叹不已。北王府家将应扬到河里扶着紫鹃回到岸边,脱下自己的斗篷给她披上。太子命人给车夫银钱,打发车夫回去。一行人打马回京,车已被北静王赶走,应扬把紫鹃扶上自己马背,一马双跨,往回驰骋。

水溶在车上拔下黛玉胸前的匕首,鲜血透衣,由于两人衣服尽湿,就从外氅上扯下布条,为黛玉把伤口扎紧,怕黛玉在这冷天冻坏,又把自己胸前的衣服解开,把外氅和斗篷都盖在黛玉身上把她紧紧裹在胸前,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黛玉,一面焦急的催促快点,马跑如飞,到了北静王府,水溶抱着黛玉直奔自己住处,一面走,一面命人去找太医。

王府的大小太监丫头仆妇,一见水溶抱着昏迷不醒的黛玉,两人浑身湿透,不知发生什么事,奔走准备热汤热水。水溶把黛玉放在自己床上,赵嬷嬷跟了进来,水溶命令赶紧给黛玉换衣服,急切之中无处找寻黛玉衣服,也不管谁的衣服,找来一套干的,放下帷帐,给黛玉换上,又为她盖好被。

太监找来水溶的衣服,让水溶换,水溶怒道:“换什么衣服,快点给她驱驱寒气,会冻坏她的。太医来没来?快去找太医,她受了伤。”来到床前,看着黛玉两眼紧闭,面如金纸。紧紧抓住黛玉的手,眼含热泪,心中默祷:一定要醒过来,一定要醒过来。

太子、龙信也到府中,在前厅静候消息,紫鹃换过衣服赶过来照顾黛玉。太医来到,看了伤势,黛玉力弱,穿的衣服又多,匕首未伤及内脏,无生命之忧,但由于匕尖锋利,创口较深,流血过多,也需好生养护。指导紫鹃上了药,包扎好。又怕黛玉在冷天里浑身浸湿感上风寒,开了些驱寒之药。

黛玉在床上慢慢醒来,水溶一直没离床前,见她醒来,喜极而泣。喂黛玉把药吃了,又安顿她躺好,这才想起把身上的湿衣服换掉。太监端上驱寒药物,水溶喝了,又去看黛玉。太子、龙信听说黛玉醒了,没有生命之忧,这才放心。太子想到黛玉自杀,惊心动魄,这样忠情而节烈的女子世间少有,终与自己无缘,又自怅惘。

两人告辞各回府第。孙嬷嬷等丫头仆妇也从勇毅王府回来向水溶请罪,水溶只关注黛玉无心去处理她们,看着黛玉睡得安稳才略放心怀,晚上自在外间暖阁歇息,衣不解带,不时进来看视,不肯离开半步。

第二天,黛玉睁开眼睛就见水溶坐在炕前,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脸就红了,挣扎着要起来,就感前胸处疼痛难忍,赶忙用手捂住胸口,不敢再动。水溶俯身扶住她:“别动,好好躺着,看创口崩裂。”紫鹃等已梳洗完毕,端了水到炕前,把盆放在一个小杌子上,头了热热的毛巾给黛玉擦了脸,黛玉要坐起洗手,水溶不让她动,让紫鹃端着盆,自己轻轻拉过黛玉的手,给她洗起来,黛玉面红过耳,又动不了,只好把脸转向里。洗完了手,蓝鸢轻轻托起黛玉的头,紫鹃拿篦子轻轻的篦通黛玉的头发,理好,用绸巾松松的扎了发根,散放在枕头上,又扶着她躺好。

孙嬷嬷亲自端来了御用粳米粥和几样精致的小菜,水溶端起粥碗,用勺搅着,轻轻吹了吹,舀了少许,尝了尝,这才舀了一勺,送到黛玉嘴边,黛玉只好张嘴吃了。孙嬷嬷半蹲着身,让黛玉看到托盘中的小菜,水溶问黛玉喜欢哪样,他好给夹。黛玉哪受过这待遇,又羞又急,心里又是暖洋洋的。这顿饭吃的艰难,一时间水溶喂完了粥,又拿过帕子给她擦了嘴角。

黛玉伸出手拿过帕子,攥在手里,脸一直红着,也不敢看水溶,只向四下里瞧,知道是水溶的屋子,说道:“王爷,我回“天和”养着吧。“水溶明白她的意思,哪里肯答应她?说道:“在哪里都一样。我是一定要跟着你的。这里还宽阔些,这么多人也住得开。”黛玉道:“这算什么?”

水溶道:“顾不得了,出生入死的,还在意这些。亲眼看着你,我才放心。”黛玉犟他不过,自己又不能动,见他神色之间有些萎靡,为让他放心,只好暂时在这儿养伤。水溶坐在炕边,把太子之事的原委告诉黛玉。责怪道:“你逃出来也就罢了,为何不回这儿来,还要往别处去?”黛玉道:“我到这来又能如何?白拖累你。”

水溶道:“你我既倾心相许,就该生死相依,福祸共之。怎能一人说走就走?要走也是两人一起的。留我一人还能活吗?”黛玉躺在炕上,听得此言,泪珠滚滚而下。水溶握着她的手,动情地说:“是我不好,既在服中,有些话不能言明,又没保护好你。”黛玉道:“这和你什么相干?只是连累了那边鸡飞狗跳的。”

青鹭端来药,水溶接过,一匙一匙地亲自喂黛玉吃了药。安顿她躺好,自己在旁边给她解闷。太监来报说锦姨娘、铃姨娘来问候林姑娘病情。水溶道:“林姑娘还不能起来,需要静养,让她们回去吧。过两天再来。”太监答应着出去了。

勇毅亲王夫妇俩直到太子、龙信回府才知道水溶和黛玉的事,又听水漓、龙信一细说,也深为两人真情所感。派人询问黛玉伤势,要接黛玉回去调养。水溶怎肯放人?唯恐再出事端,决不让黛玉离开自己一步。

水漓亲来看望,并向黛玉、水溶赔不是,是自己不好惹出事来。又道:“你二人既两情相悦,妹妹何不早说,害我白操了这份心,险些出了人命。妹妹这要有个好歹,我们水家岂不绝后?”

黛玉好长时间才明白水漓的意思,面色通红,螓首低垂。水漓又对水溶道:“你拿秋水剑做定,也不明白告诉姐姐,害我左试探,右试探的。这事你要负责。”水溶连说“是,是”。心中却道既是私定终身怎么能说。

水漓道:“老王妃说了,让你亲自过府磕头提亲,以谢今日之罪。也显对三妹妹诚心。”水溶道:“我自当过府向二老赔罪。”水漓又打趣了二人一阵,叮嘱黛玉不要掉以轻心,要好好保养,别闹下病根。这才回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二十六 见圣驾皇上亲主婚 进贾府太子为媒聘(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