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目录] > 第5章:五 问情由太妃究底细 巧周旋北王掩真情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第5章五 问情由太妃究底细 巧周旋北王掩真情

冰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众人说笑之际,门上传信,说王爷回府了。北静王散朝回府先来拜见母亲,见这么热闹,笑着说:“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就是啊,刚才澄表哥和林姐姐琴箫合奏,可好听呢,可惜你没听到。”康宁快言快语的告诉了北静王。

北静王看了看黛玉和水澄:“噢,是吗?那可真是憾事。”水澄、水洛给哥哥见礼,水汐也起身让座。等北静王坐定,老太妃问水溶:“今天朝堂上有事吗?”“朝廷已经派将出征边塞。”水溶答道。

“派什么人呢?”勇毅王妃问。“姚子建带子姚银出征。”

众人半晌无语,原来这姚子建正是北静王妃姚素的父亲,姚银是她的哥哥。水漓问:“这次出征有几分胜算?”“还未可知。”“出兵是必然的,戎狄扰我边境已不是一时了,应该给于回击。”水洛流露出对边塞的向往。

“两军征战可不是闹着玩的。”王太妃压抑着水洛涌动的热情,继续说,“如果你岳父建功回来,就有希望恢复以往的爵位。这是件好事,应该告诉王妃,让她也高兴高兴。”

水溶道:“还有一件也是好事,圣上向刑部询问了宁荣二府的案子,已经解释清楚御用禁用之物的事了。二府案子的最后裁断也指日可待。林姑娘大可放心,我等会尽力保全贾府人的安危。”黛玉跪下道:“多谢王爷周全之恩,黛玉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水溶忙道:“姑娘快不必如此。”水漓扶起黛玉:“好妹妹,快不必这么着,我们是一家人了,他这样做是应该的。不用谢他。”众人又议论了一会儿贾府的案子,猜测皇帝能怎么判,就各自回屋休息不提。两天之后,勇毅王妃、明亲王妃回府,康宁见黛玉兀自为贾府的事忧心,就留下来陪伴黛玉,住进了留香园。

黛玉既然已在人前曝光,水溶也不再遮掩此事,让孙嬷嬷入住留香园服侍黛玉、康宁,并派冯麟主理留香园事务,一切用度不与王府这边相牵扯。又让王府侍卫总管应聚元派可靠之人护卫留香园的安全。王太妃怕窝藏犯官眷属惹出事端,严令消息不许传出二门,只等贾府案子审定之后再说。

黛玉既是寄居此地,免不了各处都要走走问候问候。一天,黛玉去给王太妃请安,丫环通传进去,一会的功夫,出来说王太妃有请。黛玉进了瑞萱堂,看到王妃和水溶的三个姬妾都在,忙给太妃请了安,跟王妃和几个姨娘见了礼。王太妃让黛玉坐在自己身边,黛玉很谦让,王妃让了又让,黛玉见推辞不得,才坐下,笑道:“太妃和王妃、姨娘们商量事情吗?我来的不巧,打扰了你们。”姚王妃笑道:“我们也没什么事情,只是陪王太妃闲话,消磨时间而已。听说那日姑娘鼓琴又和二爷合奏,我没福气,竟然没听到,正悔着呢。姑娘何时闲了,能否再奏一曲,我虽不懂乐理,听着也添些雅气。”

惠姨娘道:“如果听琴就能填些雅气,那天下乐师就都算高雅之人了。须知气度是天赋禀性,想附庸风雅也不过是邯郸学步,不成的。”黛玉听这话说得尖刻,忙道:“我也不会琴技,只是随意抚弄,那日班门弄斧,倒是让王太妃和二爷见笑了。王妃如果爱听,随时都可为王妃弹奏,只要王妃不笑话就好。”

铃姨娘道:“谁敢笑话姑娘呢?王爷知道,那还了得。”黛玉听出话中有话,便不再说。王太妃道:“姑娘在这儿住了这么久,我和王妃也没去探望,都怪溶儿,也不告诉我们,是我们太失礼了。最近姑娘可好些?”黛玉道:“承蒙王太妃挂念,好多了,已不妨事。”又聊了一会儿王府风物,黛玉起身告辞。

黛玉走后,王太妃对王妃及众姨娘说:“王爷受了伤,你们竟无一人知道,都是干什么的?如不是大姑娘问起,还不定怎么样呢?”王妃一见王太妃动怒,赶忙站起,众姨娘也都站着听训。

王妃道:“王爷已有两三个月没到会槿园了,我以为王爷一直在怡芳园歇着。”铃姨娘、惠姨娘、锦姨娘相互看了一眼,铃姨娘道:“王爷也很久没到怡芳园去了。王妃有孕后,我们连王爷的面都没见着过。”王太妃大怒:“王爷在哪里,你们都不知道,你们都知道什么?”惠姨娘道:“我们不知道也就罢了,王爷一人住在栎园,那里不是我们能去的地方。怎么王妃也不知道呢?”姚王妃无言以对。

水氏好道,栎园是历代北静王修身之所,严禁常人进出,但作为王妃却是可以进去的。以往历代王妃也都与王爷一起住在栎园,直到水溶袭王爵,王太妃才搬出栎园。水溶成亲,以王太妃都不住栎园,王妃怎能入住为借口,另院安置姚素。姚素因受北静王冷落,每次去都得不到北静王好脸色,因而去的时候也就少了,以至绝迹。可此话又不能明说,只得隐忍。

王太妃也知姚素处境,叹口气道:“你们都下去吧。以后多上点心。我问问王爷本人也就知道了。”又让人去找水溶,水溶听母亲相招不知何事,急忙来见。

王太妃埋怨道:“你身上有伤因何不说?不是你姐姐派人问你伤势,我还蒙在鼓里。”水溶忙道:“小伤,不碍事的,就没告诉母亲,免得母亲惦记。如今已是好了,更不用说它,不知姐姐怎么夸大其词,倒让母亲不安。”

王太妃道:“你姐姐让人来,只问你好了没有,也没说什么。你是怎么受的伤?”水溶道:“前儿与侍卫对剑,不小心就伤着了,没有让人知道,怕母亲责怪侍卫,以后谁还敢跟我对剑?”王太妃道:“真的好了?请太医没有?”水溶笑道:“孩儿不会拿自己命开玩笑,早请名医看过了,母亲看我不是好好的。”

王太妃这才放心,又问水溶为何这一段时间没去会槿园和怡芳园。水溶道:“这一段时间孩儿读书练剑颇有心得,就投入进去了,没有到那两处去,她们向母亲抱怨了?”王太妃道:“那倒没有,他们已习惯被你冷落,难怪你三妻四妾却没让我抱上孙子。听她们那话,我还以为与林姑娘有关呢。”

水溶脸色微变,笑道:“怎么会呢?”王太妃道:“听说最近你一直在留香园?”水溶道:“是,一方面是怕消息外传,咱们自己惹祸上身不算,还辜负了两府情谊,就看着一些。二是看林姑娘病情较重,一直陪着太医在看病。”王太妃道:“救人是积德之事,我不拦你。不过,你们孤男寡女的,也要避嫌,别污了那姑娘清白。”

水溶道:“母亲忧虑的是,事情急切,没考虑周全——母亲看林姑娘如何?”王太妃道:“我看有才有貌,比惠姨娘还要强出许多,不似世俗女子。不知何人有福,能娶到她。”水溶想说什么,又把话咽了回去,只说道:“母亲歇着吧,我还要去刑部尚书那儿去看看,贾府案子审得怎样了。”王太妃道:“对这事你倒很上心。”水溶起身出来自去前边。

……本章完结,下一章“六 一探贾府凤姐惊魂 二送隆恩水溶解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