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目录] > 第7章:七 始知往事贾母伤情 思见颦儿宝玉清心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第7章七 始知往事贾母伤情 思见颦儿宝玉清心

冰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贾正、贾琏回到贾母那儿,贾母已带着人去看宝玉和凤姐了。贾政赶紧跟去,贾琏回房等候。贾母一行人来到宝玉住处,宝玉已经醒来,兀自叫嚷要找林妹妹,袭人等正安抚他。宝玉见贾母进来,跑过去,跪在贾母面前哭道:“求老祖宗不要赶走林妹妹。”贾母见他又糊涂了,赶紧说:“没人赶林妹妹,是林妹妹病着,在别处休养,明儿就接回来。”“老祖宗,快点去接。”“明儿就去,你快安静些,如若不然,妹妹生气就不会来了。”宝玉赶紧说:“我好好的,老祖宗快点派人去接林妹妹。”“好,好,你快好好休息。”

贾母安抚好宝玉,让宝钗、袭人仔细些。出得门来,又到凤姐房中。凤姐本对自己放账取利,指使张华告贾琏于家孝、国孝之中停妻再娶横生枝节致使贾琏被参一事愧悔不及,又被牢狱折腾,再受黛玉惊吓,神志已然不清,披头散发,两眼发直,也不认人。平儿哭得泪人似的。贾琏坐在一边生气,也不理睬。见贾母进来,忙起身相让。

贾母一见,申斥道:“你媳妇病成这样,也不看护看护。”贾琏气愤地说:“老祖宗,这是她自作自受,咱们贾家落到这步田地,也有她一份功劳。”于是将凤姐平日克扣月钱在外放债取利,指使张华告状,逼死尤二姐,贪赃拆人姻缘等事告于贾母。贾母听罢,神情黯然:“我自来疼爱这孩子,本想她凡事精细,怎想会做出如此事情。”又见凤姐这样,就说,“不管怎样,先找大夫给她看病要紧。”贾琏答应着。从凤姐处出来,贾母对贾政、王夫人说:“你们俩口也回去休息吧,明日还要张罗事情,不必陪我了。”

由于仓促之间收拾好的房屋有限,邢夫人、尤氏就伴同贾母起居。两人扶着贾母回到住处,劝慰了一番,说道:“我看宝玉见到林丫头很是清醒,如果当初定了林姑娘,让林姑娘每日陪伴开导,也许宝玉的病会好些。”

贾母因看宝钗端庄贤淑,可以辅助宝玉,又有金锁与宝玉相配,这才选定宝钗。没成想,这一计谋,逼死了黛玉,黛玉虽死里逃生,可也算死了一次;使宝玉病情加重,何时是个了局;吓傻了凤姐。又听二人一说,更自懊悔。可事已至此,也无可如何了。

那邢夫人、尤氏说这一番话自有盘算,二人丈夫都要流放,将来要依傍贾母。而王夫人、凤姐又都受贾母宠爱。邢夫人对凤姐依仗二房作威作福不把本家婆婆放在眼里早已不满;尤氏对凤姐设计致使尤二姐吞金自尽,还牵连到自己丈夫被流放,而他夫妇却无事也早已怀恨。二人向贾母说这番话,也不过提点贾母,如果当初不设掉包计焉能如此。

贾政因不理家事,又在外做官,对宝玉、黛玉之事本不知情,今见宝玉如此,不明所以,回房后问王夫人。王夫人见隐瞒不住,就将前因后果说于贾政。贾政闻听不由大怒:“这都是你与你娘家人哄着老太太做成的好事。”王夫人见贾政动气,忙说:“我看林丫头也是有造化的,死里逃生又躲过牢狱之苦,将来会有福享。北静王对她也很好,不如……将来我们也有个依靠。”贾政冷哼一声摔门而去。

水溶一行回到王府,兄弟俩将黛玉和康宁送回“天和”,康宁对黛玉说:“林姐姐,贾府的事已尘埃落定,明儿我们回去吧。”

“回哪儿?”三个人一愣。

“回勇毅王府啊。”

“为什么?”

“不为什么,呆这么长时间,应该回家了。”

水溶笑道:“你回家就回家,为何带上林姑娘?”

“那怎么了,林姐姐是我母亲的义女,我的结拜姐妹,当然我家就是林姐姐的家,我们不能长住亲戚家,自然要回去。”

水澄道:“可林姑娘自来就住这儿,又没去过勇毅王府,为何要把那儿当家?”

“是啊,林姑娘对这刚刚熟悉适应,别折腾了,等养好病再去串门子。”水溶接道。

康宁笑道:“我知道你们舍不得,可是林姐姐也不能一辈子住在这儿的。”水澄奇道:“为什么不能?”

“因为林姐姐早晚要出嫁呀,我母亲说了,要给林姐姐找个好婆家。”

“康宁,不许胡说。”黛玉娇斥道。康宁道:“我才没胡说呢,我听到母亲和嫂子说的,说林姐姐这样的人不知要找什么样的女婿才配得上。”

黛玉羞得满脸绯红,不依地追打康宁。康宁边笑边躲着跑出去。看到两个小女孩笑闹,水溶兄弟俩不禁莞尔,又马上都沉重起来,不由低下头去,想着自己的心事,半晌,又几乎同时抬起头,四目相对,都觉心虚,又同时错开视线,眼观别处。

第二天,康宁要带黛玉回勇毅王府,黛玉因为贾府还没有安顿好放心不下,就让康宁一个人先回去,说等贾府安定下来,自己再去给老王爷、王妃请安。康宁只好一个人先行,并说好过两天来接黛玉。送走康宁,黛玉柔肠百转,想自己一生命途多舛,幼年丧母,接又丧父,依傍亲戚,满腹心事全在宝玉身上,又落得如此收场。求死死不了,求活又如何活呢。

就在黛玉伤怀不已之时,水澄来了,见黛玉面有泪痕,问道:“姑娘因何事伤心,还是因为令亲的事吗?姑娘不必太伤感,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些事也是难以料到的,所幸令亲一家保全性命,姑娘应该高兴才是,以后会好起来的。”

黛玉见他误会,也不好说破,起身让座,说道:“多谢公子劝慰,我已好多了。不知公子前来有什么事吗?”“前儿姑娘弹的《春山》的曲子,我觉着很好听,想自己学学,特来向姑娘借谱。不知姑娘肯割爱否?”黛玉道:“公子说得哪里话,一个琴谱有什么割爱不割爱的,公子喜欢尽管拿去。”又吩咐紫鹃去找谱。

紫鹃捧出一叠琴谱来,说道:“姑娘,我不知道哪个是你们要的,你们自己找吧。”黛玉瞅着紫鹃皱了皱眉,拿过紫鹃手中的琴谱,找出《春山》递给水澄,“公子,拿好。”水澄接过琴谱:“多谢姑娘。”蓝鸢进来说:“姑娘,王爷带着一些人到这边来了。”黛玉诧异道:“带着人?什么人?”“不知道。”蓝鸢答道。正说着,北静王的声音已传进来:“有客人来,还不迎接客人。”黛玉、水澄慌忙站起相迎。北静王已带人走进来。黛玉一见大喜,却原来是贾政、贾赦、贾珍、贾琏。

昨天贾赦、贾珍已被释放回家,二人见到贾母拜服于地,放声大哭,说道:“儿孙们不长进,将祖上的功勋丢了,又累老太太受苦,儿孙们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又将从前任性恼悔,如今分离的话说了一回。

贾母本想教训他二人一番,看他二人光景,又不忍心,一手拉起一个,便大哭起来。众人跟着大哭,邢夫人、尤氏想到分离在即更悲不能胜。贾琏、贾蓉各自拉着自己的父亲也呜咽不止。夫妻、父子生离死别,一时之间,贾府哭声震天,哭成一片。直到哭劲过去,才逐渐平息。这才商量二人盘费的事。

贾母让贾政赶紧卖地,又说荣国府既然没有了国公府的名头,也不过是个大宅子而已,家人们打发了,我们也用不了这许多,不如卖掉,另觅一处宅院,够用就行,可以挪腾出点钱来,以后过日子用。再加上北静王给的五千两,想来也能维持生活。只是以往“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日子不会再有了。这次,贾家之所以能保全性命,都是北静王周旋的结果,因此一早起来,贾赦、贾政、贾珍、贾琏就来王府拜谢。北静王说了些原本世交、理当互相周全、不用称谢的话。然后把他们带到这儿来见黛玉。

黛玉赶忙给两个舅舅和两个哥哥行礼,水澄也给北静王见了礼。贾赦、贾政一见黛玉痛哭不止,贾赦哽咽着说:“没想到还能见到你。”黛玉也哭个不住。水溶劝道:“一家人劫后相逢,应该高兴才是,别哭坏了身子。”水澄也来劝解,几人这才收泪各诉情由,说了一阵子话。又叮嘱黛玉在这儿保养好身子,别想着家里,说家里都很好,老太太也好,过两天收拾完了,再来接她。又给水氏兄弟磕头对他们救助黛玉千恩万谢,感激涕零。水氏兄弟逊谢不已,倍夸黛玉的好处。弄得黛玉都不好意思了。贾氏两代人这才告辞。

下午,贾老太太又派人来说,家里收拾东西,人手少,想接黛玉回去帮着料理。水溶疑惑,贾府怎么会人少到要用黛玉这么一个病人料理事务,而且上午贾政他们来时为何不说。虽然疑惑,却无法驳回。只是命水澄把黛玉送到贾府,并在那儿照看,完事之后,再把黛玉带回。又吩咐丫环婆子们不许偷懒,按时给小姐吃药,不许累着小姐,如若不然,回来定不饶恕。这才打发黛玉起身。

原来宝玉一早起来,就叫嚷让去接黛玉,贾政当然不想惯着儿子的脾气,况且这样的话怎么能说出口,所以来时根本没提接黛玉的话。回府之后,张罗着卖房子、卖地的事也不得空到里面去。宝玉等候多时不见黛玉,又疯癫起来,吵闹不已,贾母、王夫人哄骗劝解都无济于事,不得以这才打发人找借口来接黛玉。

水澄护送黛玉到贾府,贾珍、贾琏接了,在前厅招待水澄,黛玉到里面见贾母,贾母一见黛玉流着泪叹息说:“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哟。”宝玉欢喜地迎上来:“林妹妹,你来了。”拉着黛玉的手不放。黛玉抽回手,福了一福:“二哥哥好。”王夫人上前拉着黛玉到贾母面前:“刚回来,到处都乱,我们正收拾呢,昨儿把一些下人都打发走了,一屋里只剩两三个人,大家都忙着,没人陪老太太,所以想劳烦姑娘,陪着老太太说说话解解闷。”

黛玉说:“舅母见外了,这是应该的,有什么劳烦不劳烦的。”王夫人说:“有姑娘在这,我们就放心了。我也要去收拾东西。”贾母说:“你去吧,不用陪我,现在事多又杂,凤丫头又病着,”说到凤姐,贾母摇头叹息了一声,又继续道,“你忙去吧,不用操心我们。”

王夫人告退,招手叫过宝玉,自从黛玉进屋,宝玉就像变了一个人,神清气爽的,好像变回了从前的宝玉。见王夫人叫,就跟过来,王夫人见他如此,也暗暗后悔当初的决定太草率。含着泪嘱咐道:“妹妹病还没好,不要气着妹妹,说话不要造次,如果妹妹生气,就再也不会来了。”宝玉道:“我知道,我不会惹妹妹生气的。”王夫人这才离去。

贾母、黛玉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看着丫头们收拾东西。宝玉净围着黛玉转,一会儿问妹妹想吃什么东西,一会儿问妹妹想要什么玩的。黛玉见宝钗始终没过来,渐渐的明白是怎么回事。黛玉对宝玉的心已经死了,见他这样只为他伤感,知道宝钗的日子一定不好过,也就是宝钗能挺过来,如果换做自己是宁死也不受这份委屈的。想这三个人哪一个是舒心的?不觉间,日已偏西,贾琏进来说,水二爷要带妹妹回去。

黛玉起身告辞,宝玉慌道:“妹妹要去哪里?”贾母道:“天太晚了,妹妹累了,要去休息,如若不然病会加重的。”宝玉道:“在这不能休息吗?”“瞧,我们这多乱,怎么能休息好呢。要让妹妹好好养病。”贾母说。宝玉道:“也是,我们这是乱,等我们收拾得妥妥帖帖的,再接妹妹回来好好养着。”

黛玉告辞出来,水澄已准备好了车轿,黛玉上轿,紫鹃、蓝鸢等人上了后面的车,水澄上马,一行人回到北静王府。水澄、黛玉给王太妃请了安,王太妃告诉黛玉,勇毅王妃派人来要接黛玉去住两天,因黛玉不在,约好两天后来接。两人从王太妃那儿出来,水澄自去外书房,黛玉去看望北静王妃,见姚王妃神色郁郁的,满腹心事,黛玉不知因由,无从劝解,说了几句话就告退了,回到“天和”。

……本章完结,下一章“八 谈金论玉水溶慰心 启思明世黛玉填词”↓↓↓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