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目录] > 第9章:九 探望王妃心亦离远 察明真相意且伤怀

《红楼梦林黛玉续传—水润珠华(三部曲)》

第9章九 探望王妃心亦离远 察明真相意且伤怀

冰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北静王离了留香园,回到自己的居处栎园,想看会儿书,可是看了半天,一个字也看不进去,满脑子都是黛玉。他轻轻摇摇头,想把脑中的影像赶出去,信步来到院中,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踩着石路上积水来回踱着步,小太监给他披上一件衣服:“王爷,您看,彩虹。”北静王向空中望去,果然一道彩虹横亘空中,七彩琉璃,煞是好看。北静王道:“不知她看到没有。”忽想到黛玉让他去看王妃,说不得走一趟。

水溶好静,平时起居并不与妻妾同住,王妃、妾室另居别院。于是来到会槿园。正房的丫头婆子们见王爷来了,欣喜非常,急忙往里通报,姚王妃闻报,也感诧异,急忙迎出来。北静王见她腰身膨鼓,微笑道:“你身子不便,出来干什么?”姚王妃笑道:“你多日不来,来一次,怎能不接?”北静王道:“你是怪我了。”姚王妃道:“怎么敢呢。”说着话,进了里间,北静王坐在炕上东首,隔着炕桌,姚王妃坐在北静王对面。

“有人说,夫君一日不来,就要着恼的。”北静王改编了黛玉的话。姚王妃说:“这女人也太不堪,哪有女人要霸住夫君的,再说,哪里有男人成日围着女人转的。”

“噢,依你说,男人应该围着什么转呢?”

“男人当然要建功立业,博取功名。”

“功成名遂之后呢?”

丫环献上茶,又端来些果品、点心放在矮桌上。王妃剥了一个鲜梨果递给王爷,王爷接过咬了一口。丫环婆子们知趣的退出去。北静王见王妃没回答,换了一个问题:“女人又围着什么转呢?”“围着丈夫转呢。”

北静王笑了,感到这个问题问得愚蠢,“听说你最近心情不好,别总在屋里闷着,出去走走散散心。要不去留香园找林姑娘说说话,咱们家人少,除了老太太,也没个年轻女子陪你说笑。况且你是主人,也应该去看看客人。”

姚王妃沉默一会儿,说:“贾家的案子就这么定了,不能有反复?”北静王道:“有什么反复?”“贾家就败落如斯?”“他家没有你家幸运。”说到自己娘家,姚王妃神情黯淡下来:“也不知我父兄会不会凯旋回来?”“尽放宽心,圣上已经下旨,告诉他们用兵运筹之策,想来凯旋是早晚的事。”“那就好了,他们回来,也许就能恢复爵位。到时我们要隆重庆祝一下。”“应该是姚家庆祝,不是水家。”

姚王妃憧憬着说:“当然水家也要庆祝,终于翻身了。”水溶大惑不解:“翻身?”“是啊,在众多王妃中,就我没有身份。”水溶道:“北静王妃会没有身份?”“人家都是王公小姐、侯门千金,而我又算什么,在他们面前总是矮人一等。”

“义安王妃是平民出身。”北静王道。“可义安王位高权重谁敢看不起他的王妃。”姚素没有注意到水溶越来越阴沉的脸色,自顾自说道,“就拿我们家姑奶奶来说,明亲王战功卓著,水涨船高,姑奶奶所到之处,谁不敬重。就是宫里的也礼让有加。这就是夫贵妻荣。”水溶豁然起身,振衣离去。

水溶回到栎园叹气不止,想当年为何没有遇上林姑娘,而结下这门亲事。此生就如此了吗?正叹气呢,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进来说:“王爷,不好了,王妃要小产了。”水溶一惊,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也不及细想,忙让找太医,又连忙赶往会槿园。会槿园中一片慌乱,王妃下体流血不止,王太妃也赶过来,责问丫头为何不好好伺候。不一会太医来到,诊脉后,开了些安胎定血之药,命人赶快煎服。

那边王妃叫喊之声渐弱,血流渐轻,胎并没有流下来。丫头服侍王妃喝了药,太医锁着眉头默想片刻,问道:“今天王妃都吃什么了?”王妃的丫头香雪道:“也没吃什么,都是厨房做的,刚才王爷来之前,铃姨娘和锦姨娘来过,说商量王爷的事,又说是同仇敌忾,还送来一大碗乌鸡汤,说最补的。让王妃好好保养身体,好对付强敌。”

水溶怒道:“商量我的事,商量我什么事?哪又来了强敌?锦儿也跟着搅到里面做什么?”太医插嘴道:“那汤还有么?”香雪道:“还有些。”“烦请姑娘拿来我看看。”香雪出去,不一会端来鸡汤。太医接过碗,喝了一口,慢慢的品着滋味。水溶问道:“吴太医,汤里有问题吗?”吴太医应道:“里面好似有下血之物。”

水溶眉头紧皱,问道:“王妃还有事吗?”吴太医答道:“如若今晚无事,胎就可保住了。幸好胎已成形,小产不易。”水溶道:“有劳吴太医了。”命人带吴太医下去休息。吴太医下去又开了保胎之药,这才回去。

水溶进到里间,看王太妃坐在床头安抚着王妃,王妃面无血色,连痛带吓,神色凄惶。安慰她道:“已经没事了,好好保养,过几天就好了。”又吩咐丫头仆妇,以后王妃的饮食日常行动要加倍小心,再出问题,就拿你们的命来陪。众丫头婆子战栗不已。

水溶对母亲说:“这里已经没事了,让太妃受了惊吓。还是回去歇息歇息吧。”王太妃道:“还休息什么?我盼了这许多年,才盼到王妃有孕,我有孙子可抱。如若出事,我还要命不要?都是你,每日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倒一心去救治不相干的人。我孙子要出了事,我只管你要人。”水溶唯唯以应。王太妃看王妃安静下来,又安抚一回,嘱咐下人仔细照应这才回去。

水溶送母亲回瑞萱园,陪老太太散散闷气,宽慰一回,没敢把汤中有药之事告诉母亲。从瑞萱园出来直奔怡芳园,三位姨娘见水溶来,都来迎接,水溶进了惠姨娘的屋子,让他们也都进来。水溶坐定,三位姨娘见礼之后,水溶问道:听说铃儿和锦儿去了王妃那儿,你们与王妃向来不睦,除了问省之外,也不与之来往,近日怎么忽然亲密起来,还送了鸡汤。王妃什么没有,用你们送?”

锦儿默然无语。

铃姨娘心有不忿,道:“前几日,王太妃把我们叫去,训斥我们一顿,说我们对王爷不上心,每日王爷在哪里都不知道,连王爷受了伤也不晓得。我们去找王妃不过想商量以后怎样注意王爷行止,好不挨太妃的骂。又怎么了?”水溶气极反笑:“家门不幸,我的妻妾竟然商量着如何对付我,看来我是没活路了。还不如寻仙访道,萍踪浪迹呢。”

惠姨娘蹙眉问道:“听王爷这话,那汤里有问题吗?”水溶道:“王妃喝了那汤之后,险些小产。你们自然就有嫌疑。”锦姨娘急道:“可我们没做什么。”水溶道:“汤是你和铃儿送的,你们俩嫌疑也就最大。”

锦姨娘大惊失色:“王爷,我真的什么也没做。我们三个商量着给王妃补身,就让厨房做了这个。惠姐姐端时洒了一身汤水,自在家中换衣,怕汤凉了,让我们先去。我们在王妃那坐了一会儿就回来了。”惠姨娘道:“妹妹何必惊慌,你没做,自然有做的。王爷定会明察。”铃姨娘怒道:“姐姐这是说我吗?”惠姨娘道:“我没说妹妹,我只说王爷会明察。”

水溶道:“惠儿,你怎知我能明察?”惠姨娘道:“给王妃下药,害杀世子,何等大事,王爷怎会不查?”水溶脸色一沉道:“所以,你们最好呆在这里,哪也别去,如若不然,谁也脱不了干系。”说完冷哼一声,出了怡芳园。

……本章完结,下一章“十 心境明觉落花娇娆 情意悲感妻妾暗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