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刁蛮女儿神医爹 [目录] > 第9章: 回院受罚

《刁蛮女儿神医爹》

第9章 回院受罚

宸曦暗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胆君灵!从实招来,你是如何谋害吴家小姐?”知县依然扯着那小鸡嗓子,重重地拍了一下惊堂木,瞪着两只死鱼眼看着君琬灵。

看什么看,明明吴家小姐是自杀,搞得我像是杀人凶手。

“快说!”知县大人再次重重地拍了一下惊堂木,周围的衙役抖动着手里的棍仗,大声地吼着“威武”二字。

君琬灵对这个白痴知县简直无语。她向前走了一步,然后缓慢地说道:“你说我是谋害吴家小姐的凶手,有何证据?再说她明明是自杀,与我何干?”

吴员外含泪指着君琬灵的鼻子对着知县说:“大人,请为小人做主。我家小女因这书生,一怒之下才服下砒霜而死。”

县官向着吴员外挥挥手,示意让他放心。

“吴员外,你说因我悔婚,才使令嫒服毒自杀,你何凭证说我悔婚?”

“你有何证据?”知县对有钱人的态度就是不一样,语气显然要温和得多。

吴员外摇摇头,从抛绣球到公堂,一个时辰都不到,何来的书面证据?

“在桂香楼,我从来没有说过要娶令千金,所以说我根本没有悔婚。至于令嫒为何要服毒自杀,请大人代为明查。”君琬灵对着知县大人拱手一礼。

知县见君琬灵振振有辞,这件案子似乎也没有什么结果,只有草草地退了堂。吴员外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慢慢地走出了衙门。君琬灵看着他有些佝偻的背影,心里不免有些伤感,毕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不过这事也真奇怪,虽然从金莲那里知道吴家小姐会死,为什么她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自杀呢?在桂香楼里,从吴家小姐的神情来看,是不会这么容易就轻生的。再说吴家小姐根本就不会因我的悔婚而自杀,从她对我的态度来看,在她的心目中早已有了意中人。难道她自杀是为了殉情?

君琬灵缓慢地走出了衙门,四周的人都在纷纷议论这件案子,看来张老夫子也应该有所耳闻,回去少不了一顿打。

[公子,现在你准备怎么办?吴家小姐死的很奇怪,妾身现在才想起来,缠绕在她身上的黑色气体其实是怨念,有这种怨念的人,应该都是死于非命。]金莲的话,让君琬灵更加的疑惑。

如果金莲说的是真的,吴家小姐应该是他杀,有什么人要杀她,一个大家闺秀平日里都呆在闺房中,根本于人接不了怨,除非杀她的人是他们吴家人。吴家人又为什么要杀她,又有什么仇恨非让她死去不可,真是想不明白,虽然这件案子与自己无关,但是直觉告诉她,吴家小姐的死与这次抛绣球有关,但是那是官府的事,自己不要管拉。

“啊,好疼。”君琬灵揉揉额头,才看清楚,自己不知不觉回到书院的大门外,被那重重的木门吻了一下。

她一把推开大门,里面的阵势让她吓了一跳,以老夫子为首,坐在院子里摇晃着手里的藤条,四周站满了他的得意门生,李秀才站在老夫子的旁边,眼睛里充满了阴险的笑意,似乎这次他势在必得,君琬灵暗暗叹了口气,看来这次要被赶出书院了。

“君灵,身为一名晋香学院的学生怎么可以贪图姑娘美色,间接导致他人死亡,你怎么对得起孔老夫子?”张孔老子夸张地将孔子的画像搬了出来,手中的藤条在地上抖动了两下。

君琬灵赶紧用双手抓住自己的耳垂,上前一步跪在老夫子的面前,低着头喃喃道:“不是学生贪图那少女的美色,只是学生路过那里,绣球自己掉到我的怀里的。”

“还敢狡辩,怎么没有银子自己掉在我的口袋里?哼!李秀才,由你来执行院规。”张老夫子摇摇头,挥挥衣袖,缓慢地离开,院子里只留下君琬灵和李秀才一伙人。

李秀才向他的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人从二楼搬下一个长凳,君琬灵极不情愿地爬在长凳上,两只手护住自己的屁股,将脸转到一边,不想看到李秀才手里的藤条,但是李秀才似乎要让她受更多的苦,故意走到她的眼前,摇晃着手里的一根木棒。

……本章完结,下一章“ 被关禁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