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0章:1.9 复仇砝码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第10章1.9 复仇砝码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云卓无法按次仁上师说的,去找图伦碛部落的头领平措,也无法去找自己的舅舅,松巴部落的头人丹竹,因为泥婆罗族人没有向北走,而是向西,远离玛格部落的势力范围。

一路上,她把仇人的脸及名字深刻在心上,她相信自己一定还会回来,去向他们讨还这血海深仇!

然而,流浪是凄苦的,人世间的云卓,已是圣湖里的一具死尸;而躲在黛拉名字后的云卓,却因贫穷及困苦而愈来愈微渺。

过得是和以前迥然不同的日子。餐风露宿不说,很多生活方式及形态,都和希薇部落背道而驰。由贵族顿时跌人流浪的部落,云卓只有努力摸索着生存下去。好在有艾玛和旺杰母子,虽然他们一个有些精神兮兮,一个满口脏话,但到目前为止都很照顾她,算是她仅有的依靠。好在还有洛洛,这只纯种的獒犬伴在左右。很快,云卓在生活各方面已像个泥婆罗族女孩,筒陋的吃住、用巧言乞食、用舞蹈唱歌赚取微薄的金钱。

只有诺桑如大神的英姿及冷酷,依稀在她梦里出现……

转机出现在云卓12岁的时候,她们来到了麻羊部落的领地巴却城。

泥婆罗族人到哪里都不受欢迎,在这里也是一样。然而,云卓的纯种獒犬被这里邦主的管家看上了,所以允许他们在城南驻扎下来。

他是个和善的人,他想让云卓带着洛洛到他的家里,让洛洛与他家的母獒犬配种。云卓同意了,旺杰不太放心,要跟着去,管家同意了。

管家的家就在邦主的城堡的旁边,穿过一条长廊,云卓听到一丝飘渺的歌声,曲调非常忧伤,虽然听不清歌词,却依旧让人听了不禁心酸。她停了脚步:“这是谁在唱歌?”

管家惊讶过后叹了口气:“是我们邦主家的大小姐,已经疯癫了好几年了,孽缘呀!”

云卓不再问了,低头走着,她自己心底的伤已经很痛了,无暇去了解他人的悲伤。

而管家却继续说了起来:“我们邦主本来有两个漂亮的女儿,大小姐卓玛是按继承人的教育培养的,二小姐甘珠则是按女孩的方式教育的。所以她们的性格截然不同,可她们还是很要好的姐妹。可是在9年前,她们同时爱上了从希薇部落游历而来的次仁。”

听到这里,云卓停了脚步,2年没有听到人再提起自己部落的名字了,而次仁上师留下的羊皮卷还在身上呢。

“谁也不会知道,次仁是带着仇恨而来的。他是前任邦主的孩子,是现任邦主使了手段杀害了他的父亲,篡夺了他的权利。他在外面漂泊了15年,学了很多的武艺来报仇了。”

云卓很惊讶,次仁上师从来没有使用过任何兵器呀?

管家并没有在意小姑娘的异样,继续讲着:“却在不经意间遇到了卓玛和甘珠小姐,卓玛疯狂地爱上了次仁,而次仁却与甘珠相爱了,次仁的内心是痛苦异常的,而甘珠小姐也是痛苦的。次仁的痛苦是因为他爱上了仇人的女儿,使自己无法下手报仇。甘珠的痛苦是因为自己的姐姐也是爱次仁的,她总觉得是自己抢走了姐姐的幸福。

在一年一度的沐浴节上,次仁射出了复仇的箭,而这箭没有射中邦主,是卓玛把甘珠推在了父亲的前面,挡了那箭。”

云卓不禁惊叫出声:“怎么会这样?”

“原来卓玛小姐早就发现自己挚爱的人爱上了自己的妹妹,而且他还把自己的家族视为仇人。她那时就疯狂了,她利用次仁的仇恨杀了自己的妹妹,而后她又假意放走次仁,她想让次仁爱上自己。

可甘珠的死让次仁明白了仇恨是不能用报复化解的道理,他离开了巴却城,遇到了赤西(藏医的祖师)上师,从此研习医术,成为了救人的古辛(护身医的称呼)。而卓玛在他走后就彻底疯了,无药可解。

最后赤西上师来看过,说要把卓玛小姐放在18层深的地下洞穴中,能听的到她失魂的歌声的人就是解救她的人,而这解救卓玛的人需要邦主诚心诚意地改过之后就会出现,9年了,终于等来了。”管家老泪纵横。

云卓在那泪水中体会到当年的痛彻心扉,而自己怎么能解救卓玛呢?自己什么也不会。

旺杰拉了呆在原地的云卓,转身要跑,却看到来的路上,有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人走来。

管家看清来者的身影后,立即施礼:“赤西上师!”

云卓看向来者,他看上去年轻英俊,颇有仙风。赤西也对着云卓微笑:“你听到了那歌声吗?”

云卓点头:“可我并没有办法去解救一个为爱疯狂了女人。而且我也不认为她应该被救牍。那爱是不属于她的,她太可怕了,为了自己以为的爱甚至去伤害自己的妹妹。”

赤西依旧笑着:“她已经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了,所以才会癫狂。谁也没有去惩罚她,她已经得到了自己内心的惩罚。作为医者,不能因为他十恶不赦就不去救命。”

云卓摇头:“那是上天对他的惩罚,让他生病,让他死去。”

赤西的面色凝重起来:“不要恨任何人,如果你心里有痛恨的对象,那么你自己的心里就会有毒气蔓延。不等这种毒气喷射到所恨之人的身上,首先就伤害了你自己的肝脏。你的恨意比我想象的要多,看来你还不能和我研习医术,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但你一定要救卓玛,你是她唯一的机会。”说完,他转身离开。

长长的石廊依旧清冷宁静,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那飘渺的歌声又刺入云卓的耳中。

这次她听清了那歌词:“

叫我如何忘却呵,岁月一直在流逝,我的心始终没停止思念,

叫我如何忘却呵,遇见是最美丽的错误失去是最残酷的必然,

只有无情才能把你忘记,软弱的我学会残忍,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

只有无情才能把你忘记,笑容停在脸上的瞬间,泪水早以填满了心田,

绝情才是正确的,飞蛾扑火过才知道,痛心爱过的人往往有缘没有份,

所以绝情过后就会无情,无情过后才会忘情,才会忘了疼。”

又是一曲让人要忘情的歌,忘情!忘了就会好吗?云卓苦笑,不能忘呵,忘了就没办法活下去。

忘情这太残酷了,忘情!她突然想到了与次仁最后的对话,她和姐姐茜玛最后一次看的就是忘情水的配方,而且次仁说忘情水是世间最好的药。

在她思考的时候,洛洛已经和管家的獒犬交配好了,它们在院子里嬉闹。云卓也已经决定来帮卓玛,就用那忘情水。

找齐了所有的花草,云卓经过三天三夜细心地熬制,酱黑的药水慢慢透彻起来,变成了罗兰紫的颜色。

卓玛已经从18层的地下走了上来,刺眼的阳光让她闭紧了美丽的眸。云卓惊讶她的容貌,深吸了口气,端着忘情水走到她的面前,递给她。她依旧美丽的脸平静安详,带着微笑问:“这是什么?”

“忘情水,喝了就会忘记以前的种种。”

卓玛缓缓的接过,喝了下去。次日,她的癫狂完全好了,除了那段让她痛苦的记忆没有了以外,其他的记忆都还在。

麻羊部落的邦主感激万分,对云卓说:“你是拉姆呀,能够救治我的女儿,我要怎么感谢你呢?”

云卓不语,她并不是希望得到感激而救治卓玛的。

“听说玛格部落的诺桑王子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正在悬赏万金请人救治呢,如果拉姆能去,一定会药到病除。”

听到那个名字使云卓的心沸腾起来,既而也有了一线希望,自己可以学习医术的,这样就可以接近诺桑,才会有机会为自己的亲人们报仇。

决心已定,云卓请邦主留下泥婆罗族人,让他们耕作,不要在流浪。而她自己决定带上洛洛去找赤西学习医术,精湛的医术将成为自己复仇的砝码……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新仇旧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