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4章:2.4 新娘背叛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第14章2.4 新娘背叛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次日一早,云卓便跟着松巴部落的人马上路了,她坐在牦牛背上,怀里抱着受伤的小红鹿,赤西骑马走在云卓的身旁,洛洛在牦牛旁边跑着。

前面就是曼佗罗谷了,大家都用粗布掩住口鼻,云卓担心洛洛,赤西说:“不妨,因为会催马快速通过,所以马匹、牦牛以及洛洛都不会有事。”

“要快速通过吗?那岂不是看不清曼佗罗花了吗?老阿妈说那花非常漂亮。”云卓觉得有些可惜。

“我会采一些的,因为那是上好的药材,等出了谷我给你看。”赤西笑了笑,催马赶上前面的洛泽。

一进入山谷,竦然惊觉,天竟如暮黑时分一般,如此阴冷的地方怎么会生长那样的花草?云卓来不及细看,坐下的牦牛已经开始随大队人马奔跑了,洛洛也飞快的跑着。不过一刻,就出了山谷,外面的天空异常晴朗。

云卓在谷口等赤西的时候看了看周围,果然如老阿妈所言,这谷口有两条岔路,她看向左边的不归路,那里一片金黄,看不出悲喜,亦看不到尽头。

不过片刻,赤西就出来了,他看见金色的太阳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云卓看到他手中多彩的花朵亦微笑。

赤西催马过来,云卓看得清楚了,那曼佗罗的花清丽素雅,看不出妖艳以及危险。赤西把曼佗罗花小心地放进粗布袋中,扔掉手上缠的粗布,这才把掩住口鼻的粗布解下:“那些就是曼佗罗花,可是毒性很大,不可以随便碰触的。”

云卓点头:“那花确实漂亮,可看不出任何危险。”

“这样才是最危险的,看似无害,却剧毒。”

“那花的颜色很多呀。”

“有五种颜色,白色、粉色、金色、兰色、紫色。最有用处的是白色和深紫几近黑色的曼佗罗。”他们继续前行,赤西给云卓讲着:“曼陀罗性属阴寒,其花、叶汁液具兴奋的作用。其汁液提练之花油味淡,细嗅不易察觉,但却常在无意时嗅之清香。

白色的曼陀罗花又称情花,如用酒吞服,会使人兴奋、短暂失去思考的能力。

而接近黑色的紫色曼佗罗是曼佗罗花中的极品,可它意味着不可欲知的死亡和爱。”

“死亡和爱怎么会同时?”云卓笑了。

“黑色的死亡和白色的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极致。我很喜欢这两种曼佗罗,也相信他们都是最美丽的极致。死亡和爱情本很矛盾,但却总在一起,它们就像世界上的两个极端,互不相关,却又咫尺天涯。同样残酷,也同样美丽,而且是极致的美丽。”赤西沉默了,云卓亦无语,年龄尚小的她虽然还无法理解爱情,可死亡的冷澈、残酷,她是领悟了的,她的心又疼了……

骑上牦牛,速度快了很多,不过才18天,远远的就看到了在夕阳中赞巴城金色沙岩筑起的城墙以及城堡。而天空中黑云滚动,连空气都有隐隐的黑色,让人的心不由得慌张起来。

丹竹早已得到云卓要来的消息,他兴奋的站在城墙上观望,终于看到了云卓,他招手,迅速来到城门口,云卓从牦牛背上跳下来,扑进舅舅的怀抱。丹竹已是泪如雨下,妹妹的小女儿呵,终于逃脱了厄运,来到了亲人的怀抱。

晚间自是大摆家宴,云卓挨着丹竹和表姐达玛坐了,18岁的达玛对赤西有很浓的兴趣,他们愉快地交谈着。

云卓和丹竹说;“舅舅,我们要怎么报仇呢?”

丹竹有些忧郁地说:“云卓,你是个女孩子,是公主,不要去想什么报仇的事情,那些是我们男人的事情。你要相信舅舅,一定不会忘记那血海深仇。还有,我现在不能把你介绍给族人,因为玛格部落的诺桑已经来了,要参加洛泽的婚礼,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所以暂时不公开你的身份。而你也不要让他看到,你太像白玛了,不要让他认出来才好。”

“他已经来了吗?为什么不”

丹竹打断了云卓的话:“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我们不能让他死在我们的城邦中。”

云卓点头,默默地吃着饭菜,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可眼前却浮现出那双灰色的眼眸……

第二天一早,铺天盖地的白色让人蓦的感觉寒冷,入冬的第一场雪就这样来了。洛泽兴奋地牵着最雄壮的红鹿向达瓦的家走去,他的脚步轻快,心儿飞扬。

可当他掀起毡房帘子的时候,他呆住了,毡房内一片狼籍,他的达瓦赤luo的和一个同样赤luo的男人纠缠在一起。

洛泽大喊一声,嘶心裂肺的痛楚,纠缠在一起的人才惊觉,达瓦推开身上的那个男人,痛苦得流泪:“请你相信我,我只爱你,这些我不知道怎么发生的,洛泽,相信我,我爱你。”

洛泽转身离去,他听不到达瓦的哭喊,他的心碎了,心中的月亮也残破了。

洛泽失魂落魄地回到城堡中,已经听到一些消息的云卓和赤西立即赶了过去。洛泽把自己关在石屋中,任凭亲人呼唤,只是沉默。

赤西觉得蹊跷,拉了云卓出来,问了达瓦的住所,前往。

来到毡房前,达瓦的痛哭声依稀可闻,云卓走了进去,屋内依旧狼籍,却只有达瓦一人拥着毡毯哭得肝肠寸断。

赤西也走了进来,四处巡视,发现倒在地上的酥油茶壶,他拾起来,打开盖子,闻了闻里面剩余的茶水,他点头:“我明白了。云卓,你看好达瓦,我去叫几个人来看护。”说完他就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来了几个姆姆,为达瓦擦洗身体,她依旧在哭,身上竟也是伤痕累累。

云卓从毡房里出来,赤西这次是骑了马来的,拉了云卓上马,向城堡飞奔而去。

回到城堡,赤西立即面见丹竹,并告诉他达瓦的事件并不简单,他们随后来到了洛泽的石屋前。

赤西对里面的洛泽说:“达瓦是被人陷害了。”

石屋的门猛的开了,洛泽血红了眼等着听下文……

……本章完结,下一章“2.5 情花伤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