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7章:2.7 更深的痛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第17章2.7 更深的痛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眼看5年之约就要近了,云卓已经把里象雄的领土都踏遍了,草药图谱中的药草终于找全了。她可以起程去曾经的家园——普兰了,那里的拉昂错,有赤西上师,他会教自己医术,然后她就可以接近那个魔鬼诺桑了。

云卓开始收拾行囊,旺杰自然要跟随,云卓无法拒绝他,在她的生命中,旺杰就是自己的哥哥。虽然茜玛姐姐还活着,可她们只能书信来往,7年不曾谋面,云卓都已经由一个小女孩长成美丽的少女,茜玛则已是22岁如花的女人了,她们之间已经有太多故事没有分享。

不过,云卓还是为姐姐高兴的,林格部落是象雄最大的部落,是隶属王室的部落,邦主贡桑就是象雄王室的王子。茜玛嫁给他会成为象雄的王妃,她就能惩戒诺桑了。可云卓又是担忧的,希薇部落已经被侵占,她们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地位,贡桑怎么说服国王,迎娶姐姐呢?也许很难,要不,怎么会这么久依旧没有传来婚讯。

又是秋天了,满目金黄,云卓和旺杰告别了丹竹舅舅,带着洛洛往中象雄的普兰走去。刚走不远,舅舅的内侍就策马追了上来:“云卓,快回去,你的兰卡姆姆来了,茜玛出事了。”

云卓感觉天旋地转,她不敢相信,拼命赶着牦牛往回奔跑。

进得城堡,远远就看到已是满头白发的兰卡姆姆虚弱地躺在毛毡上,云卓扑了上去。兰卡姆姆只是抬了抬手,就垂了下去。云卓抓住那只干枯的手,泪水泛滥。

丹竹走过来抱住云卓:“你兰卡姆姆是翻了7座雪山赶来的,她太累了……”他的泪水也忍不住落了下来:“云卓,快赶去林格部落,兰卡姆姆说茜玛被诬为女巫,正躲在达果雪山的山坳中,她有很重要的话和你说。”

云卓掩上兰卡姆姆的眼睛,死不瞑目就是还有太多未了的事吧。她抹去泪水,恳求丹竹给兰卡姆姆最隆重的葬礼,说完她就拉了旺杰冲了出去。

刚才那个安全却绕远的路不能再走,她们也要翻越7座雪山,赶往达果雪山。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入冬前赶到了达果雪山的山坳,而那里什么也没有,一片死白。云卓的心慌乱、惶恐,上天又开了她一个天大的玩笑!

当她费尽苦心来到穹隆银城时,竟发现茜玛已死,而且才是十天之前的事。她震惊极了,于是陷在痛苦、悔恨、怅惘及愤怒的种种情绪中,久久无法平复!

而穹隆银城,有许多工匠、花匠在忙着。走在街市广场上,也不难发现焕然一新的改变。这些都是为贡桑的婚礼所准备的,多么完美、多么疼痛的讽刺。

记忆中的黑发褐眼的姐姐,已成了躺在花上的尸体,死白的脸孔仍旧带着清丽动人的轮廓,只是她再也不会哭,不会笑,不会因为见到世上仅剩的亲人而欢喜大叫。

妹妹来了呵!阿爸走了,阿妈走了,兰卡姆姆也走了,但妹妹来了,来接你离开这恐怖孤绝的地方呵!

一切都太慢了,整整慢了十天,时间再也倒不回来,该说的话也永远无法说出口了。

云卓揪心扯肺的大哭大吼,始终不愿接受呈现在她眼前的另一个悲剧。

她抓着旺杰、抓着知道这一切的普泽大祭司、抓着曾经和姐姐生活过的格桑,却仍止不住心中的哀痛呵!于是,她围着一棵大树猛绕,像当年悼祭父母般,由肺腑唱出“忘情”,一遍又一遍,直到脚底渗血,喉咙暗痖干疼。

她愤怒地狂喊:“我要杀贡桑,杀掉那个没心没肝的贡桑!”

“贡桑没心没肝不是他的错。”普泽大祭司平静地说:“他是中了诺桑‘忘情之水’的毒,洗去了他一切的记忆。”

“你说什么?忘情之水?”云卓的头剧烈地疼,他怎么会有忘情之水的配方,而忘情之水是不会抹去所有的记忆呀?

“是的,是忘情之水,贡桑王子喝了,就失去了记忆、心志,被诺桑控制了。”

“可他为什么要杀茜玛?”云卓惊讶于诺桑的忘情之水能如此功效,可她更想知道姐姐为何遭此毒手。

“他要把自己最小的妹妹嫁给贡桑,而贡桑坚持要娶茜玛,国王和王后并不赞同茜玛成为王妃,所以就同意了诺桑的请求,控制了贡桑。”普泽大祭司讲起了当时发生的事情……

贡桑强烈的反抗,使国王非常不满,于是把他禁闭在宫内,茜玛本来是被贡桑藏在达果雪山的山坳里,可突然没有了贡桑的消息,茜玛紧张起来,她去找了普泽。

普泽大祭司是贡桑的老师,他也很希望贡桑能够娶善良美丽的茜玛为妻,而不是去做政治婚姻的牺牲品。而茜玛只要贡桑还活着,任何情况她都能接受。贡桑要娶娜米,要回王室,她都心甘情愿,只要确定他是平安的!

“我们现在只有格仁可以问了!”普泽说:“你再耐心等几天,我会设法把格仁带来。”格仁是贡桑的侍卫长,和茜玛也是熟识。

普泽大祭司这一去,也是好几日。茜玛寝食难安,只能分分秒秒的祈祷,白天和黑夜都是折磨人的酷刑。

当格仁出现在她面前,她人已经瘦了一圈。

他和普泽两人的面色都异常沉重。茜玛由他们的表情,看到了不祥与仓皇,彷佛发生的事,比死亡更可怕。

她几乎不敢问,但仍不得不开口问:“贡桑……他还好吗?”

格仁看看她,又看看普泽,最后才低下头说:“他不好,他被下药了。”

“下药?下什么药?”茜玛不懂。

“一种极可怕的药。它是由黑色曼陀罗花、黑叶升麻及大食王国记载的迷幻药力共同磨制而成的,它的名字就叫‘忘情之水’。”

忘情之水?茜玛想起了家族巨变的那晚,她和云卓看到的那首大食古诗,旁边有一个故事,她并没有念给云卓“一个人很老很老了,还找不到回去的路,深陷在恐怖诡异的幻魅世界中……”难道贡桑掉进那漩涡,永远出不来了?

“贡桑到底怎么了?”她一边微弱地间,一边流下泪水,全身颤抖不已。

“他丧失了记忆,很多人事都忘了……”格仁说。

“不只如此。”普泽接口说:“他也丧失了所有的个性、脾气、热情、未来、过去……一切一切。总而言之,他现在只是一个傀儡,一个痴呆的废人,不再是从前的贡桑了……”

这时,连普泽自己都说不下去,他走向角落,捶墙抹泪。

“傀儡?废人?”茜玛只是呆呆地重复。

“这是真的。”格仁也哭了,“贡桑整天就坐在那,不哭不笑,人家叫他吃就吃,叫他睡就睡。偶尔说话,也都提童年的事,他完全忘了曾经他最喜欢,也最引以为傲的事。”

“所以,他也不记得我了?”茜玛哭红着眼问。

“反正……反正他就是变成一个好笨好笨的十岁孩子了!”格仁悲愤已极,干脆说。

“不!我不相信!国王怎么可以眼睁睁的让他变成这样子?这太残忍了!

太残忍了!”茜玛揪心裂肺地喊:“我不信啊!”

自从茜玛来到这里就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格桑抱着快哭昏的茜玛,怕她伤了自己。

“不!我不能接受!”茜玛哭岔着气说:“既是药,必有解药。让我见他,他爱我,必定能听见我的呼唤!我不要他留在那个无人的洪荒世界,……我要呼唤他,唤到他醒来!求求你,格仁,带我去见他……”

他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见她疯了一般的心碎狂乱。

“茜玛,你千万去不得,你已经以女巫之罪被通缉,若露了面,只有死路一条。”普泽劝阻着说。

“对!对!情势对你太不利了。”格仁说。

“现在的我及贡桑,和死又有什么两样呢?”茜玛哀伤地说:“求求你们,让我试试看或许只有我能救贡桑了。”

普泽看着格仁,格仁已然心软,他看着飘忽不定的酥油灯的火光,小声地说:“或许……我能安排。”

那几近耳语的声音,却重重击在普泽的心上。他想反对,但看见茜玛那蓦然发亮的脸庞,绝美如雨中百合,便再也说不出任何阻挠的字句。

注释:

据文献的传统说法,象雄由三个部分组成,即:里象雄,中象雄和外象雄。里象雄应该是冈底斯山西面三个月路程之外的波斯(唐书中称大食)、巴达先和巴拉一带。在这儿有甲巴聂查城、巴却城,在这块土地上有大小32个部族,如今已不在中国的版图上。

中象雄在冈底斯山西面一天的路程之外。那里有穹隆银城,那是象雄王国的都城。这片土地曾经为象雄十八国王统治,今天的阿里地区。

外象雄是以穹保六峰山为中心的一块土地,也叫松巴精雪。包括39个部族,嘉二十五族,这是现在的安多上部地区。

汉史载,当时的象雄有一支99万人的军队,根据军队的比例,象雄人口应不低于一千万。

……本章完结,下一章“2.8 泣血诀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