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2章:3.2 前方的路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第22章3.2 前方的路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云卓、旺杰、格桑还有洛洛默默地前行,过了3天终于从山谷中穿过了达果雪山,转向西北。

出了雪山,来到纳仓部落的尼玛城,就听到很多人都在议论着一件事情。云卓并没有从悲伤的心情中走出来,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而旺杰观察到了。他先安顿了云卓和格桑在一个石屋住下来,这个石屋的主人叫科旺,是旺杰很好的朋友,他让妻子热情地招待她们,然后就随旺杰匆匆出去打听消息了。

云卓把热茶捧在手里取暖,在茶水袅袅上升的香气中,视线又开始模糊。她担心、惶恐、茫然。

傍晚十分,科旺和旺杰回来了,旺杰的红眼睛让云卓的心再次沉到了谷底,她急切地看着旺杰。

他有些哽咽了:“普泽大祭司承担了所有的罪名,被沉湖了。”

又一个身边的人死去了,云卓从来没有这么寒冷过,为什么越是对自己情深义重的人,死得就越凄惨呢?自己将如何为他们报仇呢?到底要怎么做,死亡才不会再出现?

“可是,普泽大祭司被沉湖后,出现了一件怪事。”科旺说:“普泽大祭司是清晨被沉入当惹雍错的,可是夜里,当惹雍错就发出隆隆地低吼,次日清晨竟发现原本的当惹雍错变成了两个湖泊。”

“天呀?怎么会?”格桑还有科旺的妻子都惊讶地问。

“普泽大祭司被沉的地方突然冒出褚红色的土地,而且是很宽广的一片,把湖水隔成了2片。”科旺有些激动起来:“而且听说东边的那湖在一天之中能变换三种颜色,。湖东岸连绵不断、屏风般矗立的黑色山体也变成了褚红色的山壁。现在很多人管那片湖水叫当穷错,虽然取的是小的当惹雍错之意,但大家都很惊慌呢。认为这是上天降下的惩罚,一定是有人得罪了神灵。”

云卓被深深地震撼了,但里面隐约存在的危险让她不得不问:“大家都认为是谁得罪了神灵?”。

“认为是王呢,说他逆天行事,害了很多人,连自己的继承人也被他害死了。很多人现在都主张废黜现在的林格部落继承王室的权利,准备让强悍的码格部落来统领象雄呢。”

“阴谋,又一个阴谋!”云卓悲愤地说。

“没错,这肯定是黑吉丹放出来的口风。云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要拿出主意来决断了。”旺杰望着云卓的眸说。

云卓的内心如海中的波涛汹涌异常,但普泽临别前的话又时时提醒着她,她深吸了口气说:“现在,我们还不能做什么!必须静观其变,否则,我们都将成为别人棋盘上的旗子。”

“真的只有找诺桑来合作吗?”旺杰有些懊恼。

“诺桑?你再说什么,他和黑吉丹是一枚铜钱的两面,根本不分彼此。”科旺疑惑地叫出声来。

云卓看了旺杰一眼,有些埋怨,这样的机密事情不应该随口说出来的。旺杰也发觉自己说溜了嘴,感到更加懊恼。

简单吃了晚饭,云卓登上石屋的房顶,看着满天的星辰,月光如水,伴着凄凉。自己一直都在等待:等待日出,等待日落,等待每一个可以接近诺桑并给他致命一击的机会,而现在那个机会依旧渺茫,却变了味道。不再是酣畅淋漓或是玉石俱焚地复仇,而是可能要选择与那样一个与自己有血海深仇的人合作。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泪水已不能表达一种单纯的心境,无法言说的疼痛从心之深处蔓延,不知道该放弃还是该坚持!没有人知道全心全意地去等待复仇的机会有多么地无奈和艰辛,也没有人知道与自己的仇人合作会是怎样的疯狂与矛盾。

旺杰也坐了过来,默默无语,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在他的眼中,她的一切都是这样完美。寄予着他的无限爱慕。而在他第一次见到云卓的时候他就知道,她的生命里已经融入了彻骨的仇恨,不会再迸发出爱情的火花,而她必须去为那仇恨付出些什么,也许是美貌,也许是生命。

云卓转头迎向那专注的目光,一片模糊。旺杰伸出温暖的手抹去那冰冷的泪珠:“所有的一切,你不要自己承担,让我来帮你好吗?我是你的哥哥,我会永远守护你。”他说完抬眼望向月亮:“你看那月亮,本以为它是天空中最孤寂的神,后来才发现,原来还有那么多的星星守护着它,衬托着它。想来人生很多的事情也是如此,成就大事的虽说是一个人,但他的背后一定有多如星辰的人在帮助他,所以,你不要那么孤单地自己去等待、自己去努力。如果你想做那月亮,我就会成为你的星,你圆满的时候,我是衬托,你残缺的时候,我是你的守护。”

云卓也看向月亮:“月亮从来都不寂寞,只有认为它寂寞的人才最孤单寂寞。”她微笑:“我只是没有把握去走前面的路,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是我最后的守护。赤西上师曾说过让我自己开出一条道路,原本以为将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而有你在身边,即使可怕我也有胆量去尝试。”

笑容也挂上了旺杰的脸,他不会让云卓去碰触那些危险的,他要一力承担,虽然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但假以时日,他在农民、牧民中的声望足够的时候,他一定会来颠覆这个黑暗的世界,会来处理那个让云卓痛心疾首的人。

云卓在筹划着与诺桑的相识!相识?只要有心,怎样不是个相识法。

突然一颗流星划破寂静的夜,流星的美丽总是那么一瞬,转眼即逝,而又在这一瞬之间给人永恒的美。看到流星是有些晦气的事情,给云卓的心底带来一丝淡淡的忧虑,但天空中极美的月芽儿让人舒服,弯弯的,细细的,笼罩着一片朦胧的光晕,斜斜地躺在蓝色的幕布上,似睡非睡……

次日清晨,他们又上路了。急急地赶路,又过10天,终于进入了普兰的地界,一切曾经的熟悉扑面而来,云卓的眼前又一次的模糊。

从玛旁雍错的东边,越过一条狭长的小山丘,就到了与赤西上师相约的拉昂错。这里一直叫鬼湖,所以云卓小时侯并不被获准到这里来。

云卓在一小块没有封冻的地方蹲下身来,沾着冰冷的湖水清洁了一下脸上的尘土,却发现这水有些涩涩,用舌头舔了一下手指,竟是一口咸涩。

鬼湖看起来的确充满妖气,从纳木那尼峰后腾起的云雾像是把阳光都吸走了,湖面上笼罩着一层潮湿而诡秘的气氛,深蓝色的湖水结出了深蓝色的冰,显得幽暗而沉寂。湖中有一个小岛,只有隆冬季节,湖面封冻结冰时,才能上得那里,此时正好。云卓探了探哪里的冰最结实,在踏上之前,与旺杰告别:“我们也来个2年之约吧,我会在这里潜心研习医术,2年后请你陪在我身边。”

旺杰点头离去。

云卓、格桑、还有洛洛走上了那冰封的湖面,开始了她无法预知的旅程……

……本章完结,下一章“3.3 受伤雪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