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5章:3.5 医患情谊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第25章3.5 医患情谊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色渐渐变亮了,红色的月亮隐没在黑影之后,原本充满着神秘气息的湖心岛上小小的雪衫林,此刻也因为阳光的照射,恢复了蓬勃的朝气。

云卓缓缓地推开木屋的门,她不想惊动还在熟睡的格桑,而洛洛早已跟在了她的身后,那头受伤了的雪豹还在昏睡,她要去采一些药草回来给它换药。

关上门,云卓和洛洛先向木屋东面的开阔地走去。清晨的湖边,虫鸣、鸟叫声围绕着整个小岛,金色的阳光投射在幽蓝的湖面上,幻化出一圈又一圈、灿烂明亮的涟漪。

湖边潮润的土地上长满了纤细的琉璃草,等到夏天,它就会开出蓝色的小花,优雅且忧伤。

云卓一边哼着歌曲、一边弯下身子开始摘取这些琉璃草,这草能够治痈肿疮毒,毒蛇咬伤。昨天检视雪豹的伤口,有些化脓的迹象,用琉璃草和胡萝卜种子是最好不过了。

在温暖的阳光下,直到她采满了一竹篮的药草之后,她才满意地起身,缓缓擦去额前细小的汗珠。坐在岸边的礁石上,云卓将一头褐色的长发沾着花草上的露水轻轻梳理,然后简单编了几缕麻花辫扎在脑后。既而起身,伸展开双臂,深呼吸进一口小岛上最清甜的空气。

转身,却看见木屋的窗棂处,雪豹正望着自己,那专注的目光竟似乎带有一点欣赏。云卓却只有焦急,它的伤口并没有愈合,这么站立会撕裂伤口,她连忙跑回去,大声呵斥它,雪豹只好泱泱地趴了回去。

格桑已经醒了,她麻利地去准备早饭,云卓则将才回来的琉璃草和早已晒干的胡萝卜种子研成粉,又加了些抗感染的药粉,展开一块白布,把这些药粉均匀地铺好,包裹起来。然后走到雪豹的身边,把它腹部伤口处的布条解了下来,用干净的布条沾着盐巴水擦拭伤口。

雪豹安静地躺在那里,任由云卓擦拭伤口,即使疼痛,它依旧一动不动,只是眉心偶尔皱起。云卓对它笑:“你真是个听话的病患,看来给动物治病真的要比给人治病好得多。”

听到这里,雪豹哼了一声,粗chuan了口气。云卓看着伤处,箭是斜穿进身体的,所以创口很大,不过血早已止住,但粉红色的肉翻裂着,也许会留下一个很大的疤痕。

等把布条包扎好,格桑已经把汤药温热了一遍,端过来给雪豹,它虽然目露厌恶,还是勉强把汤药舔了干净。云卓抚摩着它的头,微笑:“虽然我不喜欢你这种猎杀其它弱小动物的野兽,但受到人类伤害的你依旧是无辜的,所以希望你能尽快好起来,然后远离人们居住的地方,这样才不会再受伤。”

雪豹灰色的眸眯了起来,凝视着云卓的脸,云卓却想起了曾经救助的小红鹿,它在舅舅那里一定会得到很好的照顾吧,不会再遭到其它猛兽的袭击。

“虽然我不希望有谁受伤,有谁死掉,但这是生存的必须,师傅说过,你不吃它们,你也会死。而它们为了繁衍下去,就要保证更多的新生命长大,为了生存下去,就要更快的奔逃。这就是一种平衡吧,而且也公平,人世间却没有这么多的平衡与公平。有时真的会羡慕你,能那样的生活。”云卓轻轻地梳理雪豹的皮毛,对它也是对自己喃喃自语。

奶茶煮好了,格桑端了精粑、都玛茶和特谢上来,自然还有一些风干的牛肉干递给洛洛,洛洛则叼了一些放在雪豹的身边,然后再取了剩下的趴在雪豹身边吃了起来。这就是洛洛,不会像其它獒犬那样护食,而且充满了同情心,它看到云卓对雪豹那么照顾,自然也就没有了敌意。

云卓又端了些牛骨熬的肉汤,分别给洛洛和雪豹,才坐下来吃自己的早餐。格桑看着那头漂亮的雪豹问:“给它起个名字吧,它很漂亮呢!”

“等它的伤好了,它就会走,还是不要起了,否则我会舍不得它的。”云卓摇了摇头。

“这么容易动感情怎么行呢?你可是要报仇的呢,要冷下心来才对。”格桑叹了口气,她对黑吉丹和诺桑的恨也是痛彻骨髓的。

云卓笑了:“它对我没有任何伤害,我自然会对它产生感情,总不能冷着心对待任何人吧!那个仇我自然会报,但我不想再伤害其他的人,穹隆银城给我留下了很多震撼,也有很多遗憾。仇恨的火焰不能再蔓延到其它人身上了,这只是我与他们之间的问题。”云卓长长地叹了口气。

雪豹停止了咀嚼肉干,仔细听着她们的对话,有些疑惑,也有些迷惘……

每次给雪豹换药,它都会很乖的躺在那里,直到伤口包扎完毕,云卓伸手轻拍它的时候,雪豹却又会忽然以前肢将她整个人扑倒,下一秒,伸出舌头热情地舔吻她的脸颊。

“呵呵!好了!”云卓格格笑出声来,不停地扭动着身子,它舌头上的小刺弄得她痒痒的。直到雪豹满意地放开她时,云卓的脸上已经留下不少他热情的痕迹。

“你真是奇怪。”云卓一边轻抚着它光滑的皮毛,一边不可思议地开口。“虽然你是一只雪豹,但我总觉得你好像听得懂我在说什么似的。”

这样的红月亮竟然会持续好几天,不到7天它的伤已经收了口,可以站起来走动和奔跑了。她们之间也有了深厚的情谊,云卓早将锁链解开,偶尔带它和洛洛在林中漫步。

奇怪的是,恢复了行动能力的雪豹并不急着离开小岛,相反地,它像是非常适应有云卓在身边的日子,每天,它会自动跳到湖水里清洗自己,再让云卓将它的毛发梳亮。等到它的伤口痊癒了之后,它甚至执意要和云卓挤在一张毡毯上睡觉。

云卓到是觉得雪豹是最温暖的被子,所以欣然接受了夜夜与雪豹同床共枕。

如此又过了几天,这一天黄昏来得相当早,依旧是红色的月亮淡淡地挂在树梢,长长的树影投射在小木屋上增添了阴影,晚风带着微微寒意,就连呼吸的空气和脚下的土壤都透着潮湿的气息。

格桑和洛洛又去打水了,“今晚会有风雨吗?”云卓凝视着渐渐被乌云遮住的月亮喃喃自语。红色的月亮总给人以不安,尤其是十岁的那个红月亮的夜晚让她曾经美好的一切化为乌有,从此还背负上了沉重的仇恨。

眼泪不知什么时候爬满了脸颊,原本躺在地上休息的雪豹,现在居然出现在她旁边,雪豹立着身子勾住她的肩膀,伸出舌头轻柔地舔去她的眼泪。

云卓有些错愕,对上雪豹灰色的眼睛,那眼神中有种温柔,也有促狭,这种感觉让云卓很意外,也很不适应。

窗外吹来强劲的风,忽然打了一声响雷,这一声巨响让她和雪豹都吓了一跳,云卓挣脱了雪豹的怀抱,想给酥油灯里加些酥油,没想到手一滑,“怦”的一声,油灯被她扫到地下灭了,而滚热的油溅在手上生疼。

小木屋里陷入一片黑暗,窗外是无情的狂风暴雨,小屋内,就只剩下她急促的呼吸声,还有雪豹喷在她颈项间温热的呼吸……

注释:

藏族的早餐

精粑:由青稞炒磨而成,吃时在碗里放上酥油,倒上水或奶茶,拌和捏成团。精粑还有一种吃法,即把精粑加水捏小勺一样的形状,盛上酸奶或肉汤一起吃掉。

都玛茶:是牧区藏族的早餐。它的吃法是先在碗里放上少量炒面、干奶酪和酥油,再倒上茶水,待茶水喝完后,将沙面用手指搅着吃。

特谢:其做法是把面压成薄饼蒸熟,趁热加酥油、于奶酪,拌匀后即成。

……本章完结,下一章“3.6 风雨交加”↓↓↓更精彩哦!